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20.chapter 20

    简小星听到洛茗芩说出那句话后, 脑子里想的是:她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明明已经见到过洛茗伊和洛茗桑吐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居然想挑战吗?不过也有可能洛茗芩其实是高手?简小星这么想着, 刚准备提速,就听到洛茗芩很快地说:“我有话跟你说, 请开慢一点。”

    原来想体验一下全国冠军的车子什么的,只是跟简小星独处的借口。

    简小星渐渐放松油门, 竖起耳朵, 好奇洛茗芩想跟她说什么。

    天色已经暗下, 山道两旁幽暗无光,寂静无声。洛茗芩看着简小星,身前的手一度握紧, 她知道自己是在自找难堪,事实已经如此,她再怎么不服气不甘心也没有用, 可是有些话,她实在是不吐不快。

    “简小姐……”

    “叫我小星就可以了,不用那么客气。”简小星说。

    洛茗芩有点气,觉得她这是在表现她跟封棠的亲密, 在炫耀她可能会跟封棠缔结亲密关系, 会和他们成为一家人。所以她才不要叫她的名字。

    “简小姐,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她一脸端正严肃,嘴唇倔强地抿成一条线, 口气也有些咄咄逼人。

    简小星愣了下, 点了点头, “你问。”

    “你知道以你的条件,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豪门主母的吗?”

    简小星并不是很意外,她心想,来了,来自豪门大家的诘问和挑剔。她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了,那位老夫人都不喜欢她,这位远道而来的表妹代表他们过来给她下马威或者敲打她也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说起来刚跟封棠交往的时候,她还幻想着可能哪天会有人约她到咖啡馆,然后拿出五百万的支票让她滚蛋的情景呢。

    “你的意思我知道,”简小星说,“但是能不能详细说明一下,成为豪门太太的必要标准是什么?”

    “就算只是一般的富豪,他的太太也应该具备不错的社交能力,在打理好家庭之余还能够和他的生意伙伴或者未来生意伙伴的内人周旋,更不用说封家这样的名门。封家目前只剩下了封棠一个人,支撑一个集团很辛苦,他未来的另一半的家世即便是不能为集团锦上添花,她个人也必须是能够给他提供助力的人。也就是说必须是一个高学历、高情商、能够全心全意为他奉献的人。如果你以为可以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嫁入豪门后就是过着米虫一样的轻松日子的话就太天真了。”

    简小星听着,过了个小弯,换了二档往上爬坡,觉得洛茗芩说的挺有道理的,“总结来说,就是要是个能够在事业上帮到他的人嘛。”

    居然是那么轻松的口气,她难道不觉得羞耻吗?高学历、高情商、能够为封棠全心全意奉献,她能做到哪点?她一个被封神集团赞助的赛车手,和她的车队每天都只会花钱如流水。洛茗芩下午稍微跟周宁了解了一下红星车队的花销,就说轮胎吧,他们使用的轮胎最便宜的也要五百一个,而他们每天每人平均就要消耗五六个,再加上油费、日常替换的零件、一些昂贵的改装组件……还有聘请的专家、技工、工程师等等的工资,加起来每个月都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就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也养不起这样一支车队。而这些全都由赞助商承担,并且还要给他们提供车子使用。

    可红星车队参加一场赛事,能赚到的奖金和他们一年下来的花销相比简直杯水车薪。如果没有封棠,红星车队早就不存在了。简小星能干什么?她只是单方面地享受封棠的付出而已,能怎么回馈?洛茗芩咬了咬下唇,正要说话,就听到简小星开口了。

    “洛小姐不关注赛车的话,确实是不太明白一支优秀的、有人气的职业车队,对于一个汽车公司的意义的。”简小星口气平和,仿佛洛茗芩的话并不能在她心里掀起什么波动,“简单地说吧,去年逐月汽车成为我们车队的赞助商后,一个秋季赛结束后,我们驾驶的那款车市场成交量提高了约……呃几个百分点来着?总之,虽然那个季度里我们花了封神集团一千万,但给他们赚回了两个亿,抢回了一些原本被别的品牌抢占的市场。特别说明,我的那场决赛结束后,订单再攀高峰,大概又多卖出了几百台吧。这应该也算是在事业上帮助了封棠了吧?也不一定一定要在内宅和其他夫人们打牌逛街开宴会周旋笼络不是?”

    洛茗芩愣愣地看着简小星平静的侧脸,微张着嘴巴,一时失语。好一会儿后,她的脸颊涨红,感觉自己像是被打了一巴掌,简小星说的话,显得她刚刚所说的、她一直以来所以为的事是那么的眼界狭窄,衬得她那么小家子气。她有些羞耻,有些恼羞成怒。

    “可是你成天不着家!你每天跟你的队友们一起,以后还要世界各地飞,参加各种各样的赛事!你根本、根本没办法照顾封棠!他要是突然生病了呢?他要是突然觉得很累需要一个肩膀呢?他要是突然很想要一个孩子呢?他要是突然想吃一顿充满家的味道的晚饭呢?你能保证自己一直在吗?”

