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17.chapter 17

    简小星蹲在两人身边,看他们呕得撕心裂肺,拍了拍他们的背,结果吓得两人哭得更厉害了,再也不见之前的嚣张,整个瑟瑟发抖像要被老虎吃掉的小白兔。

    “你们看,这就是司机和赛车手的区别,现在明白了吗?”司机开车只是代步,赛车手开车是玩命,两者可是天差地别的。

    两人嚎啕大哭。

    “要是没明白,我们再来一次?”简小星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呜呜……呕……呜呜不……”

    魔鬼!魔鬼啊!!

    这时阿斯顿马丁远远开了过来,在一旁停了下来,车门被推开,洛茗芩焦急地跑过来蹲在双胞胎身边,“小伊,桑桑,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呕……”

    “呕……”

    双胞胎根本空不出时间来说话,痉挛的胃部将里面的一切东西都往外赶,本来肚子里就没多少东西,吐完之后就开始吐胃酸,胆汁都要吐出来了。这还是双胞胎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晕车,晕得那么严重,第一次又吐又哭这么狼狈。

    洛茗芩太着急,赶过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挤了简小星一下,蹲在地上的简小星因为路面坡度,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封棠走过来把人拉起来,一边嫌弃一边顺手给她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很轻易能改变一个人的,如果不能改变就证明不是爱。可惜总有女人自欺欺人,用他天生如此、本性如此来哄骗自己,告诉自己他对谁都一样。

    洛茗芩也认为封棠永远都会是那个自恋、洁癖、龟毛、阴戾、傲慢的封棠,然而她刚要转头问简小星洛茗伊和洛茗桑是怎么了,就看见了这样一幕。封棠只是弯腰帮简小星拍了拍灰尘而已,却带给了她难言的刺激。

    于是她不受控制的,原本只是着急关切的问话,变成了有些咄咄逼人的诘问:“简小姐,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啊,没事,他们只是晕车,过阵子就好了,不是中毒,不用去医院的。”简小星说。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搞不好真以为是食物中毒或者肠胃炎啥的,毕竟晕赛车手的车和晕普通人的车区别还是挺大的。

    “只是晕车?说得倒是轻松,他们还是孩子,吐成这样伤到肠胃咽喉怎么办?知道简小姐你是赛车手,但是就不能照顾一下他们开慢一点吗?他们不懂事可能说错话了,但你不能宽容一点让让他们吗?!”洛茗芩心里有一股火,既有对弟弟妹妹的关切,也有被刚刚那幕刺激到的嫉妒。

    简小星愣了下,还没说话,封棠就有些不耐地出声了:“行了,多大点事,小婴儿都没那么脆弱。”嫌弃地看了眼他们吐的一地东西,说:“我让你们管好自己的嘴巴,这就是把别人的话当耳边风的下场。”

    双胞胎继续哭继续呕,已经呕不出东西了,但是依然不停地反胃,他们听了封棠的话很委屈,谁知道这个他们以为可以拿捏的矮冬瓜本性这么凶暴,一言不合就带着他们飙车,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好吗?呜呜呜吓死本宝宝了……

    封棠对这对表弟表妹向来都是这种严厉的态度,但至少他在他们被外人欺负的时候也是会护短的,所以两小鬼才会对他又敬畏又喜爱。可是现在简小星把他们搞成这样,他居然一点儿都没有怪罪的意思,口气里都是维护之意,是一点都不把她当外人吗?洛茗芩咬着唇,难受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等封棠让周启温柔地把他们送进鲸豚湾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双胞胎虽然偶尔还要呕一下,但已经不哭了的时候,她依然红着眼眶,一边给双胞胎擦脸,忙前忙后地伺候,一边时不时落下一滴泪来,内心都是不甘、不理解和愤懑。

    双胞胎睡着后,她坐在床边发呆,最终忍不住给老夫人打电话,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就是觉得很难过,才刚见面她就这样,是仗着表哥喜欢她,所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如果她不是故意的,那就是她连这种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小伊和桑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我真的不知道表哥为什么喜欢这样一个人……”

    老太太没有说什么,但洛茗芩知道老太太是不喜欢简小星这样的女孩子的,她身边总是围绕着那些身穿和服柔顺地低着头露出一截白皙纤细颈项的传统大家闺秀,各个知书达理,茶道、插花、乐器样样精通,还高学历,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宜家宜室绝对的贤内助,简小星除了会开车之外,有什么能够跟她们相提并论的?她是给封棠灌了什么迷魂汤?

    想到封棠给简小星拍灰尘那幕,她就辗转难眠,难受得厉害嫉妒得发狂,封棠骨子里那么傲慢的一个人,从来只有别人围着他转,他高兴的时候高高在上地往下瞟一眼,不高兴的时候直接当你是空气……他居然弯腰给简小星拍灰尘!两人还已经同居了!

