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9.chapter 29

    周启吓了一跳, 简小星跟他说就是因为压力导致的,他还不信, 非要带她去看医生才能放心。

    从医院回到酒店,周启叮嘱她多喝热水, 然后离开。

    简小星吃了药,坐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不舒服, 情绪上就有些脆弱, 她想到刚才和周启一起在门外等了20分钟,然后被告知封棠有事没空见她,就觉得有些委屈起来。她的嘴角控制不住地往下拉, 掉了几颗豆大的眼泪,濡湿了眼睫毛。她抓来一张纸巾擦了擦,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个茧子。

    周启比简小星还着急, 否则在明知道是老夫人这边的事的时候他就不会带着简小星过来了,毕竟挺危险的。他看着红星车队起来,看到他们的努力,真正努力的人有让人偏爱的魅力, 他爱红星车队!

    可惜他只是一个司机, 就算是整天跟着封棠的人也只是一个司机,同样周宁也是一样的,特助就是特助, 公司的决策不是看在他们跟封棠的关系不一般就能被动摇的, 否则这么一个大集团早就出问题了。再说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逐月撤不撤资, 有没有公关,而是证明秦红和郝嘉是无辜的,这就是最好的公关。

    而在这些事情上,还是得找封棠,封棠朋友不多,但每一个都非常有利用价值,当然他自己也是他那些朋友们的很有利用价值的朋友。非常事件要用非常手段解决。

    周启想了想他打电话给周宁时周宁说的话,他觉得封棠很可能在医院,连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都没收的话,那肯定是一级事件,一点点往外泄漏消息的可能性都不允许。老夫人搞不好病危了。那肯定在他们家自己的医院里,可是他们是个复杂的黑道大家族,挂在左膀右臂或者哪些高层大佬名下的在这个城市里就有好几个呢,谁知道老夫人会住在哪个医院里。

    周启不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也有限,推测出封棠可能在医院,却不知道哪个,他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一个个的找过去了。

    他找到天都暗下来了,才找到,然后在倒数第二层就被拦住了,老夫人在顶层,但是电梯只能到达倒数第二层,剩下一层得走电梯。周启一出来,就看到了满走廊的黑衣人,一个个一只手警惕地做出随时掏Qiang的动作,警惕地望着他。

    周启被拦下了。

    “就一个人上去报告一声不行吗兄弟?或者你就打个电话?就跟我老板说一声司机有急事找不行??”周启快要疯掉了,要不是怕真的被打死,他真想直接站在这层楼里大喊封棠。

    并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来了这里,也不知道司机就在楼下的封棠,其实也已经到极限了。

    “我已经看够了这些书,也烦透了这些电影。你可能是上了年纪腿脚不便了所以办事效率才会变得这么低,总之够了,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封棠臭着一张脸说,他之前是没想到要这么多天,也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他现在就要给他家那头小怪物打电话!

    而让组织内震荡不安的病危的老夫人正坐在病床上看报纸,精神矍铄,毫无垂病之色。而她儿子正在边上乖巧地削苹果。她看一眼封棠,确定他的忍耐力确实在经受挑战了,冷哼:“我可没让你那天跑过来,你不抛下那边的一切老老实实在医院看护我这个老婆子,谁会相信我快死了?哼,算了,你跟你这个没用的这么大了还要我这一把老骨头铺路的叔叔一样是来减我寿的。明晚就会收网,等我把门户清理干净你就可以滚了。”

    还要明晚……封棠不耐烦到开始抖腿,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什么,动作一顿,什么?有人在叫他吗?

    封棠走到窗边,微微掀开窗帘一角,拉开窗户,往下看,看不到人,但那浑厚的嗓音听得很清楚了。

    “封棠!老板!”

    ……

    在酒店睡了两三个小时,又吃了药,简小星理应觉得更舒服一些的,可是大概是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红星车队遭遇的事件实在是太麻烦了,除非能够证明秦红和郝嘉是无辜的被诬陷的,并且还必须在近期内解决,否则他们一定会被禁赛,不,应该说其他红星队员受牵连禁赛,秦红和郝嘉赛车生涯从此落幕。最糟糕的是这种污名会永远跟随着他们,红星车队将被人和强-奸犯画上等号。

    可是如果有人蓄意诬陷你,那就绝对不会轻易让你找到证据,简小星没那个能力靠自己在异国他乡解决这种事情,红星车队的其他人也没那个能力,这绝对不是简单能做到的事。她记挂着队友,也不太敢关注国内的情形,整个人郁郁寡欢,浑身发软没劲。

