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三十五章 陵碑之中剑气近

      举世皆寂。
      山脚之下,一双双眼眸如利刃般洞穿了袅袅云雾,望见了那伫立在千阶云梯之巅,拄着剑安静站立的白衣少年。
      少年大汗淋漓,可是拄着剑,俯瞰着山下,却仿佛是一尊巡视山河万里的王。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僵住了身形。
      哪怕是距离千阶云梯之巅最近的安梵,亦是微微仰头,仰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尽管少年的修为不如他,尽管少年的战力不如他。
      可是,此时此刻,这少年却耀眼的仿佛光芒万丈。
      半数大道宗的弟子,竟是被一个少年给压了下来!
      少年于此刻,宛若那最闪亮的一颗星!
      山脚下,赵桢士深吸一口气,面容之上,满是遗憾之色,最坏的结果,终究还是出现了。
      这个少年郎,竟然硬是压下了安梵等大道宗的诸多四品境的天才们,最先抵达大道陵!
      赵桢士很失望,对大道宗的弟子们,怒其不争!
      可是,再怎么失望也没有用,方浪抵达大道陵,这种情况,他亦是有所预料,只不过,本来想要借助规则来刷掉方浪,却是不曾想,方浪竟是踩下了规则,硬是踩在了大道宗所有弟子的头顶之上。
      当然,赵桢士也从方浪身上看到了一股可怕的韧劲。
      这少年简直不像是个天才,因为很多天才,都不会有这样仿佛经历过千锤万凿的韧劲。
      底下。
      大道宗的不少长老脸色铁青,毕竟,他们麾下的弟子,亦是被方浪踩下,成了踏板。
      “此子……灵念为何源源不断,哪怕有地阶层次的术修功法,也不足以支撑此子这般挥霍!”
      “作弊了,此子作弊了!”
      “此子肯定是以我等不可知的方式作弊了!”
      ……
      有几位大道宗的长老不由的厉声道。
      然而,话语刚落。
      便是有嗤笑声响起,倪雯搀扶着的黄芝鹤,嗤笑之声,丝毫不加掩饰。
      “作弊?”
      “有本事,让你那些弟子也去作弊啊?”
      “再说了,作弊能登大道陵,那也是你们大道陵没管理好,你们大道宗难道是输不起?压过了你们弟子,就说是作弊?”
      “方浪还是轩辕太华的弟子呢,压下你们大道宗弟子很稀奇吗?轩辕太华一人压得你们整个大道宗噤若寒蝉,他的弟子,压制你们大道宗的弟子,不是很正常?”
      黄芝鹤苍老的声音中,发出了嗤笑。
      周围的大道宗长老们,顿时面色变成了猪肝色。
      赵桢士亦是冷着脸,不说话了,毕竟,黄芝鹤说的对,哪怕方浪真的作弊了,但是,作弊能登大道陵,那也是本事。
      赵桢士盯着云梯之巅,云气袅袅中的白衣少年郎。
      “想要拔剑,可没有那么容易!”
      “我大道宗的弟子也不是经不起失败之人,大道陵难得开启,尔等亦是入大道陵寻找属于你们的机缘。”
      “太华剑仙于我大道陵中留有一剑,那一剑,等待有缘人,尔等亦是去尝试拔剑,若是能拔得剑,轩辕太华剑仙哪怕亲自回归,怕也不好说什么。”
      赵桢士道。
      千阶云梯之上,听的赵桢士宛若暮鼓晨钟的话语,一位位蓝衣弟子抱拳应声。
      只不过,每一位弟子的眸光闪烁,却都是听懂了赵桢士话语中的别有深意。
      让他们去拔莲回剑,自然是不可能拔出来,那深层次的意思便是……
      要让他们阻挠方浪拔剑么?
