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8.chapter 28

    老夫人80岁了, 平时家庭医生定时检查,营养师每餐都准备得精细, 药膳也没少吃,所以身体保养得很好很健康, 没想到半夜喝醉酒的儿子过来把她吵醒,哭哭啼啼唠唠叨叨说了一堆心里话。老夫人是什么人, 哪里不知道他心里的不满, 所以她面无表情地听完, 就让人来把他带回房间,结果醉汉没完没了,跟她拉拉扯扯, 把她给绊倒了,一下子进了医院。

    这位可是黑道大佬,一把年纪了还把握着重权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 所以一进医院场面会搞得多大可想而知。即便是封棠,进病房前都得严格检查,连手机电脑等东西都没收后才准进去。

    封棠进去的时候老夫人已经醒了,儿子正跪在那里谢罪。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碍。

    “您这不是生龙活虎着吗?”封棠说, 还有力气教训儿子, 看来确实是没什么问题。

    “哼,我本来还能再活50年,看到你们这些没出息的东西, 立刻减寿了30年。”

    “祝您长命百岁。”

    “我没叫你来。算了, 既然你来了, 那么你的手机和电脑就暂时没收了。”

    封棠眉头皱了皱,“为什么?”

    老夫人说了原因,她的脾气霸道,已经决定的事不会允许改变。封棠倒是愿意配合她,其他的无所谓,就是想到这段时间无法联络简小星,心里就觉得有些无所适从,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些惦记和无法安心了。

    老夫人好像知道他的心之所想,冲他喷洒了一顿毒液,要不是从小到大已经产生了免疫力,怕是已经被嘲到站不起来。

    不过老夫人的话还是有些影响的,封棠想,反正也就几天的功夫,他也觉得他让简小星侵入得有点太快了,简小星有自己的事业,以后外出参赛是常有的事,迟早得习惯这种短暂的分别。更何况有周启跟着她,还有那么多个队友和工作人员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封棠这样想着,就给简小星发了条短信,他哪里想到,他才没盯着简小星几天,她那边就出事了。

    ……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简小星至今都觉得很懵逼,脑袋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除了郝嘉和秦红之外,所有的红星车队成员都坐在这个房间里,各个脸色都很凝重。简小星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听到脚步声抬起头,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脸,“怎么样?”

    其他人也纷纷看过去。

    周启拿着手机,脸上也有几分着急,看着她摇摇头,“还是联络不上,和老板一起回日本的秋奕几个也联络不上,留在国内的周宁也不知道那边怎么了。这种情况我估计是老夫人那边有大事件发生,所以采取了一些必要措施。”顿了顿,他又安慰说:“应该用不了几天,肯定没事的。逐月汽车那边……那边……”

    说到这个,一直都是司机兼保镖职位的周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了,他不懂商场上的事,但是也明白如果没有封棠做主,身为赞助商,逐月汽车那边没理由在这件事上出手帮红星车队,就像明星如果出事,合作公司会做的是取消和她的合作,请新的代言人,甚至还会要求赔偿,而不是出钱出力帮他前后忙活。

    简小星到这边的第二天,正在进行赛前准备的时候收到封棠的短信,说他日本出差,让她好好比赛,照顾好自己。然后就打不通电话了。

    这四天可以说是红星车队最黑暗和手足无措的几天。四天前红星车队参加的印尼场地越野赛落下帷幕,在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车队里,他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也交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外国朋友,所以晚上在酒店不远处的酒吧放松庆祝,大家都很嗨,有一种徜徉在拥有了想要拥有的一切的幸福愉悦感之中,喝了不少酒。

    然后呢?郝嘉和秦红去上洗手间,好一会儿都没有回来,一个衣衫不整几乎赤身裸体的女人冲出来又哭又嚷,她的同伴愤然而起,红星车队这边也茫然无措……场面一片混乱,有人在尖叫,有人大骂,有人打得拳拳到肉,最后警察来了,他们都被拉进了拘留所。

    被称为传奇队伍的再起航的新·红星车队两名队员在国外醉酒性-侵一名女性未果的丑闻传回了国内,这个新闻就像手-榴-弹一样炸了开,闹得沸沸扬扬。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本国游客在外面闹出这种事都会在国内引起关注,更何况是红星队员这种已经算得上半个公众人物的人。

    郝嘉和秦红在警察来后就吓得酒醒了,但因为他们当时喝得最多最嗨,有些断片,他们自己也给不出一个有力的解释。简小星等人都不相信郝嘉和秦红是这种人,可是他们也找不到证据,当他们赶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坐在女洗手间地上的郝嘉手上还抓着那个女人的内裤,酒吧厕所外面的监控里能看到郝嘉和秦红是自己走进了女厕的。

    这种事是绝对的丑闻,这支去年秋季才重新崛起的车队面临毁灭性的打击,不说事情会不会被盖棺定论,在盖棺论定前调查审理的这段漫长的时间里,红星车队会被禁赛,他们会错过春季赛,简小星也会被牵连被世锦赛拒之门外。