    她觉得自己仿佛切身体会到了父亲曾经的心情,他们现在还有转圜的可能性,她还有封棠可以依靠,所以还不到绝望的地步。可是二十年前的简飞承没有,他们的赞助商立刻不顾丝毫情面地抽身离开,那些在他辉煌的时候聚拢而来所谓的朋友们,对他的遭遇或许有心无力,或者为了保全自己全都销声匿迹。总之他孤立无援受尽唾弃。幸亏他足够坚强,才没有在那种绝望透顶的情形下选择结束生命一了百了。

    她想,比起父亲她幸运多了,所以她还要更坚强更努力一点才可以。

    所以她深呼吸,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去周启的房间找周启,但周启不在。

    简小星给周启打电话,电话关机了,简小星就自己去了大宅。她的记忆力很好,去过一次就知道怎么走了,而且周启怕她肚子饿要点东西吃,有给她一些这边的货币,于是用英语跟酒店柜台说自己要去的地方,拜托她用日文写下纸条,再拿给司机先生看,很快就到达了地点。

    简小星按了门铃,不一会儿那位严肃的女管家来开门了。

    管家依然将她拒之门外,说封棠没空见她,她就问她她真的有把她的到来告知封棠吗?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必要欺骗你,小姐。”对方回说:“恕我直言,您来的不是时候。我建议您先回去,封棠少爷这段时间恐怕是没空理会情情爱爱这种小事。”

    “我不是为了情情爱爱的小事找他,是很重要的事,请你当着我的面联络他让我跟他讲几句话可以吗?”

    “不行。”

    “为什么?”

    “抱歉,不方便跟外人透露。”

    简小星的胃又难受了起来,都开始隐隐作痛了。

    就在管家冷酷无情地准备再次关上门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一个很漂亮的穿着和服的女人从车上下来了,看到简小星似乎意外了一下,跟管家说了几句话,转头友善地对简小星说:“我邀请你与我们共进晚餐。你可以在屋里面等封棠回来。”

    管家没有阻止,只是对简小星说:“我奉劝你离开。”

    “别这么不友善,阿菊。”女人温柔地笑着说,牵起简小星的手就把她带了进去,“你的手真冷,是不是不舒服?你可能需要喝点热汤……”

    女人自称苏我理,苏我是她的姓氏,理是她的名字。她对她的态度,在阿菊管家的对比下,简直就是春日暖阳,瞬间有点儿抚慰到了正处于比较脆弱状态的简小星的心。

    但简小星并不想跟陌生人一起吃晚饭,她觉得会很尴尬,也没有精力和陌生人社交。

    “我觉得我坐在客厅里等就可以了,或者你能告诉我在哪里可以见到封棠?”简小星问。

    “很抱歉,我不行。安心吧,封棠少爷总会回来的。你不要坐在客厅里等,大家都很好奇你,你也需要吃点东西,已经到饭点了。”

    好奇她?

    “不,我觉得我还是……”

    没有给简小星拒绝的机会,她拉着简小星去了餐厅。

    餐厅和简小星想的不一样,感觉也比简小星想的更不舒服。

    她一进去,就感觉到那种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氛围,在场的基本都穿着和服,盘着头发,每个人都跪坐在一张矮桌后面,人和人之间隔着半米左右的距离,全都是女性,长相不错,气质也好,粗粗一眼看过去有□□个。明明那么多人,却一点儿都不热闹,一双双打量的美目看过来,带来排山倒海般的压力。

    简小星觉得她作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新世纪独立又贫穷的女性,宁愿到外面去蹲着吃盒饭,也不想在这里在这种氛围下吃山珍海味。

    但已经被带过来了,也不能转头离开,苏我理还拉着她呢。

    苏我理安排她坐在她边上的座位上,跟其他人介绍说:“这位就是封棠少爷的女朋友,你们都知道的,一位很出色的赛车手。”

    “久仰大名。”她们说了这么一句,算是打招呼了。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个佣人端上了料理,一个个都吃得很安静。简小星默默地吃着,吃不怎么下去,山珍海味她却形同嚼蜡,她都开始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跟一群陌生人吃晚饭了,好在没一会儿周启就给她打了电话,她借此离开了餐厅,感觉背后还粘着几道目光。

    周启问简小星去哪了,简小星跟他说在大宅里。他好像很震惊简小星为什么会在里面,简小星就说是苏我理带她进来的。周启之后好像还说了什么,但是手机断掉了,她一看才发现自己手机也没电关机了。算了,反正他过来了。

    简小星没再回餐厅,她让一个女佣给她带路,去了客厅,想要一个人默默等。但没一会儿那些吃完晚饭的女士们就到这边来了。苏我理很关心地问:“你怎么吃了一半就到这边来了?是不合口味吗?”