      安梵眸光中光芒收敛,吐出一口气,他的灵念开始逐渐恢复,他继续攀登。
      云梯上,卡住动作的弟子们,亦皆是开始继续攀升。
      而山脚之下,一位位修为跨入了上四品境的大道宗弟子们,纷纷迈步登山,他们登山速度就极快了,不一会儿便抵达了云梯之巅,踏足入了大道陵内。
      正如副掌教赵桢士所说的,这些弟子入大道陵的目的,显然都是为了阻拦方浪拔剑。
      那把轩辕太华插在大道宗圣地大道陵中,让整个大道宗如鲠在喉的一把剑,如今,大道宗的弟子却是要去阻碍前来拔剑人,让他不得拔出这把剑。
      曾经的屈辱,如今却是需要动用巨大的人力去守护,守护一份屈辱,说来也是有些讽刺。
      山脚下。
      赵桢士没有动,诸多长老亦是没有动。
      而倪雯搀扶着的黄芝鹤亦是没有动。
      尽管黄芝鹤和赵桢士的灵念已然扩散而出,在空气中时不时的碰撞,散发着硝烟的气味。
      ……
      ……
      方浪在大道陵的入口处盘膝而坐。
      他没有急着登陵,而是取出了系统所提供的修行资金,他开始炼化灵晶,趁着灵念消耗巨大,这时候吸收灵晶,补充状态却是极好。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云流在变换,云气喷涌间,时不时的带来些许的凉意。
      而方浪的周围,一位位身穿蓝袍的大道宗弟子纷纷伫立着,三两成对的远远眺望着他。
      安梵亦是登临入陵,神色复杂的看着方浪。
      他们没有去大道陵中观大道宗历代强者所留的陵碑,而是盯着方浪,盯着这位盖压了大道宗弟子们的道宗外人!
      他们要阻拦方浪拔剑。
      方浪起身,扫视了一眼四周,能入大道陵,最弱都是四品境,除了登云梯而入的前十以外,其他入陵的都是上四品境的大道宗弟子。
      故而,方浪三品境的修为,与这些弟子们格格不入。
      若是这群弟子群起而上,方浪怕是会被毫无还手之力的围殴致死。
      不过,方浪很淡定。
      他的眼中仿佛没有了这些大道宗的弟子们,他的眼中没有了蓝袍,他举目眺望,看向远处清幽的山林,有一条清幽的青石古道。
      和千阶云梯的千米阶梯不一样,这儿的古道布满了斑驳痕迹,未曾镌刻有术阵,布满了青苔,而且长亦不过两米有余,古道两侧,生长着一株又一株翠竹,竹叶弯腰下垂,于风吹拂间,发出沙沙轻响。
      在四周大道宗弟子的凝重注视下,方浪将莲生剑归鞘,一撩白衣衣摆,于青石梯道,踏阶而上。
      身后,窸窣哗啦声,数十位大道宗的弟子,亦是纷纷跟在方浪的身后。
      他们不曾去观碑,也不曾去探索,追求传承,反而都盯紧了方浪。
      古道通幽,方浪踏阶而上,却感觉自己独自前行。
      很快,方浪于石径侧畔,见得竹林,竹林中结有一座庐,那庐中,有一座陵碑。
      庐檐如枝蔓般四散,挡住了这座碑,纵使山间落雨,飘雪,亦是无法侵染这座陵碑分毫。
      山间下着细雨,绵绵如丝,落在方浪的肩头,浸染些许。
      让石径青石带上了些许的湿润,以及少许的滑润。
      入了这大道陵,方浪的心反而宁静了下来,他行至庐中碑前。
      这是大道陵的第一块碑,亦是大道宗开宗道首的陵碑,碑面光滑无比,不知道被多少人抚摸过,但是尽管如此,碑面上的刻痕,却依旧苍劲而有力。
      方浪伫立于碑前,四周一片静谧,林间细雨微落,吹拂着竹林如海浪翻腾,更有翠鸟轻鸣之声轻响。
      他视线落在碑上,陵碑之上没有缅怀的文字,以没有什么留下的诗词。
      只有杂乱无章的刻痕,那是陵碑主人所留给后人的馈赠之礼,看似杂乱无章的刻痕,实际上蕴含着碑主人对术道的理解。
      若是能够解开碑题,便能撕开朦雾,看到碑中所留的精华,甚至能得到呼应,捕获到陵碑中的传承,以及馈赠!
