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7.chapter 27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只是让人觉得生气,就像一颗不大的老鼠屎掉进了一锅粥里, 不想放弃那锅粥,但却又对那颗老鼠屎无从下手, 可以说是非常郁闷了。

    职业赛车手参加正规的赛事是理所当然的,不跟业余车队进行私下比拼更是无可置喙之处。你自愿同别人比赛输了, 应该怪的是自己技不如人或者对手狡狯无耻, 而不是怪一个无辜的第三方。道理都懂, 很多人就是做不到。当国王车队说了那句话后,内心遭受打击的那些车手难免就迁怒上红星车队几分,一些性格偏激心眼小的甚至还认为红星车队是导致他们遭遇这种事的罪魁祸首。

    好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明白人, 所以无理取闹的人很快就被群嘲到销声匿迹了。

    只是像秦红郝嘉这种性格暴躁的,觉得不能左右开弓打他们几巴掌反击反击很憋屈。

    简小星从机场回到车队,就看到秦红和郝嘉在挨骂, 两个大男人被骂得垂头丧气,缩着粗壮的肩膀,活像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

    罗曼在边上抱着肩膀,丹凤眼里是冷冷的毫不客气的嘲讽。

    骂人的又是汽联的何先生。

    “怎么了他们?”简小星眨了眨眼睛问道。居然又惹到何先生了?怕是上次还没被骂怕?

    还能怎么了, 还不就是憋不住嚷嚷着要让国王车队好看, 被伊超群呵斥了一句结果还敢回嘴,刚好汽联的何先生过来找伊超群喝茶,被何先生听到了。何先生一听, 当即化身教导主任, 一通口沫横飞的教育。

    “别忘了你们现在是一个集体!你们中任何一个人做错了事情都可能连累队友导致全队被禁赛!别有点成绩就觉得了不起, 被人刺激一下就蹦跶起来,你们以为自己是超级英雄啊为民除害!除什么害?轮得到你们吗?脸那么大!”

    简小星微微一抖,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反应过来后鼓了鼓两腮。都怪封棠,老说她脸大!她的脸才不大呢!明明一只手就能遮住,哪里大了?哼。

    其实秦红和郝嘉会一时没忍住也是有原因的,不久前来了几个没脸没皮的无耻家伙,说什么他们的车因为国王车队而坏掉了,而这一切都是红星车队导致的,所以要求他们赔偿。还有一个更是过分,居然要求红星车队道歉。当然,他们没能进大门,很快就被门卫赶走了。但作为红星车队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二人组,还是被气得不轻,这也是秦红为什么气呼呼给简小星打电话的原因。

    伊超群坐在沙发上泡茶,简小星拉着罗曼过去喝茶,一边喝一边看队友被教训,就差拿出一把瓜子了。

    “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能不能有点职业车手的尊严和傲气?跟业余车手较什么劲?大部分的业余车手都是因为技术不过关才成不了职业车手的,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拉低自己的逼格,跟一群业余车手较劲?!”何先生一脸痛心疾首,就像看到了两个自甘堕落的孩子。

    如果国王车队是普通的业余车手当然不会跟他们计较,问题是对方是死亡赛车手啊,瞧瞧他们的手段,又卑鄙又无耻又凶恶!这话秦红和郝嘉不敢说,伊超群也不让说,因为要证明一个人是死亡赛车手很难。你要参加一场死亡赛,不需要任何证件,你可以给自己戴面具打扮成另外一个模样,比完赛拿了钱就走,没人会问你是谁。这种模式下,除非被当场抓到,否则没有证据。

    何先生跟伊超群是好友,对红星车队相当关照,要是跟他说这个,搞不好他就想把国王车队一锅端了。可国王车队的领队人是谁?他想搞他们,不说搞不搞得到,搞不好先被搞死,所以最好还是瞒着,就让他以为是一支无耻的业余车队在碰瓷他们,蹭他们名气吧。

    等何先生教训累了,伊超群就招呼他过来喝茶。他过来,看到简小星,脸上如沐春风,“我看到申报单上有你的名字?”

