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嫌疑人

第三百二十八章 弗洛伊德

    “.....我反正觉得萧涵你才是最难理解的人。”
    “是吗?在你看来我很难懂吗?”萧涵怔了怔。
    “喂!萧涵,你昨天和我说,如果遇到问题随时可以找你,那个还算数对吧?”
    “是啊。”
    “那.....”
    没等简思明说完,远处突然亮起的灯光。
    是公交车到了。
    “现在该走了呢。”
    “是啊,该走了,明天学校见。”萧涵并没有做出任何挽留,而是目送着简思明离开公交车站前往公交车,“路上小心点。”
    “哼,笨蛋萧涵。”
    简思明,其实.....
    巴士的门关上了。
    其实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
    简思明隔窗冲着萧涵做了个鬼脸,今天也挺累了,明天再思考怎么帮助简思明吧,一定有不需要做这种兼职的方法的,萧涵暗自下决心。
    他目送着巴士开走。
    但是不知道为何巴士是朝着学校的方向行驶的。
    诶?那不是来的方向吗?
    虽然很古怪,但他这个时候也没多想。
    .....
    正在坐着地铁的时候,手机响了,是董丽老师打来的。
    糟糕,本来约好了今晚放学,接受董老师的心理辅导的,现在看来是晚了。
    萧涵按下了接听键。
    “喂?董老师.....真的很抱歉,事发突然,我没能去您的办公室。”
    “这些都不重要,袁音跟我说,她看到你去追简思明了,你们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过程算是有惊无险吧,我已经把简思明送上回去的车了,董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校长让我明天为简思明安排一次心理辅导,但是我没有把握,方便的话今晚去萧涵家进行练习可以吗?”
    “啊?”
    董丽来自己家里?
    为什么总感觉有些奇怪呢?
    “我们家离的也蛮近的,萧涵那里没问题吧?”
    “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家访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如果现在拒绝她的话,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还是选择妥协吧。
    一个小时后,萧涵和董老师在他的家门口会合了。
    “抱歉,等很久了吧。”
    “没有,我也刚到。”
    借着路灯萧涵看到董老师的外套上有被水沾湿的痕迹,刚刚家这里有下过雨吗?
    “每天都要从这么远的地方赶到学校,真是辛苦你了。”
    董老师的话打断了萧涵的思考,发呆把客人晾在家门口,实在是太失礼了,他慌忙把董丽带上了楼。
    “这就是你家吗?和想象中的一样呢?”
    “这还可以想象得出来吗?”真是奇怪。
    “那是当然的,家和主人的个性息息相关,萧涵同学你本人冷静体贴而又富有责任感,因此你的家里一定也是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在来之前我就这样想。”
    “这可真让人不好意思。”
    董丽在房间里参观着,随后她在书架前停下脚步。
    她踮起脚尖,从最顶格的书架上拿下一本书。
    “《梦的解析》,你喜欢弗洛伊德吗?”
    “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他的观点有趣吧。”
    其实顶层书架上的书他很少去翻阅,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本书的当中一句话印象深刻。
    “梦是一个人与自己内心的真实对话,是自己向自己学习的过程,是另外一次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人生。”
    一边想着,竟然脱口而出。
    “你做过什么有趣的梦吗?”
    “心理辅导已经开始了吗?”说实在的还有些紧张。
    “你就当一次普通的闲聊吧。”
    或许是因为从董丽身上感受到亲切的感觉,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太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他将他的梦告诉了董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趴在书桌前睡着了。
    雾气,树林,女人的求救,人影,血,尸体,噩梦如约而至,在无尽的黑暗中,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弗洛伊德,乖,记住这个名字。”
    拉开窗帘天已经亮了,又是新的一天,董老师已经离开了。
    桌边有一张便利贴,撕下来看了一下,是董老师的留言。
    “桌上有早餐,你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再吃ヾ(●′?`●)?”
    看了一眼桌子上,发现是培根鸡蛋三明治。
    吃着热腾腾的早餐,感受着培根和鸡蛋的味道,在口中化开,他的眼眶微微发酸,已经不记得有多久在家吃过饭。
    乘坐地铁2号线达到终点站,是他每天都通勤道路的一部分,从都市到远郊,每次出站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每天的地铁通勤时间他都会用来回忆昨天课上的内容,不过偶尔累的时候他可能会在地铁上睡着及时,他比较健忘,如果不及时复习是很难跟上每天授课的节奏的。
    学生和老师对班长都有一种他会很聪明的预期,其实要是归纳聪明不聪明,他肯定会被归纳到不聪明的那一类吧。
    为了使自己的存在符合周围人的预期,活得会很累。
    最初被选为班长,理由现在想想确实有点让人发笑,他刚入小学时是班上唯一一个没有哭闹的孩子,而当时的班主任也以此为依据,觉得他会应该成为一个靠得住的班长。
    其实他当时只是相比其他小孩没有要父母分离的感受罢了。
    今天脑子里怎么也思考不了学习的事情。
    “简思明究竟应该怎么办?”
    虽然说是父亲欠下的债,法律上也不应该需要由他来还,但要债的,肯定不会管这个,只能去申请助学金贷款了吗?
    但是欠款有100万这么多,数学技能抵消的部分,不过是杯水车薪,而且虽然形式换了,欠款仍然是欠款,简思明她真的好坚强。
    自己如果是她,恐怕早就崩溃了。
    干脆让她先住在自己家,躲一阵子?
    哎呀,不行不行,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确实是一个难题啊。
    .......
    “哦,这不是班长吗?”
    “早上好,于凡。”
    “怎么搞的?今天是你起晚了还是我起早了?”
    在这里遇到于凡,说明现在离直到只有一步之遥了,必须抓紧时间了。
    “你干嘛把车停在这么里面,拿的时候不太方便吧?”
    “解释起来可能会很麻烦.....”
    萧涵欲言又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