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1.chapter 21

    没有犹豫, 不理会洛茗芩的惊呼,简小星立即踩下油门加速。身为一个专业赛车手, 她能看出一辆车子散发出来的气味,能很快分辨出声浪里隐藏的语言, 是温和无害的、不怀好意的、是垂垂老矣的,还是具有攻击性的, 而那辆车子, 让她感觉到危险。

    那辆车子果然在简小星加速后也加速了, 并且以一种专业赛车手才有的速度追了过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洛茗芩一手抓着坐垫一手抓着头上的扶手,瞪着眼睛看着前方飞逝的一帧帧画面, 尖叫不已,头发凌乱,神情癫狂, 很快就白眼一翻,晕了过去,可以说形象全无了。

    简小星皱着眉,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 后视镜内, 那辆车子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与她拉近距离,她在全力上坡,可对方居然能追上, 并且显得游刃有余, 这在简小星的赛车生涯里是前所未有的, 即便是不久前的陈律竭尽全力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知不觉中收紧了起来,现在那辆车子和自己都在内线,速度也还没到达极限,简小星当机立断决定扭转车头下山,这么想的同时她就这么做了,油门一松方向盘一拐,车子后摆狠狠一甩,后轮摩擦过地面,发出剧烈的声响,而那一瞬间,那辆陌生的车子车头几乎差点吻到简小星的车身,但简小星就像滑不溜丢的泥鳅一样,瞬间逃脱了。

    简小星眨眼从上坡转向下坡,那辆车子没想到简小星突然转弯,慢了小半拍,但也立刻在前方绕了一个半圈,转头又追了过来。

    上坡时的情景再次重演。

    盘云十六拐,左弯、左弯、右急弯、左弯、左急弯、右急弯、右弯……

    两辆车子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在漆黑的山道上以疾风骤雨般的速度你追我赶,远光灯才刚刚打出,车子就已经近在眼前,带起的风比山风还要冷厉。

    好、好快……好快!怎么做到的?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贴近自己的车尾的车子,简小星内心巨震。在这么多年里她不是没有输过,她虽然是天才,但也不是一蹴而就,她付出的汗水比普通人还要多得多,她品尝过败北的滋味,只是那已经是几年以前的事了,去年她出发来寒城,便是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准备,相信并且确认自己已经到达国内一流水准,连李青廷都不一定能赢她。

    然而现在这份自信遭受到了狙击,巨大的压力像五指山一样压来,这是怎么回事?这种焦躁的强烈的不安感?她的额头冒出了汗水,简小星几乎不会在比赛中流汗,尤其是这么短的赛程里,越是激烈的比赛,她越是能够冷静,可是现在她的手心里都是汗。那辆车子直至现在都还以一种相当沉稳的姿态在追赶她,而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追赶的疲于逃命的小鸡崽一样。

    还有两个弯道就到达生态园入口了,他大概在下一个弯道就要超车了。

    简小星预感得没有错,在那一个弯道他确实超车的,但奇怪的是他没有完全超,而是和简小星平行前进,简小星正疑惑,那辆车子突然朝自己逼近了过来,就好像撞过来了一样,简小星下意识地躲开——

    “嘭!兹——”猝不及防,车身和山道外围的护栏撞在了一起,剧烈摩擦声格外刺耳,甚至能看到那摩擦部位瞬间四溅的火花。

    简小星瞬间心疼,立刻将车子和护栏分离开,却惊惧地发现那辆车子居然紧紧地压在了自己边上,他和护栏一起,几乎车身贴着车身地将她禁锢在这条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行车线上,她根本无路可逃,她几乎是被挟持了。

    一直到达生态园入口,简小星的车子停了下来,那辆车子没有停下,从她身边滑过去,飞快地远去,消失在视线之中。简小星坐在车内一动不动。

    洛茗芩突然醒来,猛地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脑袋探出去:“呕……”

    哗啦啦……哗啦啦……

    ……

    洛茗芩就像昨天晚上的双胞胎一样,从车内爬出来,跪在地上一阵呕吐,不愧是三姐弟,姿势简直一模一样。

    简小星推开车门下去,站在洛茗芩身边,看着自己的车子,在那边等候着的周启跑过来看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卧槽!这是怎么了?!”