    “我不会世界各地到处飞的,虽然也会去国外参加一些感兴趣的赛事,但是我的目标是世界冠军,拿到冠军奖杯后,我就会放缓脚步的。至于其他的,封棠并不是小孩子,没有那么脆弱,不需要面面俱到的照顾,我当然不能保证自己一直在,因为我的世界里不止有他,没办法一天到晚围着他打转啊。”

    简小星意外封棠的家人居然对封棠的女人有那么高的要求,高学历高情商还要成天围着封棠打转又当妻子又当保姆还要当事业助手,但还是坦诚地回答她的问题,她诚实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希望洛茗芩能传达给封棠的那些亲人知道,互相了解一下,以免对她有不该有的期待。

    “封棠确实很好,一般女人跟他一起是会很没底气,我也觉得能跟他在一起挺不可思议的。即便如此,我和他的精神也是平等的。我可以为他种下一片玫瑰,花光积蓄送他一颗我能给的最大的钻石,但不可能为他放弃我自己的世界,他可以来分享我的荣耀,可以成为我生命中的荣光,但不能终止我对梦想的追求。你懂吗?”

    简小星很平静地说完,等了好一会儿,没等来洛茗芩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一惊,连忙把车子停在路边。

    洛茗芩坐在副驾驶座上,怔怔地看着简小星,泪流满面,就像遭遇了彗星撞击一般,整个人仿佛都要碎掉了。

    “你、你怎么了?洛小姐?是我不小心开太快了吗?难受?”简小星有点手忙脚乱地找出纸巾,不知所措,自己是说错什么话了吗?怎么好端端的哭成这样?

    结果洛茗芩就像再也憋不住了一样,就像彻底放弃了一样,抓着一大团纸巾掩着脸哭出了声来。

    简小星头皮都麻了,这这这这可怎么办?啊啊啊啊不会安慰人啊!!!她之前安慰被戴绿帽的何晶心,结果差点友尽,这个可是封棠的表妹啊,友尽的话有点糟糕吧……

    最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简小星只好僵硬地轻轻拍着她的背。

    大约过了十分钟,洛茗芩才终于稍微没有哭的那么厉害了,简小星正想着赶紧把人送下山问封棠怎么办,结果洛茗芩解开了安全带,推开车门出去,蹲在了路边继续哭……

    啊……

    简小星赶紧给封棠打电话。

    封棠正在生态园里和双胞胎在体育馆里打网球,二对一双胞胎都没能把封棠打趴下,倒是自己躺在了地上喘着大气。秋奕和周宁他们也在,在隔壁的棒球场里玩,那里有自动投球机。

    接到简小星的求救电话,封棠面上却是露出了笑,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表妹担心,反而说:“很厉害嘛你,虽然腿又短脸又大。”但却有着让人折服的魅力。真是个小迷人鬼。

    简小星很懵逼,完全不知道封棠是什么意思,明明是要他指导该怎么办的,怎么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了呢?腿又短脸又大咋地啦?你还不是爱啊!

    隔壁棒球场里,打击上一声一声,有规律地响着。秋奕和周宁分别握着棒球棍,一边击球一边聊天,“也就是说,终于进入最后阶段,洛小姐该彻底死心了?”

    周宁说:“是吧。”

    “老板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啊。”

    “洛小姐的本性不坏,不是什么心机深沉的女人,要不然老板也不会让她过来。等她自己看明白了,就不会钻牛角尖,能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了吧。”

    周宁算是明白了,这事靠封棠是没办法,封棠以前就拒绝过洛茗芩很多次,但是因为那时他自己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也没觉得洛茗芩重要到需要他去想方设法让她彻底死心,都是不耐烦而她又刚好在眼前晃的时候拒绝、送礼物不收、态度冷淡这样,所以怎么拒绝对于洛茗芩来说好像都不够让她死心,她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而喜欢上简小星之后,洛茗芩没跟封棠再提过这种话题,封棠也不好打个电话过去跟人家说“看到没老子就喜欢这样的”这样的话,显得又没风度又很奇怪。

    “挺好的,要不然我都要觉得她可怜起来了。”再次打出了个安打。

    盘云山上,漆黑的夜色下,蜿蜒曲折的山路像一条巨蛇卧在那里,山风阴凉,树影幢幢。

    没有路灯,唯一的光线是简小星的车子的大灯射出来的。简小星以前自己一个人用幻影般的车速开车上来也没觉得怎么样,这会儿下来倒是觉得有点儿危险了。

    她走到洛茗芩身边,跟着蹲下,“洛小姐,我们先下山好吗?如果实在不开心的话,我带你去酒吧玩?或者去蒸桑拿?眼泪对皮肤不好,对眼睛也不好,我们让水分从身体里流出来,也许就不会从泪腺里出来了呢?”

