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超脑太监

第1125章 无恐(一更)

    李澄空露出笑容。
    这件事也是他最得意的事。
    自从大旱过后,南王府的名望突飞猛进,百姓们都感念南王府的恩德。
    当然,比起这些虚名,他更在意的是功德。
    他飞升不需要功德。
    可独孤漱溟与宋玉筝需要功德才能飞升,有自己的帮助,她们的修为一直在精进,可短时间内还是达不到飞升的标准。
    就需要功德来助她们一臂之力。
    否则,自己是带不走她们两个的。
    陆青鸾一直闭关不出,就是为了能够达到修为以便能够与他一起飞升,不至于他们都飞升了,她还落在这里。
    “徐监主,这天下还算太平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有南王府平衡,可谓是天下太平。”徐君山微笑点头:“功德无量之事也!”
    李澄空摇头道:“美名与骂名原本就是一体的,过犹不及,盛极必衰。”
    “呵呵……”徐君山笑道:“南王殿下过虑了,南王府是不同的。”
    李澄空笑笑。
    到了徐君山这般地位,照理说不需要说这些奉承之辞,可偏偏说了,表明对南王府有看法。
    很可能觉得南王府是大永的大威胁。
    有南王府在,大永便没有出头之日,南王府是大永头顶的大山。
    他其实也能理解这般想法。
    袁紫烟忍不住想翻白眼,这些话乏味之极,身为钦天监的监主就不能言之有物?
    “徐监主,钦天监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吧?”
    “南王殿下想找我们钦天监的人?”
    “确实想见识一下诸位钦天监的高人。”
    “这个……”
    “监主难道有什么难处?”
    “确实有一个弟子不在,奉命外出。”
    “哦——?”李澄空微笑道:“不知这位高人是哪位?”
    “奉天泽。”
    “奉天泽……”
    李澄空咀嚼着这三个字,细细感应。
    “老爷,可是有不妥?”袁紫烟在脑海里问李澄空。
    李澄空坐在青莲上,缓缓道:“应该就是他了。”
    “这个奉天泽?”
    “嗯。”
    “该死,真是钦天监捣的鬼?”
    “十有八九吧。”李澄空叹一口气。
    他结合徐君山的言行,已经隐隐知道,此事确实是钦天监所为,不是单独某一人。
    “老爷,要不然,把这徐君山逮起来收拾一顿?”
    “别胡说。”
    “老爷,我试探一下吧。”徐智艺也出现在袁紫烟的脑海内,轻声说道:“一试便知。”
    李澄空缓缓摇头。
    看到他这般神情,两女已经猜到了。
    “钦天监,他们怎么敢?”徐智艺蹙眉不解的道:“老爷你与钦天监没结仇吧?”
    据她所知,李澄空与大永钦天监并没什么往来,怎么会结的仇?
    李澄空道:“有时候,并不是面对面才结仇的,可能我挡了他们的路吧。”
    “老爷,我明白了。”袁紫烟哼一声道:“不能与他们在明面上起冲突,是不是?”
    李澄空缓缓点头。
    “那好,那就暗着来,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袁紫烟恨恨道。
    徐智艺轻声道:“老爷,交给我们了!”
    李澄空笑了笑:“注意分寸!”
    “是。”两女应道。
    李澄空在袁紫烟脑海里与两女说话之际,依旧在与徐君山说说笑笑。
    “那便罢了。”李澄空道:“能得见徐监主一面,也能领略到钦天监的风采。”
    “呵呵……”徐君山笑道:“南王过奖。”
    李澄空抱拳:“那便告辞了。”
    “那恕不远送。”徐君山抱拳。
    他巴不得李澄空他们赶紧走,虽然谈笑晏晏,却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李澄空说走便走,没有再磨蹭,起身带着两女离开,眨眼间飘飘不见踪影。
    徐君山目送他们离开,轻轻吁一口气。
    他身后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也长舒一口气:“监主,他应该没有发现什么。”
    “嗯,应该没留破绽。”另一个老道笑道。
    徐君山却脸色凝重。
    “监主?”
    “这位南王殿下为何忽然来此?”徐君山缓缓道:“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来此?”
    “他不是凑巧经过吗?”
    “真是凑巧?”徐君山淡淡道:“不是特意过来的?”
    两个老道脸色微变。
    他们也暗自怀疑这一点。
    李澄空这般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时间是极珍贵的,怎么可能真游山逛水?
    再者说,钦天监位于偏僻之地,远离红尘凡俗,罕有人烟,即使真是游玩,怎么就这么巧会经过这里?
    “难道他真发现了什么?”一个老道沉声道。
    徐君山轻轻点头:“不必抱侥幸心思了,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尤其是天泽。”
    “天泽他行事最是谨慎,天衣无缝才对,怎么可能被他发现?”
    “这位南王殿下可不是一般人。”徐君山徐徐说道:“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监主,那如何是好?”
    “呵呵……,无妨。”徐君山微笑:“看南王殿下的反应便知道,他不想与我们钦天监闹翻。”
    “嗯——?”
    “我料想的不错,他果然是有顾虑的,一旦与我们钦天监闹翻,他明白意味着什么?”
    “我们真与南王府闹翻,恐怕皇上不会护着我们的。”一个老道沉声道:“皇上与南王殿下的情谊极佳。”
    “这无关乎私谊,而是朝廷的颜面。”
    “那我们就不必怕他们报复了,一旦动手就赖到南王府身上,跟皇上告状。”
    “还是要小心一些的。”
    “要启用阵法?”
    “这位南王殿下精擅阵法,呵呵,不知能不能破了我们的天罡大阵。”
    “天罡大阵有大永的气运,一旦我们天罡大阵被破,则整个朝廷都会知晓,看南王殿下怎么收拾局面。”
    他们不相信南王府会因为造谣而直接灭掉钦天监,顶多对付奉天泽而已。
    奉天泽已经报有死志,浑然不怕,就看南王府敢不敢真的下手了。
    李澄空叹一口气,摇头道:“你们想怎么对付钦天监?”
    几尊天神已经将徐君山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下失望又惆怅。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自己想平平安安,大家相安无事,可偏偏有人就是见不得太平无事。
    “将那个家伙揪出来,好好审一审。”袁紫烟哼道:“真以为我们南王府不敢动钦天监?”
    “他们是有恃无恐吧?”徐智艺蹙眉:“老爷,真要跟大永闹翻了,怎么办?”
    不能因为顾及与大永的关系而束手束脚,否则,所有人都知道南王府的弱点,麻烦就会接踵而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