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4.chapter 24

    亲耳听到了简小星说的这番话, 听她一句又一句把刚刚从国王车队这几人口中冒出来的让他们愤怒不已的话还给了他们,也让这几个嚣张的家伙脸色铁青体会下那种有火无处发的憋屈感, 围观的两个车队成员们只觉得真他妈爽爆了!简直想仰天大笑!

    与此同时,他们看着简小星那娇娇小小的身影, 又有膝盖发软的感觉,忍不住想是谁打了我的膝盖, 否则我为什么差点跪下了?这是小怪物吗?不, 她是女王!!

    内心活动太丰富, 情绪太激动,差点就要精分。

    而国王车队的三人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何安那张憨厚老实的脸都无法保持笑容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 只是一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车头对撞游戏,能演变成这种惨烈的局局面。眉眉,他们的王牌, 在他们脑子里轻而易举能把简小星干翻的王牌,他妈居然出师未捷身先死???!!!这算什么?这他妈是什么见鬼的场面????当然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简小星居然这么凶暴!!

    她是故意的,虽然不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简小星绝对是故意的, 听听她说的话!!偏偏他们还没办法,只能忍着,憋屈到不行!

    “不愧是‘小怪物’, 真有你的, 让我们大开眼界了。”何安咬牙切齿地说。

    简小星:“这只是意外, 赛车运动常见的意外事故而已。”

    “希望有机会能跟你跑一圈,想必一定受益匪浅。”

    “互相学习互相学习。”简小星的表情,怎么看都像不久前何安那让他们感觉极度不爽的憨厚老实无害脸。

    我艹!!

    等消防车和救护车来了又去,讨厌的国王车队四人组终于从眼前消失了。

    简小星发泄了一顿,心情总算舒畅了一点,她没有瞧不起死亡赛车手,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谁也管不了也没有义务去管,只要不给别人带来麻烦,他们可以玩弄自己的生命,可以在平等条约下玩弄和他们的同类的生命。但要是这么随便把别人的生命也当成玩具,用那些卑鄙的手段,毁掉无辜之人的人生,那他们就是垃圾就是毒瘤,生活在下水道里的老鼠,不打算全身消毒,就不要带着一身细菌出来祸害别人。

    在那一刻,李子扬那个讨厌的人就和她的父亲重叠在了一起,被卑鄙的、毫无羞耻心和良心的人,以堪称可笑的理由使用卑鄙手段毁掉了梦想夺走了荣耀,她无法视而不见。更不用说她基本确定昨天晚上那个人跟他们是一伙的。

    吐出一口郁气,转头,就对上了熟人们一双又一双的诡异目光。瞬间吓一跳,“干嘛?”

    曹鹤后悔刚刚没用电脑去拍下这段,实在是他也想不到简小星会来这一出。他很在意一个问题,立即问:“你刚刚真的用手帕蒙眼睛了?”

    “当然。”因为有这条手帕,才能让眉眉瞬间产生巨大压力,她是死亡赛车手,确实是在刀口上生活的人,但正所谓横的怕不要命的,蒙上眼睛的简小星和她一比,显然简小星才是不要命的那一个。

    “那你怎么能知道她的躲避方向?而且时间上估算得也太过准确了。”不说她的技术,就单是时间的判断上就实在是精准到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以她们当时的速度,早0.1秒或者晚0.1秒她都不可能以这么流畅的真实的意外感和眉眉撞在一起,因为她的那一顶一撞,眉眉的脚才会被夹住,否则也就是车头撞瘪而已。

    曹鹤这么一提,其他人也纷纷好奇地等候着答案,然而简小星却冷酷无情地说:“你们又不是我队友,我干嘛要告诉你们?”

    “……”简直是塑料花一样的友情了。

    捷豹车队和扬帆万里车队原定的比赛还没开始就夭折了,红星车队的集训也只能暂停,因为山上那滩机油很碍事很危险,必须得先去处理干净才可以。

    折腾到中午,简小星打电话给洛茗芩,结果洛茗芩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胃不舒服,看来是不能一起吃午饭了,于是就带双胞胎去封神集团找封棠吃午饭。

    此时从双胞胎的眼神里已经完全可以看出简小星在他们心目中地位的变化,大概就是如果老师让他们以“我最崇拜的人”为主题写一篇作文,他们的题目会是《我的嫂子》这样的变化。

    “哥哥哥哥,嫂子实在是太酷了,太酷酷酷酷了!”