    只见右边车身侧面一大片的剐蹭痕迹,从车头到车尾,十分严重,车头部分甚至凹陷了一部分。可以说是受伤惨重了。

    周启连忙询问简小星有没有事,简小星说没事,口气平静到有些不对劲。周启没那么了解简小星,所以没察觉,他的注意力又转到了洛茗芩身上,看她呕成这样,摇头,你说你一开始何必呢?

    简小星给伊超群打电话,让他派人过来把车运去工厂检修,自己步行着回去了。

    这时周启终于发现了简小星的不对劲,给封棠打了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

    封棠出来接人,远远就看到简小星一边走一边在擦眼泪的样子,长腿大步迈动,几步到她面前。简小星眼睛湿漉漉的,眼睫毛也湿漉漉的,眼角还挂着豆大一滴泪,看起来很可怜,然而她的唇瓣紧紧抿着,眼里却有怒火熊熊燃烧。不像是伤心难过,倒像是在生气。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她看到封棠,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带着鼻音,显得奶凶奶凶的:“居然敢把我的车搞成那样,我要、我要把他五马分尸!!大卸八块!!”

    此仇不报非女子!简小星做梦都会记得那个混蛋一路将她逼向护栏,让她的车子跟护栏一路擦出火花的场面,那阵刺耳的声音简直就像车子在痛叫在哀鸣!车子是车手最亲密的伙伴,最好的朋友,是车手的半身!对一个赛车手的车子下手,而且还使用这种手段让人没证据没办法找他赔钱,这个亏吃得她肺都要炸了,不可原谅,她一定要报仇!不行了,实在太生气了,气到眼泪都掉下来了!

    封棠微微愣了下,随即真是又心疼又想笑,又想把她揉吧揉吧揣胸口里去。

    “在此之前,你先把你的鼻涕擦一擦。”封棠大爷习惯性嫌弃她。

    “嗯……可是我没有带纸巾,把你的手帕借我一下。”

    “脏死了。”

    “就用一下下就还给你啦。”

    “……”

    回到别墅后,简小星去洗澡,封棠打电话让周宁去查监控,盘云山上是没有监控的,不过生态园门口有,和面对简小星时不同,讲电话的他面色冰冷,眼神阴郁。

    简小星很关心她的车子,洗完澡出来就打电话给伊超群问情况。

    “车架有轻微变形,避震器有点受损,轮毂擦伤需要重新动平衡,正在检查发动机舱里面有没有零件损伤……”伊超群显然也被车子剐蹭到这种地步吓了一跳,虽然说他们现在有赞助商,一辆车坏了还会有新的车,但是身为改装车赛车手,用的车都是要改装的,一辆车改装下来耗费人力物力都不少,再加上车手和它渐渐磨合熟悉到使用自如也是要时间的,哪里是说换就换的,真正的车手都把车子当成伙伴来珍惜爱护的。所以简小星这辆车是修一修继续用的,而不是直接换一台。

    听着伊超群的话,简小星差点又要气炸了,怎么会有那种人啊!她只要想想要是现在还是自己一个人四处打工赚钱买零件亲自改装车子的时期,被这样搞一下,多少年的辛苦都白费了,更别说还有对车的感情,而那人就这样扬长而去,简直就是恶霸!想想都恨不得打爆他的狗头!

    伊超群问是怎么回事,简小星说在盘云山上遇到的一辆奇怪的车。

    “是一辆四驱车。车技很了得,全程进行了有四次漂移。”

    四驱车即是四轮驱动,市面上目前只有三种汽车驱动方式,前驱、后驱和四驱,各有各的优点和缺点。众所周知,四驱车是漂不起来的,简单的说,漂移就是利用轮胎的打滑来进行的,而四驱车因为四驱动力系统的缘故,在车胎打滑的瞬间就会开始驱动前侧车轮,因为车前方的抓地力变强,车子会很快停止打滑,根本完成不了漂移动作。一般来说四驱车过弯都是抓地过弯,以超强的抓地力著称,在不看车手的情况下,四驱车普遍被认为比前驱车或者后驱车更快。

    但车子的主宰是车手,也有车手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拥有足够的技巧,即便是四驱车也可以漂起来,简小星就曾经试过用四驱车进行漂移,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学会怎么四驱漂移,结果发现用四驱车漂移根本就是一种浪费时间的炫技,也浪费轮胎的抓地力,四驱车就是得用抓地过弯最快。

    也就是说,今晚追赶简小星的那个人,用四驱漂移展示了他超高的技术,同时用那几次漂移来浪费时间和轮胎,却仍然能追赶得上简小星。

    伊超群闻言一惊,现在的赛车界内,竟然隐藏着这样的高手?还是说,是像扬帆万里车队的那群人一样,是从国外回来的高手?

