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3.chapter 23

    接下来轮到谁?所有人都看着何安, 和大家凝重的神情相比,国王车队这三人的轻松的甚至隐隐有愉快之意的表情着实瞩目, 让人感觉格外的不舒服。

    “你们什么意思?现在这种情况谁还有心情比赛?再说之前说过跟你们比赛了吗?”于波很不爽地说。

    何安自动忽略掉后半句,像是没想到他们会因为李子扬出事故就没心情赛车了一样, 一脸惊讶地说:“我是真的没想到,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们心地真好, 还是震惊你们的脆弱内心了。意外事故, 这在赛车界不是稀疏平常的事吗?每年都有人死在这项运动上啊。只是因为一个车手受伤, 你们就会被影响到无法继续比赛吗?你们真的是国内最顶尖的职业车队和职业赛车手吗?”

    大家的脸色更难看了起来,好几双眼里立刻就烧起了怒火。稀疏平常不代表人就要变得麻木冷漠,如果这是在正式的比赛里, 就算是队友受伤,他们也会咬着牙忍着眼泪继续比赛,将队友的那份荣耀也挣回来。但现在是什么情况?李子扬还在山上等候救护车和消防队, 还能笑嘻嘻地挑衅他人继续比赛,还是人吗?!!

    “何安,跟他们废那么多话啊,不比就不比, 谁稀罕, 反正李子扬都输了,他们难道还能比李子扬厉害么?”一道娇媚的嗓音,亲昵的撒娇的味道, 说出来的话却是刺耳的。

    循着声音望去, 就见是那第四个国王车队的队员从车上下来了。

    何一心说过国王车队那个叫眉眉的女孩子外形上和简小星相似, 指的是身高和青春感吧。最多比简小星高了两三厘米,骨架纤细,她还穿着一件卡通卫衣,大了两个码,宽宽松松地罩在身上,长及大腿,将她衬得更娇小,两条腿上穿着白色的长筒袜,拉到绝对领域,配上学院风的小皮鞋,再扎着个丸子头,看起来就是一个青春无敌的美少女,清纯中透着一股甜美的诱惑。

    她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才下车,应该是在换鞋。

    这时,曹鹤的电脑里传来了一阵激昂的叫骂声,是通过李子扬车上的感应器传来的。

    “我艹他妈的,这是机油!!”

    “这里怎么会有机油?我们下来的时候明明没有。”

    “leader的前轮上有沾到!该死,是这摊机油害了他!”

    机油所在的位置很微妙,处于车子即将进行入弯动作但还未开始的微妙位置,那个时候很多车手的注意力都会下意识地集中在过弯上,视角上会出现死角。可以想象到当时正在以高速向下冲的李子扬,前轮猛地碾上那摊机油,车子瞬间打滑失控,眨眼的功夫就狠狠地撞在了弯道护栏上,整个车头因为冲击力过大而向内凹陷,车尾翘起,立刻压住了李子扬放置在油门刹车上的双脚。甚至连护栏都被撞得往外凸出,螺丝钉都崩出来,那截护栏摇摇欲坠,再经受不起一次小小的冲击。

    那阵叫骂很大声,足以见扬帆万里车队那群人的气愤,现场不少人都听到了。

    于波回想了一下,在李子扬决定和眉眉比赛后,他就停止熟悉山道了,当时山道上国王车队的人和扬帆万里车队的人一起在上上下下自由驾驶地熟悉赛道,那个国王车队的眉眉说对上坡赛没兴趣只比下坡,李子扬个性高傲没兴趣跟女人讨价还价,自然同意。等他们认为已经足够,比赛预备开始的时候,山道上的其他人才陆陆续续下到山脚下来,当时的排序是怎么样的来着?

    于波脑中一根弦猛地被弹了一下,猛地抬眼看向国王车队那几人,“是你们!最后下山的人是你们,你们倒了机油设下陷阱让李子扬出了事故!”