    这种时候,简小星第一时间想到的能依靠和求助的对象,却无法联络上,他们目前还无法回国,还被扣留在这个国境内,随时准备配合调查。

    糟糕透顶,为什么发生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伊超群的情况也不太好了,也许是这件事情导致二十年前他们的遭遇和现在的红星车队的遭遇重合在了一起,他的心脏一时无法负荷,出现了呼吸困难昏厥的症状,被匆匆忙忙送往了医院。

    20年前距离世界冠军奖杯只有一步之遥的车神简飞承被举报并且查出注射兴奋剂,当时简飞承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检验结果会是阳性,后来他想到比赛开始前他喝了几口某个工作人员递给他的运动饮料。

    但当时所有人都茫然无措,他们无凭无据,事情发生得太快,成绩被撤销,整个红星车队也因此被怀疑和体检,全世界的媒体都报导了这件事,国际汽联宣布红星车队禁赛五年,赞助商撤资,粉丝成了仇人,视他们为耻辱,有钱的粉丝砸毁当时以他们红星车队命名的那款汽车,以此来宣告对他们的失望和被欺骗了感情的愤怒,训练基地门口被丢满了垃圾……

    现在的红星车队还没有到达当年他们那种一枝独秀全国瞩目的地步,可是这种事情一样能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打击,甚至会成为他们永远被人挂在嘴边的污点。

    只不过是出国参加一场赛事,转眼却天翻地覆。

    瞿跃阳给简小星打电话,他的意思是简小星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全自己,应该立马宣布和红星车队解约表达对队友的失望,并且加入捷豹车队,虽然难免会被人诟病,但没关系,他们会开始公关,将她干干净净地摘出来,以保证她能顺利参加今年夏季的世锦赛。

    李子昂低下头颅向父母求助的时候,他们对李子昂说的也是类似的话,和红星车队解约,别被秦红和郝嘉拖累,别跟着红星车队一起死,出了两个强-奸未遂的车手,就算红星车队宣布跟两人解约,名声也不好了。

    毫无用处。

    求助无门。

    简小星抱着膝盖,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又是展霄故技重施。展霄在二十年前因为她的母亲汪姝而陷害父亲,将红星车队毁掉,去年秋季赛上他就试图让她再也无法赛车,害她差点错失冠军奖杯。这个男人心眼奇小,还极其大男子主义,至今都觉得简小星的存在是汪姝感情和身体双重背叛的证据,舍不得对汪姝下手,就恨不得让简小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好像这样就能将过去的那些事彻底抹消一样。

    简小星一点儿都不想跟汪姝再有任何联系,却因为这件事不得不跟瞿跃阳要来了她那边的联络方式,打电话过去质问她,汪姝也怀疑是不是展霄,两夫妻又吵了一架,结果好像并不是展霄搞的鬼。

    自从去年对简小星下手,封棠利用老夫人的势力,直接使用暴力手段将他日本的分公司打砸到无法正常运行,造成巨大损失,并且同时丢掉了一个和美国伯伦纳兹财团的年度合作项目后,展霄就被董事会赶下了台,再加上封棠那可怕的威胁,这位曾经的京城太子爷早就已经没有以前的意气风发,也不敢轻易对简小星下手了。

    简小星觉得这件事不正常,郝嘉和秦红虽然性格比较暴躁,但是不是那种人,也不会因为喝酒就变成那种人,可是她无法见到那个自称差点被侵犯的女性,没办法和她谈谈,因为她申请了法律保护,理由是他们好像是名人,她怕会被威胁报复。

    每个愿意提供帮助的人的意思都是让她抛弃红星车队,抛弃两名扯后腿的队友,他们可以想办法让她立刻回到国内,不被影响到无法参加世锦赛。可是她怎么做得到?简小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给封棠打电话,可是都打不通。她的头很不舒服,已经两天无法入眠,既担心封棠,也担心红星车队,好不容易睡着,还做了噩梦,梦到同时失去了封棠和红星车队,哭着醒了过来。

    封神集团那边不少高层都知道简小星是封棠的女朋友,对这件事都持观望状态,对于封棠为什么迟迟没有出手也挺困惑的,难道是两人掰了?困惑归困惑,他们只是受雇的员工,主要负责维持这偌大公司的运转,是不敢也没有那么大能力去管这种闲事的,搞不好马屁没拍着,还讨不着好。

    逐月汽车因为这件事已经开过紧急会议,大部分高管都认为应该赶紧和红星车队解约,撤资,逐月是国民品牌,让有这种污点的车队做代言人对他们的形象不好。只是因为当初赞助红星车队的决策是从总部那里下来的,由董事长亲自盖章决定,他们联络不上封棠,不敢擅自做主,只能暂时保持沉默。

    只是还是有那么一位在媒体堵截追问的时候没控制住,说出了暗示他们对红星车队很失望,公司有和红星车队解约的意思的话。这使得红星车队的境况更加糟糕起来,很多网友都认为逐月汽车的解约决定坐实了郝嘉和秦红的罪名。