    简小星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

    “小星,你要小心,有人冲着你去了。”何一心不久前才在耳边跟她这样说,“那些人,要求我全程模仿你的技术跟他们比。”

    “为什么?”简小星很震惊,自己得罪谁了?为什么要找她麻烦?扬帆万里车队……算了,扬帆万里车队不算,人家一开始也没把目标定在红星车队,是简小星去截胡的。所以难道是因为她一个女人拿了全国冠军奖杯碍着哪些人的眼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妈得多直男癌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感觉到了,那些人的手段……不像正常的职业车手。有几次我甚至觉得他们是想要我的命。”

    简小星一愣,立刻就明白了何一心的意思,她说的是赛车界最黑暗一面里的死亡赛车手,为了金钱自愿成为他人手中的傀儡,藐视生命,车子成为了他们杀人的工具,每一个死亡赛车手都是杀人凶手,但因为善于藏头藏尾,而免于牢狱之灾,这种比赛也因为有错综复杂的富贵名流参与其中,所以屡禁不止。

    简小星想到了她很欣赏的罗曼,像罗曼那种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参加死亡赛,但从没有在比赛中使用卑鄙手段将对手置之死地的死亡赛车手是很稀少的,有她那样技术的人没有她那样的善良,有她那样的善良的人没她那样的技术。

    “还有,他们开的都是四驱车,队伍里有一个女车手,他们叫她眉眉,外形上跟你有点接近。她有和我很像的能力,但比我的更厉害,像升级版的,我只是像一个系统安装了一套软件,而她能给软件升级和补丁。比赛过程中她也模仿了你的技术,结果让我惨败了。”何一心继续透露让简小星震惊的情报。

    死亡赛车手都是亡命徒,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残酷的环境所以催生出了一些不得了的怪物,他们本该在黑暗面生存,跟他们这些为了荣誉而战的职业赛车手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却跑到人前来了吗?

    “还有,他们有一个教练,全程在车里我没看到,感觉很神秘。他们对他很恭敬,也让我感觉很危险。我的情报就这些了,你自己要小心,如果这群人去向你们挑战、请求和红星车队开展交流赛什么的,你应该立刻就能知道是我说的那些人,最好不要应战,他们想要的恐怕不止是赢。”

    何一心说的让简小星心惊,再想想刚刚被逼着往外靠,如果没有护栏,如果那人真的是死亡赛车手真的是想要人命,搞不好是想把她逼得从山道上摔下去?

    简小星仿佛陷入迷雾一般困惑,一支死亡赛车手队伍?可是为什么要针对她?

    “他们和你退出赛车界的关系??”

    “实际上我要退出赛车界的理由与他们也没多大关系,他们只是刚好在那个时候出现而已,虽然跟他们的比赛让我一条腿骨折了。我只是在某人的帮助下,看清了一点东西,想要去追寻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我应该会去国外走走。小星,你要加油,你是我们三人中最纯粹最执着的那一个,以前的事真的对不起。我会在世锦赛决赛的那天去柏林,去现场,去见证你拿到冠军奖杯的那一瞬间。再见。”

    连同朋友离别的惆怅都来不及维持多久,那些人就出现了,真是始料未及。

    考虑到死亡赛车手的那种种做派,简小星跟伊超群说了,并且让他转告刘浏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外出要小心,有人挑战别应下。伊超群比她更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不会疏忽。

    与此同时,寒城火车站内,一列火车驶入了站台,一个戴着墨镜,头上缠着围巾,身材高挑的女人,拎着一个小皮箱下来了。她抬起手微微拉下墨镜,从衣袖里露出来的肌肤全是烧伤痕迹,而墨镜被摘下后,露出的是一双颇具辨识性的丹凤眼,眼神里射出的是冷酷的带有攻击性的眼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