    在场的人早就在怀疑李子扬怎么会输,就算输也不应该输得那么难看那么惨烈,现在听于波这么一说,一个个脸都青了。

    “喂,这位小哥,你怎么能空口白牙污蔑人呢?这事可不是说着玩的好吗,要坐牢的啊!”何安立即反驳:“路上有机油不是很平常的事吗?也许是谁的车漏出来的呢?我们眉眉也是用一条赛道啊,怎么她就没去踩一脚摔跤一脑袋撞上护栏把脑袋撞破?李子扬自己没有专业赛车手的素养,没有足够的判断力避开危险品,就说我们故意倒机油害他,你们可不能仗着自己是名人粉丝多就欺负我们这些小人物。”

    这话简直就是狗屎,都是专业的车手,谁的车子出了毛病会感觉不到,还漏机油!就算真漏机油,行驶的车子漏出来的也不可能就那里一滩!如果何安不说这话他们可能还无法确定,他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确信了。可是盘云山山道上没有监控,他们既然敢这么做,恐怕就不怕被人抓到尾巴。

    实在是太卑鄙了,简直是打破在场两个车队的人的底线的下作和冷血,怎么会有这种人?确实如果李子扬保持有正常水准或者心态稳一点的话,以他的能力和丰富的经验来说不可能会出现这样惨烈的后果,但你卑鄙不卑鄙,不是看别人有没有中计的,这也不是什么无伤大雅的合理竞争手段,这是谋杀!

    这几个人他妈是怎么回事?!在场的正常人们脑子里的草泥马都无法抑制地一阵疯狂咆哮,难以置信且愤怒地看着他们。

    救护车和消防车鸣笛声越来越近了,很快从他们中间穿过,上了山,一阵喧嚣过后,现场静得落针可闻。

    “无聊,一点小事大惊小怪,这么怕死,玩什么赛车,回家打游戏就好啦。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何安,莫其,丹西,走了啦。”眉眉一脸骄纵地说,那种神态和口气放在其他的情景、其他的话题里,可能会让人觉得很可爱,然而现在只让人觉得是对生命的极尽藐视。

    “既然你这么说,那好,我来。”和那矫揉造作让人反胃的甜美女声不同,这次响起的是一道清亮的没有经过加工的女孩子清亮悦耳的声音。

    “喂!简小星!别冲动!”众人一惊,纷纷看向简小星。他们被他们的卑鄙惊呆过后,就猜测他们会不会是那些见不得光的死亡赛车手,有李子扬的前车之鉴,又是经验丰富的车队不是莽撞的新人了,大家都很谨慎,再生气也不会逞一时意气,就算真有冲动的,也会被其他理智的队友拦下。然而他们却忘记了,这支红星车队组建还不到一年,队员基本上也可以说全都是新人。

    然而他们看向简小星后,又是一愣,明明简小星看起来冷静得要命,可他们的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这头小怪物气爆了。不是他们能拦得下来的。

    “哇哦,还是有敢玩命的嘛。”眉眉瞬间眉开眼笑,“我国史上第一位女性赛车冠军,果然非同凡响,你说,你想怎么玩?”

    “现在山上消防员叔叔们正在忙着把车子锯开把李子扬弄出来,路被堵住了,等下他们下来我们也不好堵在这里妨碍人家工作,不如正式赛过几天再来,现在来个开胃小菜吧。”简小星表情平静口气也很平静地说。

    眉眉先是皱眉,然后是好奇,“怎么个开胃法?”

    “你刚刚说,这么怕死玩什么赛车,不如我们就来比比谁的胆子大一些好了。就车头对撞这个游戏怎么样?”

    车头对撞这种小游戏在死亡赛车界和黑市赛车赌博市场都过时了。眉眉嫌弃地皱了皱鼻子,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就随便玩玩咯,反正只是不用一分钟就能结束的开胃小菜,美味的大餐总是值得耐心等待的,老板让她学了简小星那么一段时间的技术,她总得在比赛上用上,表演给老板看才行,相信那时候简小星的表情也会很有趣吧,明明是自己的技术,却被占为己有,占为己有就算了,还被升级改良将自己打败了。

    不过,跟一个死亡赛车手比胆量,真搞笑,像他们这种因为有赞助商大把大把地给钱花,所以安心地整天把梦想挂嘴边,追求什么速度与激情的热血白痴,懂什么叫赛车就是玩命就怪了。

    车头对撞,就是两辆车拉开一段距离,然后车头冲着车头冲向彼此,谁先怂了躲开谁就输的游戏。

    简小星的车和眉眉的车在直线上拉开了100米的距离,发动机声浪一阵阵传来,叫围观群众心跳紊乱,比当事人还要紧张。

    刚刚还觉得很嫌弃,现在倒是觉得有趣起来了。眉眉听着引擎声浪,让它发出一声比一声急切的吼叫,像是急不可耐地想要朝猎物扑上去的鬣狗一样。她等不及看到小怪物被吓尿,吓得狼狈躲避的样子了,肯定很搞笑,当然,最好她别躲太快,让她的车头能吻上她躲避不及的车尾,叫她原地旋转,像个滑稽小丑一样引人发笑。

    瞿跃阳站在路中间,抬起胳膊,看了看左右两边,胳膊挥下,开始!