      方浪伸出手,按在了陵碑上。
      他的身后,一位位大道宗的弟子皆是好奇的探出脑袋。
      他们没有想到,方浪居然没有急着去拔剑,反而是开始在他们大道宗的圣地之中,开始尝试解碑题。
      “他能解开碑题吗?”
      “这是我大道宗开宗道首所留,蕴含无尽奇妙,这么多年来,能堪破碑题,获得馈赠的极为少数,整个大道宗,见不得几位。”
      “基本上能解碑者,未来之成就,都绝对不低于禁咒境的大术修!”
      方浪身后,蜂拥了一堆的大道宗弟子,原本他们是奉赵桢士的命令来阻碍方浪拔剑,但是方浪既然没有拔剑,那他们就好奇观一观方浪的解碑历程。
      方浪闭着眼。
      他感觉到陵碑中有一股吸力,一个玄奥无比的术阵阵图浮现在方浪的面前,这便是这块陵碑的题目,解碑的碑题。
      哪怕方浪登了千阶云梯的前五百梯,通过双修卡获得了不少的破解术阵的经验加持。
      但是看着这术阵阵图,方浪只感觉到头疼。
      这是人搞出来的题目,看都看不懂。
      不过,方浪没有松开手,因为,他感知到了一缕剑气,剑气蕴含着一抹剑意,这股剑意让他气旋丹田中的剑意种子在微微发出跳动。
      “剑气,剑意?”
      方浪一怔,心头不由涌现出一抹荒唐和诧异。
      这儿是大道陵,他观的是陵碑,是历代大道宗大术修沉眠之所,每一位都是术道大家,怎么可能会留有剑意?!
      方浪陷入了沉思中,四周的大道宗弟子亦是挑眉,看着方浪许久未曾有动作,都是流露出了嗤笑之色。
      “没有引动陵碑分毫的共鸣,此子对于术阵之道虽然有所研究,但是,想要破这种难题,怕是难如登天。”
      “他为何还在这儿浪费时间?不直接去拔剑?”
      “他是想趁我等放松警惕,然后偷偷拔剑吗?”
      一位位大道宗的蓝袍弟子们,背负着手,平静的看着方浪。
      而安梵则是蹙着眉,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庐的四周,有清风在徐徐吹拂不断。
      方浪就这么站立着,一站便是一日一夜,他仿佛与世隔绝一般,沉浸入了一片玄奇的世界中。
      周围的大道宗弟子等的烦闷,许多弟子跑去参悟陵碑去了。
      当然,安梵以及剩余的几位弟子依旧紧盯着方浪。
      不过,他们没有去打搅方浪解碑,这是身为大道宗弟子们对于解碑之人该有的尊重,亦是对陵碑之下埋葬的大道宗前辈们的尊重。
      细雨绵绵的飘洒着,犹如牛毛挥洒在天地间,不过却解碑庐顶所挡下。
      方浪手掌按在表面光滑碑面,他捕捉到了那一缕剑气,剑气有剑意,像是有灵,在那术阵之下潜藏着。
      而方浪具备着莫大的吸引力,吸引着那潜藏在术阵之后的剑气。
      “来,过来。”
      方浪仿佛逗弄小动物般在招手。
      剑气开始小心翼翼的动,开始缓缓靠近。
      蓦地!
      那抹剑气骤然加速,竟是在那术阵之上模拟着术阵的纹路飞速转动!
      完全描摹了一遍术阵之后,飞速窜出,宛若乳燕归巢一般朝着方浪飞扑而来!
      嗡……
      方浪触摸到了这缕剑气,瞬间,方浪眼眸中,那陵碑的碑题术阵,亦是在方浪的脑海中,呈现的清晰无比!
      轰!!!