    “你看,墙倒众人推,赞助商和车队之间的关系脆弱得就像用纸联系在一起,轻轻一扯就会断掉。”光线明亮的书房内,梳着大背头手上拿着雪茄的男人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报导说:“要毁掉一支车队,通常只需要让他们失去赞助商,然后他们就会像一滩烂泥一样永远都爬不起来。”

    眉眉没有说话,她跪在他的两腿中间,嘴里都塞满了,根本说不出话来,她知道他也不需要她回答。

    史崇京吐出一口烟圈,靠在椅背上,目光幽幽地望着电脑屏幕。要说20年前那件事,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不是来自面八方的谩骂,也不是砸在身上的臭鸡蛋,而是他们当时的赞助商的无情。

    当时他们的赞助商国众汽车赞助他们的时候,还是一个不起眼的新公司,而他们红星车队早已经在圈内成名。在他们准备进军职业赛车界的时候,多的是其他汽车公司想要成为他们的赞助商,因为国众汽车态度最真诚他们才选择了它。之后国众汽车因为红星车队而进入大众视线,随着他们的越来越出名而越来越壮大,销售额一路飙升,可以说如果没有红星车队就没有他们的现在。

    然而出事后他们是怎么做的?一改当初全然信任的态度和如同对待家人般的热情,翻脸无情,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还立刻撤资,落井下石,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虽然说赞助商和车队之间算是互助互利的合作关系,但那么多年,红星车队为他们赚了多少钱?公司老总和他们一起吃过多少顿饭,喝过多少次酒?怎么能不念及一点情分?但凡当初国众汽车顾及一点情面,他们也许也不会是那个结局。

    不过后来他发现,所有的赞助商都是这样一个嘴脸,当初的国众汽车是那样,罗曼的那个赞助商也是这样,现在的红星车队的赞助商,也是这样的嘴脸。

    “呵,真是有趣。”

    眉眉眼神朦胧地仰头望着他,心想红星车队也是真惨,他们怕是怎么也没想到,有人能追到国外去在他们最放松戒备的时候陷害他们。话又说回来了,谁让红星车队闭门不出躲着他们?如果不躲他们,老老实实跟他们来一场,顶多进医院以后别玩赛车而已,用得着像现在这样,不仅不能玩,还变得像屎一样臭吗?

    ……

    简小星最终还是接受同住在生态园别墅区的一位大人物的帮助,帮助的内容是让她能够离开这里,至于郝嘉和秦红的事,还有其他人的问题,都只能靠简小星自己去解决。

    简小星准备去一趟日本,除了封棠之外没有人能够让她依靠,只有他愿意无条件地为她提供帮助,只有他不会对她说抛弃红星车队保全自己最重要这样的话,他有事被绊住了脚,一定也不知道他们正在遭遇的情况所以才会静默无声,她就只好到那边去找他求助了。

    跟她一起的还有周启,所以简小星不会在陌生的国度里迷路,语言的障碍也不碍事,没怎么麻烦就到达了封棠的那位奶奶的家。

    那是一栋日式的传统大宅,很有高门大院的气质,静静地矗立在安静的行人罕至的一角,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息,与繁荣匆忙的现代城市像是两个世界的,叫人一接近便下意识地便拘谨起来。

    简小星跟着周启走近大门,看到大门边上的门牌上写着老夫人的姓氏。她感觉胃有点不太舒服,她想应该是因为太紧张了,再加上对红星车队的担心,以及这几天吃喝睡都很不好,所以造成了神经性胃难受。

    她看到周启按了门铃,想到了看过的日剧里的情景,有点担心等一下门一开就会看到两排穿着和服凶神恶煞的马仔。虽然她想有封棠在,老夫人再不喜欢她,她也不会被怎么样的。

    等了一会儿,门开了,并没有两排凶神恶煞的马仔,只有一个盘着一头白发,穿着黑色和服的老妇,好像是管家。

    周启和对方开始交谈了起来,日语,听不太懂,虽然她跟封棠学了一点,但距离能自由的日常交流还有点儿距离。连听带猜,她想周启正在跟她介绍她的身份,说明来意。而这位看起来很严肃的管家那双精明锐利的眼睛也落在了她的身上,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然后她说了句什么,转身进去了。

    看着关上的门,简小星转头看向周启。周启说她进去通报封棠,知道她着急,安慰她没事,等一下就能见到老板了。

    但实际上并没有,他们在空荡荡的门口等了近20分钟,简小星已经下意识地捂住了胃部,微微的弓下背,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她想她有点儿想吐。这时那位管家才又打开了门,简小星立刻抬头,却没有看到封棠,还是只有管家一个人。

    “她说什么?”见管家说完又进去了,简小星连忙问脸色有些不太好的周启。

    周启说:“……她说老板现在有事在忙,暂时不能见你。”

    简小星觉得胃里的东西在剧烈翻涌,她没法张嘴说话了,火速从口袋里抽出从飞机上带下来的纸袋吐了起来,在飞机上面前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呕出来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