    “还用你说。”封棠理所当然地说,眼睛在菜单上都不带转移的。

    “她是全世界最酷的女人……呃……可能比起外婆还差那么一点点点点。不过已经足够了。”虽然与其说外婆是酷,不如说是可怕更多一点,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酷和可怕是相通的。

    提到这个,洛茗桑开始担心起来,托着漂亮的小脸看着封棠,忧心忡忡地说:“外婆会喜欢嫂子吗?如果不喜欢怎么办?她会像要求舅舅跟他女朋友分手那样,要求哥哥跟她分手吗?你们会结婚吗?”

    “不,我不喜欢这样。等我可以考驾照了我还要嫂子教我开车呢!”洛茗伊一着急,中文都不说了。

    封棠动作一顿,嫌弃脸,“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多管闲事,既然那么闲就回去上学。”考个驾照还想要世界冠军教,怎么那么能呢?

    洛茗伊:“可是我们才刚来,而且我们还想看一场嫂子的比赛,看她把那些讨厌的人打得屁滚尿流。”

    “讨厌的人?”封棠想起了昨晚的事,简小星气到睡梦里都在报仇,那可是个小暴脾气,难道这么快就遇上了?

    双胞胎立刻叽叽喳喳地说起上午的事,简小星那场的重中之重,她是全场MVP,实在的太酷了。

    等去洗手间的简小星回来,就见封棠眼神危险地看着她,身上寒气一阵一阵的,瞬间小心脏一抖,再看双胞胎乖乖坐在那里,看她的眼神带着点儿歉意,好像在说“抱歉嫂子,我们好像给你惹麻烦了,哥哥很生气”,在封棠面前本来就是个怂货的小怪物立刻怂了,声音和眼神软了起码五个度,“干、干嘛啊?”我又做错什么了?这么吓人,要不是还要在两个小的面前维持点高大形象,差点都要捏耳垂找键盘跪下了。

    “蒙着眼睛跟人玩车头对撞?好玩吗?”封棠本来是很放松的心情的,听到双胞胎说到车头对撞那里脸色就臭了,他以前见过人家玩这种游戏,玩的还是两个富家子弟,胆子比天大,谁都不愿先躲开,结果两辆车就直直地撞在一起,当场车毁人亡。当时他就觉得玩这种游戏的人简直就是智障,为了一时意气、一个玩笑去死,死得毫无意义无语至极。而现在,他的女朋友居然跟人家玩这种拿生命开玩笑的游戏不说,还蒙着眼睛?一开始就没打算躲?万一对手也没躲开呢?他就要失去他的女朋友了?

    如果不是还有两个小的在这里,封棠当场就要把他的大脸怪抓过来揍一顿屁屁了,一顿大概不够,要两顿才可以。

    简小星坐他身边,赶紧给他解释,“实际上我这样做才是安全的啦。在这种游戏里,谁都会心存对方会先怂了躲开的侥幸想法,这样一来很容易出现最后谁也没躲开的惨烈局面。但是我一遮上眼睛,对方就会知道我绝对不会躲开,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撞上对方。对手只要不是真的想跟我一起死,就一定会躲开啦,这是心理战术,心理战术啦。”

    封棠当然猜到遮眼睛是为什么,不过很多时候知道是一回事,对这件事情本身的不满是另外一回事,“万一对方还真就是想拉着你死呢?”

    “那我就躲开咯。”

    “小姐,你遮着眼睛呢。”

    “我没遮很严实啊。”

    “……”

    “要不然你以为我开天眼啊,真的不仅能估算出她什么时候躲开还能算准她躲开的方向和角度,然后追着捅她的屁股?”简小星轻松地说,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里是小狐狸一样的狡黠。

    饶是封棠,都一时失语了。他看着简小星,好一会儿,控制不住地笑了,那一刹那简直像夜空上的星星都亮起来了,“我真是服了你了……”

    糟糕,这家伙太狡猾了,狡猾得可爱得要命。

    “嘻嘻。”

    而捷豹车队那边,曹鹤在饭桌上都在百思不得其解,“简小星怎么能遮着眼睛把时间估算得那么精准的?虽然出色的车手都有不用眼睛看路而是用心看的能力,闭上眼睛也能凭着对赛道的记忆和车子传来的震动知晓现在到达哪个位置,可就算她推测出国王车队那人会往哪个方向躲,也不能算得那么精准……”

