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娘子万安

第五百一十七章 土匪

    吕光说完话,却发现没有任何回应,他不由地用手戳了戳趴在他身边的朱五,生怕朱五被眼前的场面吓傻了。
    说不紧张是假的,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万一慌乱中出了错,后果不堪设想。
    朱五一直在聚精会神地盯着战场,忽然被推了一把,连忙回过身来看吕光:“怎么了三哥?”
    吕光目光落在朱五手上,朱五手中有个黑黢黢的物件儿,那是朱五自己造出的火器,当年在山中,朱五就靠着自己做的火器,让他们从私矿上逃脱。
    他们被魏大人和长老爷从山中救出之后,朱五还一直摆弄这些东西,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做他的“火雷”。
    有时候吕光都害怕朱五在做扁食时失神,顺手将硝石、火药那些玩意儿丢进锅中。
    这家伙脑子里想的除了钱之外,也就是他的“火雷”了,果然借着趴坑的功夫又做了一只。
    “没事,”吕光屏住呼吸,“就是让你警醒点。”
    “放心吧,”朱五道,“蒋姑娘交待好了,绝不会出差错。”
    “火雷没问题吗?”
    “没问题。”朱五说着将火雷揣入了怀中。
    吕光看着一惊:“你怎么……”
    朱五呵呵一笑:“蒋姑娘在火雷上做了机括,用铁片挡着钢轮和药槽,只要我不将机括拨开就不会炸。”
    朱五说着扯开衣襟,里面还藏着好几颗火雷:“我从京中带出来,跑了这么远不也没事?”
    吕光不禁吞咽一口,下意识地向旁边挪了挪身子,若他早知晓朱五怀里抱着这些东西,他定然离朱五远远的。
    朱五摸着怀中的火雷,觉得异常踏实,蒋姑娘怀疑梁王在京城附近,就让他们分头行事,一边四处寻找梁王的行踪,一边做些准备,初九从魏家找来一些火器和火药、硝石以防万一。
    这些东西不多,不能用来正面对付叛军,但若是能设下陷阱,配合魏大人,就能大乱叛军的阵脚,拖住一部分人马。
    葛爷、聂忱、柳苏都立过功,这次总该轮到他了,否则以后的弟弟妹妹定然不服他这个五哥。
    朱五道:“来了。”
    两个人说着话却一直看着战场上的情形,眼见着马蹄激起的烟尘向这边而来,吕光和朱五快速地离开了土坑,一左一右分立两边,等魏大人将叛军引过来之后,他们就会拉动机括。
    战局之中。
    魏元谌带来的兵马虽然骁勇,但毕竟与叛军人数差距太大,加上梁王亲自带领叛军围攻,让魏元谌这支奇袭的兵马很快就陷入了苦战。
    鲜血喷溅,马匹嘶鸣。
    魏元谌的人倒下一个又一个……
    一支箭疾驰而至,魏元谌来不及躲闪,箭矢径直射入魏元谌的肩窝。
    “受伤了,魏贼受伤了。”
    叛军中有人大喊。
    “快,不要让他跑了。”
    终于伤到了魏元谌,当然要乘胜追击,拿下魏元谌的人头。
    五方形旗再一次晃动,那是魏元谌的人准备要撤离。
    “杀过去。”叛军将士红了眼睛。
    魏元谌带兵向东边逃走,这支骑兵队伍也不如来时那般锋芒毕现,而是带着几分的狼狈。
    梁王身边的副将道:“魏家人也不过如此,很快我们就能将人拿下。”现在情势很清楚,魏元谌虽然在这里,但也不过就是几百人,朝廷没有更多的援军,杀掉魏元谌就能顺利拿下拱极城。
    梁王看着魏元谌奔逃的背影,他心中一晃担忧,魏元谌这么容易就败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或许只是暂时避开,整饬兵马后再战。
    梁王不禁目光微深,可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从前他以为魏元谌很少在军营中历练,不过就是善于筹谋和书面上的公务,今日看到他带着魏家家将冲杀,心底不禁一惊,不止是那昏君,就连他也小觑了这位魏三爷。
    魏家养育魏元谌可谓是费尽了心思,那么魏元谌就仅仅这点本事?
    魏元谌那队奔逃的骑兵忽然加快了速度。
    梁王一惊,脱口道:“不好。”被一直追赶,应该愈发疲累,为何会突然有了精神,那只有一个解释,魏元谌之前是装的。
    装作溃败,引着他们去追。
    梁王虽然看出蹊跷却已经来不及了,魏元谌的骑兵从吕光、朱五面前掠过,算好了火器杀伤的距离,吕光和朱五拉拽了机括,然后两个人分头向两旁奔逃,在火器爆开之前他们窜进了早就挖好的土坑中。
    “轰。”
    火器炸开,滚滚的浓烟吞没了叛军的人马。
    梁王和身边的副将全都瞪圆了眼睛。
    果然有埋伏。
    惨呼声四起。
    借着滚滚的浓烟,魏元谌掉转马头,折断肩窝上的箭杆,挥动着长枪转头去击杀剩下的叛军,他挥枪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转眼之间就又让鲜血洗礼了他的甲胄。
    “他们又杀回来了。”
    ……
    “他们又逃走了。”
    ……
    “这次该不会有火器了。”
    然而不同的方向又是“轰”地一声。
    吕光、朱五从坑中爬起来,来不及抖掉身上的尘土,接着奔向下一个掩埋火器的地点。
    “还有……小心……还有埋伏……”
    “不要追了,不要追赶……”
    梁王眼看着麾下的将士彻底乱起来,他不由地攥紧了拳头:“魏元谌为何有这么多火器?”朝廷的援军没有到,也就是说朝廷事先没有准备,既然如此,火器不该外流这么多。
    “不……不知道或许是魏家私藏的。”
    不对。
    梁王摇头,不对,这些火器不对。
    浓烟之中,梁王一时看不清楚战场上真实的情形,他催马上前再静下心来观望。
    再次出来火器爆开声响,然而却并不见有人、马被炸上天。
    “是假的,”梁王忽然道,“那些火器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只是放出了更多的浓烟和响动,目的是让将士慌乱,而后魏元谌带着人冲进去厮杀。
    这火器更像是马贼、山匪打劫时用来恐吓富商、镖局用的,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是因为火药、硝石不足。
    魏家手里没有这么多东西,所以只能做出恐吓人心的样子货,朝廷的兵马竟然用处土匪的手段。
    可就是这手段,让他的兵马损失惨重。
    “不要怕,火器威势小,不容易伤人。”
    陷入浓烟中的叛军副将,听到外面的呼喊声,整个人也从慌乱中回过神来。
    怪不得他觉得这火器不对。
    原来是这样……
    副将脸上露出笑容:“火器不伤……”
    他的话还没说完,却感觉到脖颈上凉,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对上了魏元谌那双冰冷的眼睛。
    副将脖子里的鲜血喷溅而出。
    火器不伤人,但魏元谌会杀人。
    副将一头栽下马。
    就在副将落马的瞬间,他感觉到自己腿上一紧,不知被什么东西拖入了一个土坑中。紧接着腰间一轻,短刃被人抽走了,紧接着腰间腰带一松,甲胄也被拽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穿上了他的甲胄,将他的钱囊揣入怀中。
    然后那人穿着他的衣服,跑向了他们的军阵。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