    洛茗芩没有动,狠狠抽泣了一下,转头用朦胧的泪眼看着简小星,她看到这个不久前还让她满心的不服气的女孩,身上散发着光芒,而这层光芒,是她所没有的。

    洛茗芩被收养的时候九岁,已经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子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很难找到收养人,所以她被收养的时候一度不敢置信。之后在养父母家中也过得有些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得人家不高兴被送回去。虽然福利院里的大家都很好,但她是真的想要拥有一个真正的家。之后过了一年,好不容易终于融入了家庭,养母突然怀孕了,她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她听过很多被收养的孩子在养母怀孕后遭受虐待或者被送回去的案例,养父母不是这样的人,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起来。

    养母顺利产下了一对龙凤胎,洛茗芩看着他们,心想自己必须对他们好,她也只能对他们好,否则别人会怎么说?她只是一个养女而已。怀揣着这份不安,她和养父母一起去日本,在飞机上听说了封棠,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养母说了他的情况,四年前被老夫人从中国带过来的她与前夫的孩子的孩子,情况有点儿复杂,但是无疑的,他是寄人篱下,这让她徒然对他产生了亲近感,就像找到了能够理解她的心情的同类一样。

    之后在那个充满了低调奢华感的日式大宅院里,她和养母一起去找他,走过曲折的回廊,温驯的女佣向她们行礼,养母拉开了一扇门,露出了里面的情景:他手上握着木刀,和一个男人对战,14岁少年有一张非常漂亮,漂亮得很有攻击性的面孔,一头扎成马尾的长发,体格还尚单薄,眼神异常狠厉,动作敏捷出手狠辣,木刀与木刀碰撞发出让人心悸的声响,仿佛有火花冒出。整个人锋芒毕露。

    洛茗芩看得呆愣,觉得除了他之外,整个世界都黯淡无光,而她自己也变得那么灰暗渺小。

    恋爱,就是从那个时候萌芽的吧。

    老夫人明明是个黑道大佬,脸上的每一个褶子都充满了让人不敢直视的严厉,身边却总有一些大家闺秀跟着,后来洛茗芩才知道原来那些小姐是以跟老夫人学插花和茶道的名义被送过来的,为的是竞争她儿子,养母的兄长,未来的家族当家人妻子的位置。她们全都一副低眉顺眼贤惠温柔大和抚子的模样。

    大概是那时年纪小,她们每一个在她眼里都极其美丽和优秀,以至于她的大脑里产生了向她们靠拢的意识,她想她们都这样,可见老夫人喜欢这样的,老夫人当家做主,儿媳妇是谁都由她决定,也许以后封棠会娶什么样的女人也是由她决定。

    于是她也去学插花、学茶艺、学音乐、学着做一个大家闺秀,跟养父母回澳大利亚后她也没落下……每年去日本,她都学着那些大家闺秀一样跟在老夫人身边讨好她,抢过女佣的工作帮封棠端茶倒水只为了和他近距离接触一下,多说几句话。她表现得明显,渐渐的不少人都知道了她的心思,养母欲言又止,跟她说封棠不一样,她没听。封棠明里暗里拒绝过她很多次,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过她很烦,她虽然难过但也没死心,他拒绝她,可是他也没有交女朋友,她也想象不出封棠会交什么样的女朋友,既然如此她就有机会。

    而现在,她明白了,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的妄想,和简小星相比,她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女人,她的世界只局限在一个男人身上,所有的一切规划都是围绕着别人去打转的,没有尊严,没有理想,如果封棠喜欢一个没有自我的女人那也就算了,可是封棠不喜欢。他是个特别的男人,既然特别,又怎么会被平庸的女人打动?

    她终于看明白了,双胞胎说的简小星和别人不一样的意思。

    想到这个,她不由得又痛哭了起来。

    简小星感到头疼,她真的不明白洛茗芩是怎么了。正苦恼着,一束刺目的光从前方弯道口转了过来,直直射来。不知道为什么,简小星神经绷紧,直觉感到有点儿危险。

    两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在山上本来就该小心一点,没有犹豫,简小星拉了洛茗芩一把,“别哭了,有坏人,赶紧上车。”

    洛茗芩哭得头脑很重,鼻子堵塞,耳朵模糊,根本没听清,但还是顺从地跟着起身,被简小星塞回了车里。

    那辆车子已经开到眼前,简小星扣上安全带,放开离合,车子和那辆陌生的车子擦身而过。简小星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见那辆车子的后车灯渐渐消失,微微松了一口气,看向洛茗芩。

    洛茗芩正一边抽噎一边把安全带扣上,不知道为什么,简小星竟然觉得她这样有点可爱,比之前那一天到晚都端着大家闺秀姿态的时候可爱多了。

    准备在前面转弯下山,可下一秒她突然头皮发麻,她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灯光,那辆刚刚与她们插身而过的车子,居然掉头追过来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