    两辆车子同一时间踩下油门冲向了彼此,一百米的距离对于两辆车子来说五秒钟都嫌多。她们速度越来越快,距离也越来越近,笔直的公路上,两辆车子像是不要命了一样车头对着车头冲向了彼此。

    围观的人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车距只剩30米了……20米了……10米了……

    眉眉心想,简小星差不多该躲了。

    然而简小星没躲,她眉头皱了皱,握紧了方向盘,死死踩着油门,她果然胆大,哼,但那也只是装腔作势,等一下还不是要屁滚尿流地逃走。

    然而车距仅有5米的时候,简小星的速度仍然不减,眉眉心里突然突突两下,直到再近一点点,她突然惊恐地瞪大眼睛:她看到对面冲过来的那辆车里,挡风玻璃后面的简小星,眼睛蒙住了!!没有错,简小星的眼睛上绑着一条蓝色的带子!!!

    这个疯子,她居然蒙着眼睛玩车头对撞!是根本就不打算躲开!不要命了!!

    车距眨眼仅剩不到半米,看起来即将狠狠撞上,已经没有躲避的余地,过于紧张的双胞胎和刘浏吓得捂住了眼睛不敢看,紧接着预想中可怕的撞击声响起来了。

    “嘭”的一声巨响,让他们身体都跟着颤了颤,紧接着就是刹车轮胎的嘶吼尖叫,身边亲眼所见这一幕发生的人发出吓了很大一跳的声音,倒抽冷气的声音一阵又一阵,然后又寂静无声起来。

    两秒钟后,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入目的场景让他们目瞪口呆。目瞪口呆的并不仅仅他们三个。

    这是怎么回事?难以置信,刚刚发生了什么?

    只见不知道为什么,眉眉的那辆车子车头竟然撞在了护栏上,整个车头瘪了进去不说,她的车尾还高高翘起,简小星的车头正在它的下面,使它看起来像一只被掀得快要倒立却下不来的甲壳虫。

    眉眉脸色苍白,被压住的双脚传来的剧痛让她冷汗唰唰冒出,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她恍惚地想刚刚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刚刚那一瞬间发生得太快了,快到所有人的肉眼都没办法看清楚每一个细节,等回过神来,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如果有人站在绝妙的位置,录下录像,慢慢地回放,就能看到当时眉眉在千钧一发之际,猛打了方向盘,率先躲开了。因为时间紧迫,甚至都没有踩刹车的时间,太着急,轮胎打得太过,以至于躲开简小星的同时几乎转了九十度,车头面向了护栏冲了过去。而在眉眉躲开的瞬间,明明已经蒙住眼睛,不可能知道现在什么情况的简小星就好像是估算错了时间,紧随在眉眉之后也猛打了方向盘想要躲开前面看不见的敌人,而且打的还是和眉眉同一个方向的。在眉眉车头撞上护栏的瞬间,车尾微微跳起来的时候,简小星的车子撞了过去,用了之前从陈律那里学到的顶别人车的技术2.0升级版,再加上逐月汽车安全稳重的车头,轻而易举就将对方此时重心在车头导致车尾很轻的车身拱起,再用力压近车的前半部分,现在这个局面就形成了。

    而这一系列动作,不过是花了短短三秒钟不到。一切看起来那么完美无缺,像是一场意外事故,更有趣的是,这段公路没有监控。

    好一会儿,观众们终于反应过来,冲了过来,简小星的车子也缓缓地往后退,眉眉的车子哐当一下落下来,砸得粉尘像浪花般炸开。

    简小星推开车门下来,手上还抓着那条蓝色的手帕,走到眉眉车边往碎掉的车窗里看,表情有点儿慌张,十分紧张地问:“没事吧?我蒙着眼睛没看到,再加上脚滑了一下手滑了一下,没想到居然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真是太抱歉了,吓死我了,我不是故意的,这只是赛车运动中常见的意外事故。”

    说完又看向脸色难看再也笑不出来的何安三人,神色诚恳,“是不是得再叫一次救护车和消防车,眉眉小姐和李子扬先生一样倒霉,因为意外事故被夹伤了脚呢。”

    眉眉趴在安全气囊上,手指无法控制地微微抽搐着,背后一片冷汗,脸色青白交错,唇瓣都颤了两下。她、她怎么敢……

    简小星朝她露出一个担忧的笑,眼里没有温度。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