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他不疼吗?【求月票】

      湛蓝的天穹,白云悠悠。
      云气如丝绦垂落,像是流水般轻抚着古老的布满青苔的石梯。
      就像是一幅静默的水彩画,一位位大道宗穿着蓝袍的弟子,像是点缀在水彩画中的一抹抹华彩。
      然而,此时此刻,天地都陷入了静谧之中。
      山脚下,牌坊间。
      大道宗一些上四品境的弟子,以及一些大道宗的长老们,皆是望着那云梯间的身影,瞳孔开始紧缩!
      五百梯后,登云梯的难度会直线飙升。
      然而,谁都不曾想到,会出现这样震撼人心和冲击心神的一幕。
      方浪能走到五百梯,本就已经挺超出大家的预料,然而,谁都不曾想,毕竟,方浪一个主修剑修职业的修行人,居然能够在术修之道上表现的如此优异。
      能够在千阶云梯之上走到五百梯,哪怕放在大道宗的诸多弟子中都是顶尖天才的代名词。
      谁知道,五百阶之后,才是方浪狰狞显露的开始。
      此子就像是一只出潜渊的怒蛟,朝着大道宗的弟子们张开的獠牙!
      山脚下,已经无人说话,哪怕是赵桢士亦是盯着。
      就算是陪护方浪而来的黄芝鹤,亦是微微张大眼眸,显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此子……另辟蹊径,以力破阵,暴力登山!”
      “像是挥舞着屠刀,杀破这条山道,走出一条路。”
      黄芝鹤深吸一口气,道。
      一旁的赵无极,眉毛一挑:“这么简单的么?”
      远处,赵桢士耳朵微动,听到此话,瞥了赵无极一眼,不由笑起:“简单?”
      真是愚蠢的武夫!
      “这种暴力破阵的方式,并不是不曾有过,每一次大道陵开启,都会有一些不自量力的小家伙,欲要以力破阵。”
      “登梯如战场,灵念之间的战斗,最是凶险。”
      “你挥刀,石梯上的术阵反馈的亦是更强的挥刀!”
      “每一次都有不少弟子,灵念受创,修养了半年才好……五百云梯,五百术阵,乃是以五行术阵为原型所布置的阵法。”
      “每一百梯以五行属性为阵,此子以力破阵,他哪里有那么多的灵念支撑他破阵?”
      “他最多以力破阵走出个百来梯,最后的术阵灵念攻伐都需要识海硬抗,而他缺少灵念护佑识海,最终……只能落得一个灵念受创,乃至识海破碎的下场!”
      赵桢士道。
      “到时候这小子就会明白此举有多愚蠢了。”
      黄芝鹤面皮一抖,不动声色。
      一旁的倪雯则是有些担忧和紧张的仰望着云梯之间的一抹白衣。
      赵桢士不再说话,只是他的眼眸,其实并没有那般平静。
      的确,他说的没错,很多弟子尝试以力破阵,最终都是以灵念枯竭,承受不住反噬的力量而受创。
      可是,那些弟子哪怕是破阵登梯,也没有方浪这么快啊。
      这在山道上奔跑的一抹身影,简直……怪物!
      “此子的灵念,破坏力竟如此之强!”
      “灵念坚韧,所修的术修之法亦是不凡,至少地阶,还有灵念攻伐术法亦是不弱!”
      “此子……在术修一道亦可以有大建树啊!”
      赵桢士眸光中似乎看到了不同寻常。
      难怪会被轩辕太华收为弟子,方浪身上的不同寻常或许才是重点,轩辕太华所收的弟子,绝对是顶级天才!
      “以这种速度,此子必然会登临云梯前十,力压我半数大道宗的弟子,这成何体统,这会让我大道宗颜面扫地!”
      赵桢士吐出一口气,心中忧虑,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便是,此子应该坚持不了太久,灵念如此肆无忌惮的释放,绝对会有干涸的时候,到时候,便会面临术阵的反扑。”
      赵桢士轻捋胡须,眸光闪烁,只能寄希望于如此了。
      否则,出动半个大道宗的弟子来压制方浪,结果却是被方浪给碾压,那实在是丢人。
      ……
      ……
      安梵满脸惊骇的看着在山道上奔跑的方浪。
      他浑身打了个激灵,内心深处不禁涌现出一抹骇然之色。
      他隐约间,竟是感觉到了和李元真一模一样的感觉。
      像是一尊猛虎悄无声息的从后背朝着他扑来,要将他噬咬的一干二净似的!