      霎时。
      方浪感觉到陵碑开始颤动,随后,有一股强绝无比的精纯灵念力量自陵碑之中涌动喷薄而出!
      像是巨鲸喷水,骤然席卷吞没方浪!
      方浪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剑气近,此剑气与莲回剑绝对有关!
      方浪不由一愣,这些剑气,莫不是为拔剑人准备的吧,亦或者说,没有把这些剑气收回,哪怕是方浪也拔不了剑!
      ……
      ……
      大道陵中,安静莫名。
      观碑的观碑,盯方浪的盯着方浪。
      似是岁月静好,时光凝滞。
      一日一夜的时间,方浪仿佛化作雕塑,纹丝不动,早已经引起不少弟子的不耐烦。
      如今,只剩下安梵还在盯着方浪。
      可哪怕是安梵,此刻内心中也开始动摇了,难道方浪是在装蒜?
      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忽然,安梵动作僵住,他感受到一阵水汽,一阵清风。
      起风了。
      竹林间,竹叶被风吹动,蓦地发出了如海浪翻腾的声音!
      安梵猛地抬起头,盯着方浪。
      却见到方浪和他面前的大道陵第一块碑,竟是融为一体似的!
      安梵眼眸微微一缩。
      便看到那陵碑之上的纹路被如水银般的灵念给填满,随后一股磅礴而精纯的力量自碑中冲刷而出!
      “这……”
      “他……他解出来了?!”
      “不可能!”
      安梵震撼无比,可是眼前的画面,却又那般真实,因为陵碑之中灌注而出的,的确是前辈所留的精纯的灵念,给解出碑题之人的馈赠,为解碑人洗涤身上污垢的馈赠!
      不仅仅是安梵,周围正在尝试解碑的诸多大道宗弟子,亦是纷纷毛骨悚然,飞速赶赴而来!
      目瞪口呆的看着沐浴在灵念冲刷中的方浪。
      而方浪抓起灵晶,在灵念冲刷中开始一边吸收灵晶,一边修行!
      一股又一股剑气喷薄而出,方浪肉身被灵念冲刷,洗去了铅尘,身躯的三百六十颗窍穴散发光辉,剑气凝罡,藏入窍穴之内!
      方浪的修为竟是在这陵碑的馈赠之下,开始突破,剑道修为踏入了五段剑罡境!
      而这还只是剑道修为,方浪的灵念亦是在冲刷中不断的坚实,不断增强,原本攀登千阶云梯而亏空的灵念瞬间补满!
      六段术导师,七段术导师……
      术道修为,连升两段!
      方浪周身更是浮现出了一个个虚无的如星辰般的光点,每一颗光点中都蕴含着极为磅礴的灵念和法力!
      这是法域雏形!
      波动渐渐平缓,方浪睁开眼。
      陵碑的馈赠,对于方浪而言算是占了不错的好处,难怪朝小剑说让他来大道宗拔剑,可能是一场大机缘。
      方浪蹙着眉,可是他如今对于这些机缘不太在意,因为,他恍然间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
      到底是只有这一块碑藏有剑气,亦或者是……这满道陵碑尽数藏有剑气?!
      他需要去探究这个秘密,或许与他拔剑有关。
      后撤一步,方浪轻抖衣袖,朝着陵碑作揖。
      随后,白衣飞扬,转身踏上青石阶梯,朝着于细雨绵绵和竹海悠悠声中,朝着其他石碑行走而去。
      方浪平静离去后。
      安梵眼眸中尽是不可置信,他踱步来到了陵碑之前。
      颤抖着伸出手。
      灵念涌出,霎时,眼前画面变化,那瑰丽无比,复杂到足以让人头疼的术阵浮现在他的眼前!
      安梵呆呆的看着术阵,那如梦似幻的术阵题目,像是一把刀,狠狠的破碎了安梵的自尊和骄傲。
      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难题……那家伙,竟是能解出来了吗?!
      许久……
      安梵的灵念退出,整个人失魂落魄。
      他修术……修了个寂寞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