    于是她忍不住,又给澳大利亚那边的养父母打了电话,又告了一次状。她想就凭着这一次,家里就不会有人喜欢简小星,她实在太不会做人了,哪有第一次见面就把别人家的两个宝贝欺负成这样的?有点情商的人都知道要送见面礼要哄着讨好着对方。

    一晚上想东想西没有睡觉再加上照顾两个弟弟妹妹,第二天天亮洛茗芩脸色就不好,眼睛红肿,脸色苍白。两个小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捂着胃部,总觉得好像还隐隐抽搐着,一点吃东西的胃口都没有。

    但封棠让他们下楼吃早餐,他们只好垂头丧气看起来可怜兮兮地换好衣服下楼了。

    在楼下餐厅里见到封棠和简小星,看到亲爱的哥哥身边那个笑眯眯跟他们打招呼的,看起来十分相当软绵无害的简小星的时候,两人齐齐一抖,捂着胃条件反射地开始想呕吐,但并没有呕吐出来,因为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他们磨蹭着过去坐下,面前有两碗黄色的小米粥和清脆爽口开胃的小菜,简小星说:“昨天你们吐得厉害,很难受吧,吃点好消化的食物,很快就会舒服起来了。”

    洛茗芩本来以为两个小恶魔昨天被那样欺负了,今天一定会大闹特闹,反击到简小星认输求饶为止,就像以前每一次有不顺心的事的时候一样。却没有想到两人居然看都不敢看简小星,乖乖地拿起勺子埋头吃粥。

    一直以来在他们面前都宠着让着的洛茗芩哪里知道,人都是善于趋利避害欺软怕硬的,小孩子更是如此,更何况他们毕竟也有13岁了,从他们知道要先小小试探一下简小星,看看她是不是能拿捏欺负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他们也是聪明的,知道不是天下是人皆他们妈的。

    他们第一次挑衅简小星,简小星就狠狠地回敬了他们,给了他们那么难受痛苦的难以忘怀的一次体验,就好比被一棍子打怕了的狗,之后再见到那人哪里敢再冲她吠,只会夹着尾巴躲着走而已。

    他们现在算是知道了,坐在他们亲爱的大魔王哥哥身边的姑娘,是个不能朝她伸爪子的小魔王,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把爪子收起来,免得被打。

    熬得粘稠的粥下肚,胃部瞬间舒服了很多,饥饿感瞬间涌上来,一碗粥立刻吃了个精光,洛茗芩放下自己的碗筷,站起身,拿过两人的碗去给他们盛。

    简小星分别夹了一个白胖胖的馒头给双胞胎,看着洛茗芩的背影,再看看坐在位置上表现得像小天使一样乖巧的双胞胎,心想难怪把人宠成熊孩子,这么大的人了,让他们自己去打个粥都怕他们烫着吗?

    两个小鬼贼精,见简小星给他们夹馒头有示好之意,立即眨巴着眼睛一脸崇拜地望着她,“嫂子你好厉害,是所有赛车手都那么厉害吗?”

    “当然不是,也有很菜的赛车手。”

    “那嫂子是什么水平的赛车手呢?”

    简小星从不羞于提起自己的梦想和目标,“我现在只是全国冠军,但将来会是世界冠军,所以我是一流的赛车手。”

    如果说之前是被简小星的凶暴吓住了,聪明的脑子告诉他们要及时服软,现在他们听到这句话,感受到那话语里蕴含的自信和能量,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酷!!!

    封棠神态自然姿态优雅地享用早餐,对此一点儿都不意外,他家这只小怪物虽然腿短了点脸圆了点,但是个小迷人鬼。

    那点隔膜在一瞬间消失无踪了,打一棍再给颗甜枣的套路虽然老套但玩得好的话是非常有效果的,更何况哪个少年人会不觉得赛车酷呢?人类向往飞行,因为崇尚自由厌恶束缚,而赛车是最接近飞行的地上运动,速度到了极致即是永恒,在顶尖赛车手的车子里,你能感受到一种疑似挣脱了包括重力在内的一切束缚的奇妙感。

    于是在封棠姑姑估摸着这边已经早上了,打电话过来质问她的宝贝怎么样了他交的是什么女朋友的时候,双胞胎接过封棠递过来的手机,兴冲冲地说:“妈咪妈咪,嫂子超酷的!”

    “妈咪妈咪,我们还要在这里跟嫂子玩几天才回去哦!”

    洛茗芩差点把手上的粥翻倒,不敢置信地看着双胞胎,不明白自己打个粥的功夫,世界为什么变得如此陌生。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