    “不是的,我只是身体不太舒服。不想打扰你们的兴致。”

    苏我理:“来聊会儿天吧。你这么急找封棠少爷有什么事吗?”

    简小星还没回答,另一个女人便柔柔地说:“我想应该是为了车队丑闻缠身的事吧?”

    “你知道吗?”一双双眼睛都看向了她。

    “红星车队,对吧,在你们国内应该闹得很大吧,毕竟是这么恶劣的事情。被两个强-奸犯队友拖累,真可怜,确实得找封棠帮帮你。”她说,四周一下子静了静,氛围又尴尬而古怪了起来。

    简小星脸色有些发白,她认真地辩驳:“我的队友不是强-奸犯。”

    “啊,对,他们毕竟未遂。别这么看我,我只是在网上偶尔看到的,如果确实有隐情,我道歉,但是得是等证据出来后才可以。”

    “呀,真的是呢!”又一道女声响起来,简小星看过去,才发现一个女人正拿着手机上网,露出一种做作的震惊表情,“真的是人渣啊。”

    “让我看看。”

    “我也想看看。”

    “真的呢,好可怕。”

    “……”

    那只手机就这么传阅了起来,她们聚在一起,讲着她听不懂的话议论着,简小星感到难堪和愤怒。她下意识地看了苏我理一眼,却见她面含微笑,方才让她觉得春日暖阳的女人刹那间变得恐怖起来。她又震惊又不解,这些人是故意的,但是为什么?她得罪她们了?她……她只是封棠的女朋友而已,难道有侵犯她们的利益吗?

    还真有,至少她们是这样认为的,尤其是自认为自己以后一定会嫁给封棠的叔叔,成为这个黑道大家族的当家主母的人。她们都知道老夫人迟迟不把权利全部移交给儿子,是因为她对这个儿子的能力不够满意,她一直在物色一位优秀的能够提供助力帮助丈夫管理好家族的女人,而对于这些要么是继承不了多少遗产的庶女,要么在自己家中没地位的不受宠的小姐来说,如果能够竞争到这个岗位,原本轻视她作践她的娘家人都得看她的脸色过活。为此她们甚至愿意押下五年、十年的青春赌一赌,明面上是来学插花和茶道的,其实是来学怎么当这个家族的主母的,也就是说,在这里的女人,全都是很有野心的。

    因此她们对封棠的警惕是理所当然的,首先封棠身份特殊,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老夫人和深爱过的男人结合过的证据,难保老夫人不会偏心;其次他太过优秀,他的叔叔比起他简直虚弱得像根小草。万一继承人变成他的话,她们几年的努力就白费了,还是得回娘家被安排着嫁给某些恶心的或者家世不好的男人,当个联姻工具。

    现在老夫人病危,封棠和他叔叔都在医院看护,搞不好哪个时刻老夫人就一命呜呼,继承人会不会突然更换让她们神经紧绷得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简小星这位封棠的女朋友突然出现,她们自然有些忍不住地想攻击她,发泄发泄。

    简小星呆不下去了,再呆下去她一定想打人,可是她现在很不舒服,打架是打不赢的,她虽然是个小暴脾气,但也是有脑子的暴脾气。她倏然站起身往外走,却突然被谁伸出的脚绊了一下,整个人往前一摔。

    “哎呀,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地板是实木的,这一下对简小星来说摔得并不怎么疼,却让简小星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和屈辱。她转头看了眼说话的人,心想是她绊倒了她,“我记住你了。”

    “那真是不胜荣幸了。”

    简小星离开了,她们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愉悦。虽然她们是竞争对手,平时互相搞小动作恨不得弄死对方,但她们面对共同的敌人的时候,还挺齐心的。

    “封棠少爷,您怎么回来了?老夫人那边——”阿菊管家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是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封棠走进客厅,那双美丽又危险的桃花眼充满攻击性的目光快速扫过在场的人,叫她们纷纷站起身,有些心虚和慌张起来。

    “她人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