      “方浪以灵念形成攻伐破阵,他坚持不了多久的,他的灵念必定会有耗尽的时候,耗尽灵念,他便只能以识海和精神硬抗!必定抗不了多久!”
      安梵深吸一口气,随后转身,撩动衣摆,神色凝重开始登山。
      他,求稳!
      九百梯,还剩一百梯,如今,他处于第一位,登临大道陵是板上钉钉。
      千阶云梯,云气如丝绦垂落,袅袅如仙境。
      而急促的脚步声在云梯之间回荡。
      五百梯后,不少大道宗的弟子皆是不可置信的回首,可以看到一位握着弓,在古老的布满青苔的云梯上,攀登如飞的白衣身影!
      如今方浪之前,还有五十位大道宗弟子,他们都是四品境的天才,灵念强横,可是,也不敢像方浪这样造作!
      第五十名的大道宗弟子,毛骨悚然,额头上冒汗,赶忙开始全神贯注的抵抗来自阶梯阵法的压力!
      然而,当他抗住阵法的攻伐和压力之后,却见到方浪从他身边奔走而过,屈指,射箭,射出无形的灵念箭矢,将术阵如镜子般打破。
      这位弟子呆呆的伫立在布满青苔的石阶之上,不由有些怀疑人生!
      这是……三品?!
      看着方浪不断奔走的身影,只感觉寒意自脚掌蔓延。
      这家伙……灵念用不尽的吗?!
      方浪开启了灵瞳,再切换了羁绊状态,火力全开的登梯。
      当然,方浪也会感觉到疲惫,越是到后面,越疲惫,灵念带来的压力,以及身体上的疲惫。
      可是,方浪肺腑中提着一股气,以这股气支持着他不断的攀登!
      灵瞳持续时间有限,方浪必须快速登顶!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所有人麻木的看着方浪在即将崩溃,却又未曾崩溃的临界点,超越一位又一位登山的大道宗弟子。
      二十名,十九名,十八名……
      方浪一点点的逼近前十!
      而前十的大道宗弟子,也仿佛被点燃了尾巴毛的猫狗一般,炸毛起来。
      一个个铆足了劲的登山!
      像是有一只疯狗在他们的屁股后面追着咬一般!
      “这是什么怪物!他怎么能这么快!”
      “区区一个三品,还是个剑修,他的灵念……竟是如此坚韧!他绝对修行了术修功法,可能是地阶以上的术修功法!”
      “不能输,我们承载了大道宗的荣耀,不能输给此人!”
      弟子们疯狂。
      然而,方浪更疯狂!
      他追至了第十一名,在他头顶之上,还有十位大道宗的四品境弟子,感受着逼近的方浪,感受着逼近的威胁,一个个都是红了眼!
      方浪气喘如龙,浑身汗如雨下,他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轻松。
      若非肉身拥有搬血境武夫的耐力,他可能早就扛不住,跌落山脚!
      灵瞳效果消失!
      方浪速度开始放缓,他开始消耗自己所储存的灵念,不过,直接使用了从老姜身上榨出来的仅剩的冥想卡!
      一点点的反超了第十,第九,第八……
      在一位位大道宗四品境弟子绝望的目光中,不断的超越他们!
      安梵感受到了威胁,亦是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不甘的怒吼声!
      来了!
      他来了!
      安梵毛孔紧缩,汗毛倒竖,仿佛有梦魇在其身后追逐着他。
      怪物,此子是怪物!
      安梵稳住心态,看着近在咫尺的山顶,山顶之上,便是大道陵的入口。
      他……得稳住!
      气喘如龙的方浪赶赴而至,安梵额头上有细汗,发丝稍稍凌乱,可是他的模样比起方浪,依旧是潇洒许多。
      但是,他不曾想,方浪居然能够以三品境的实力,追赶至此!
      安梵回首看了一眼方浪,可以看到方浪眼眸中布满的血丝,那如雨下的汗水,还有那浑身每一个肌肉细胞都在颤栗的身躯。
      “我不会输给你的!”
      安梵咬着牙,他是四品法域境的术修,他的灵念比起方浪强大,这是他的优势!
      两位科考状元之间的争锋,仿佛在这一刻重现。
      尽管在这一刻,安梵的灵念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或许他还可以安安稳稳的抗住术阵攻伐,登临最后的山巅。
      但是……
      以那速度,方浪定然会追上他,乃至……超越他!