    “嗯。”简小星被何先生这巨大的差别待遇搞得头皮发麻,她敢肯定何先生眼里的自己肯定是金光闪闪、浑身散发着金钱的香气的。嗯,又是因为封棠大爷。

    “勤奋是好事,不过你自己也要注意分配一下时间,该养精蓄锐的时候就得养精蓄锐,八月份的世锦赛才是你的重中之重。”

    赛车界一年到头世界各地都有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比赛,各级方程式赛车比赛、改装车赛车比赛,但真正受到重视和关注的只有少数几个,世锦赛被称为改装赛车界的奥运会,可见其受关注度和最高等级。

    这个赛场,几乎没有女车手的立足之地,而简小星更是我国首位获得参加这项比赛的资格的女赛车手,她会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他们都不希望她像世界赛车史上那极少数的几位女车手一样,在初赛就被刷下去。

    “您请放心,我就参加国外这一场,春季赛我也只参加场地团队赛。”

    “她很有分寸的,你就不用瞎操心了。”伊超群递给他一杯茶。

    “我这还不是为你们好……”

    红星车队为了比赛埋头苦练,再容易被撩拨的郝嘉和秦红都被何先生骂怕了,一点屁声不敢再出。大概是因为怎么都得不到回应,也因为他们的名声已经很臭了,渐渐人们看到他们就躲,没有车手会再上当跟他们比,所以国王车队渐渐消停了下来,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彻底失去了踪影。

    五月份,红星车队第一次出国参赛,国内和他们一起参加这场赛事的豪门车队只有银鹿车队。比赛用的车子和几个工作人员先行一步,安排酒店住宿和租借工厂等事宜,队员们稍后跟上。

    “晚上别出去乱跑,上哪都带着周启,白天也一样。”机场里,封棠皱着眉把简小星反过来的背包带子翻过去,翻过去后觉得好像这样才是反的,又翻了回去。

    “我知道啦。最多一星期后我就回来啦。”简小星抓住封棠不停搞她带子的手,握在手里晃了晃,贴脸颊,“可是一星期后才能见你呢,我一定会好想你的。”忧愁。

    “不知羞,大庭广众讲的什么话。到那边给我专心比赛,别交乱七八糟的朋友。”话是这么说,那双充满哥特式风情的桃花眼里既有得意也有愉悦。

    “嗯嗯。”

    那边队友们等着她过安检,简小星就一边走一边回头摆手地和周启过去了,过去后还要踮着脚尖继续跟他挥手。

    “磨磨蹭蹭黏黏糊糊。”封棠站在原地,见她一步三回头一副万分不舍的模样,笑骂了一句。

    可等简小星彻底消失在视线内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又渐渐消失了。身边的秋奕觉得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封棠变回了他记忆中的封棠,阴郁、冷戾、灵魂里散发出来的攻击性。但这里面又有一种很微妙的不同,只是具体的他也说不出来,他想正是简小星带来的改变之处吧。

    夜晚,封棠一个人躺在床上,感觉到强烈的不适,怀里少了某个又软又结实又喷喷香的小东西,翻来覆去才睡着,又做了乱七八糟的梦,天色还未亮就醒了过来。

    他起床倒杯水,心想怎么会梦到那些事?

    封棠母亲过世前将八岁的儿子和封神集团托付给她的娘家易家,易太后忙于工作,安心地将他交给她温和好脾气的丈夫和孙子们,结果她的丈夫是人渣,那几个孩子也是小垃圾,没有明目张胆地打过他,但背地里没少欺负。在他睡觉的时候往他脸上放虫子放蛇吓他,在学校的时候和其他同学一起脱他的裤子检查一下是不是女孩子假扮的,剪他的头发,偷走他的书,孤立他嘲笑他。当时年幼的封棠受到了不小的心理创伤,整个人越来越阴郁沉默,而易太后在丈夫的哄骗下,只以为这孩子走不出失去双亲的阴影才这样。

    直到10岁那年,老夫人过来,和易太后交谈过后将他带去日本,在那边没有讨厌的易家人,但是要学的东西非常多,除了正常的学业外,还有剑术、射箭、散打、礼仪……老夫人非常严厉,比起易太后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即便是在易家也没挨过打,但是却被她打得浑身是伤过。初中她就让他接触一些她的世界里的工作,那些灰暗的、见不得光的东西。一年又一年,封棠成了现在的封棠。

    过去吃过的苦、见识过的黑暗面,在独立出来后,使他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得很容易。所以哪怕以前不懂事的时候恨过她,现在的封棠是感激她的,她是他非常重要的一个亲人。

    所以才放下水杯,他接到日本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是老夫人半夜被紧急送往医院后,立刻便换好衣服赶了过去。

    ……

    ……

    然后,简小星再次和男朋友失联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