    “但是她就是做到了啊。”周佳彬戳着碗里的米饭说,垂着眼睑口气有些低落,简小星好像每一天都在进步,他怎么追都追不上,天才和天才怎么能有这么大差距呢?他现在听到别人说他是天才他都觉得羞愧了。

    “不,这不可能。她肯定做了什么,我一定忽略了什么。”曹鹤那颗IQ高于普通人二十个数值的大脑高速转动着,他想了很多复杂的东西,复杂到简小星知道了都会赞叹不愧是曹鹤,然而聪明人往往总会把最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所以曹鹤想了半天也想不到答案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简小星一开始就没把眼睛遮严实,不是算的,是直接用眼睛看的。

    简小星一边吃饭一边给李子昂发信息,李子昂到底是心软,还是去医院看李子扬了,所以她问他李子扬的情况。

    李子昂发了语言过来,“有点严重,两只脚都骨折了好几处,尤其是脚趾,碎了好几根,而且有神经被压坏了,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得坐轮椅,至于还能不能赛车……只能看他最后的恢复情况了。”

    但他们都知道无法继续赛车的可能性很高,因为被压坏的神经能恢复的可能性很低,赛车这项运动对四肢的灵敏性要求很高,否则四肢跟不上车速,一个不慎就会变得很危险,瞿跃阳因为左手无法长时间保持在方向盘上,所以无法赛车,李子扬的脚如果无法灵活地在刹车油门互换,赛车生涯只能就此落幕。

    李子昂声音里有些沮丧,有些低落,有些烦躁,总之很复杂,以前他恨李子扬怕李子扬,现在想到他可能无法继续赛车,又开始觉得同情了起来。尤其是想到李将成赶来医院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的反应,就更加同情起来了。

    简小星听到李子昂那边的背景音有点嘈杂,隐约听到了李子扬的声音,好像在哀嚎,还有李将成的声音,有人在怒骂,有人在尖叫,有人砸东西,乒乒乓乓,乱七八糟的。

    李子昂说:“国王车队的那个眉眉也在这边。我爸也在。”李子扬和眉眉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被送进医院,而且被送去的还是同一家医院,并且都是看骨科,两方人马遇上,会发生什么用膝盖想想都知道,更何况还加上了一个李将成。

    那边双胞胎认出了李子昂的声音,对视了一眼,坐在封棠左边的洛茗桑凑到封棠身边,小声说:“哥哥,跟你说一件大事。”

    封棠看她一眼,觉得熊孩子没什么正经事能跟他说。

    “嫂子的桃花超多,而且都不是烂桃花,全都是好桃花。虽然没你好。”他们今天遇到的,就有三个对简小星表现出了好感,而且全都长得不错,且还不是穷鬼。在今天以前他们虽然觉得简小星不错,但还是有种简小星是高攀了封棠的感觉,毕竟他们家哥哥长得那么好看那么有钱愿意倒贴他的优质女人从日本排到了法国,而简小星那么小一只,什么也没有的样子,但是现在嘛……

    洛茗伊:“哥哥,幸好你下手快准狠,要不然我肯定没机会当未来世界冠军的小叔子了。”

    封棠:“……”

    洛茗桑:“哥哥,你要把嫂子看紧一点,别让她有移情别恋的可能性,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还有,千万要记住别让外婆从中作梗。”

    封棠:“……”

    双胞胎:“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对嫂子好一点,你的脾气太坏了,嫂子脾气好而已,你老是搞人身攻击,要是别的女人早就被你气走了。”

    封棠:“……现在就给我滚回澳大利亚。”

    废那么多话,轮得到你们教他谈恋爱,老子的女人有多优秀老子会不知道?真见鬼。

    上午那么多事,下午简小星又去了盘云山。

    山上的机油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因为是泊油路,总会有残留,但是已经碍不了什么事了。她没有松懈,实际上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她从来没有松懈过。她知道昨天晚上那个人不是眉眉,眉眉的技术跟那人差太多了,也不是国王车队的那另外三人,那个人还没有出现,那个人才是她的对手,而她现在赢不了他,更别说报仇。

    现在赢不了没关系,过段时间也许能赢,过段时间还不能的话,那明年总可以,明年不可以的话,还有后年,大后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他没死,她总会追上去的。她会让他知道,被一头小怪物在后头追着跑的滋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