      因而,安梵发狠,咬破了嘴唇,浓郁的血腥泛滥在他的唇间!
      他……稳不下去了!
      他不能输!
      他一改灵念抱守识海抵抗术阵灵念攻击的攀登姿态,竟是也转而动用灵念,攻伐术阵,打破术阵来加快攀爬的速度!
      尽管这样会加大灵念的消耗,不过安梵管不了了。
      他在赌,赌方浪的灵念……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而追逐到其身后的方浪看着突然加快一大截速度的安梵,心头一愣!
      亦是明白了安梵改变了攀登方式。
      方浪也是泛起了狠意!
      灵锥,加上感悟铁律所形成的灵念箭矢,方浪亦是加快了速度!
      底下的大道宗弟子,看着于山顶之巅,绝尘竞争的方浪和安梵,一时间都是沉默了下来。
      山脚下。
      赵桢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诸多大道宗的长老亦是凝眸,甚至有几位长老痛心疾首。
      “糊涂啊!”
      “方浪此子的灵念有古怪,坚韧而持久,再加上所修行的术修功法定然不低于地阶,他的灵念恢复速度维持着一个平衡,这或许便是方浪能够杀破此道的主要缘由,安梵此举不够明智。”
      “唉……”
      ……
      叹息之声于山脚下蔓延。
      而山顶上的局势,果然亦是如底下长老们预言的那般。
      安梵和方浪经历了最初的紧咬追逐,生死竞速之后,最后……安梵于最后十阶处僵住了。
      他爬不动了,伫立在原地,他的灵念枯竭,必须停下恢复。
      若是再继续强攻,没有灵念抵抗,术阵攻伐便会直击他的识海和灵魂,他扛不住的,他甚至会被打落山脚!
      安梵虽然想和方浪争,但是并不想失去入大道宗的名额,他终究还是恐惧了……
      他相信方浪也是强弩之末,应该也要停下休息。
      然而……
      脚步声响起。
      安梵呆呆的看着方浪红着眼,浑身微微颤栗,面色煞白,身上无半点灵念波动的超越他。
      他呆呆的看着,以一席白衣,一步步登顶的单薄背影。
      少年每一步落下都留下一大团浸透石阶的汗渍。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方浪身上没有灵念波动,说明方浪此刻是以识海和灵魂在扛着术阵的攻伐!
      他不疼吗?!
      灵魂的疼,才是最痛的!
      为了区区最后几阶,承受这样的疼痛,值得吗?
      安梵闭上眼睛。
      他脑海中浮现出方浪那股拼劲,那股不服输不妥协的劲,那种哪怕榨干最后一滴灵念都不妥协的狠劲!
      此子……不仅是个天才,更是一个努力的天才!
      安梵第一次体会到李元真的那种绝望和无助。
      面对这样的对手,如何能超越的了?
      方浪扛着术阵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灵魂剧痛无比,但是,他不能松懈,他一旦放松,势必会被击溃,跌落山脚。
      那样就失去了拔剑的资格。
      而且,于这次修行争锋中,他失败了。
      方浪体会过太多次失败的滋味,所以,他不想失败。
      四周的环境都被术阵影响,化作了自然风暴,山崩,海啸,如千针扎来,扎的方浪灵魂和肉身都是千疮百孔!
      不过,方浪脑海中响彻起一句诗词。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一次,他不想败,所以任由遍体鳞伤。
      他亦想去山顶……看看风光!
      锵!
      最后一步,抵达了千阶云梯之巅。
      方浪抽出了匣中布满裂纹的莲生剑,拄在地上,稳住身躯不跌倒。
      方浪伫立在大道陵的入口,隐约间,眸光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看到了那扎在大道陵深处,一块陵碑之上的一把洗尽铅尘的剑。
      似乎感应到方浪的目光,剑在轻轻颤抖,发出清冽剑吟,自陵道之中传来。
      这一刻,整个大道宗,都回荡着剑吟之声。
      方浪闭上眼。
      吐出一口浊气。
      他没有继续看向大道陵深处。
      而是拄着剑,转身,低头,俯瞰千阶云梯上,一位位点缀着的蓝袍大道宗弟子们。
      像是一尊崛起于微末的王,俯瞰着王座下的尸骨累累。
      这一刻。
      山顶,山脚。
      鸦雀无声。
      PS:两更近万字,求月票,求推荐票哇!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