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11.chapter 11

    周宁进入董事长办公室,就看到自家老板把玩着钢笔看着电脑脸上带笑,那张美丽近妖的面孔因为那发自内心的愉悦而柔和很多,只是即便如此,因为气质和过于出挑的五官产生的攻击性依旧很强烈,是个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人觉得不好招惹的男人。

    隐约听到电脑里传出的赛况解说员激动的声音,周宁心想果然如此,难怪今天秋奕代替周启当封棠的司机兼保镖,因为周启被老板派去临市给他进行赛况转播了。

    周宁想想,好像自从封神集团开始赞助红星车队后,简小星的每一场比赛封棠都没有落下,没办法亲自去现场看的,也都会在电脑上看。

    他是真的喜欢简小星。周宁脸上露出些许异样,想到刚刚接到的电话,迟疑了下,决定晚点再跟封棠说。

    “老板,董事会还有十分钟开始。”

    “我知道了。”封棠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收回来,简小星的胜负已经没有悬念,剩下的红星队员的表现他就不在意了。

    说红星车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完全没错,没有简小星,他当初就不会赞助红星车队,如果不是因为简小星也是红星车队一员,她想要带领这支队伍走向辉煌,碳纤维打造的车才没有他们的份呢。

    封棠大爷去开董事会了,那边临市C-12淮水赛道的比赛还在继续,简小星和陈律胜负已分,但这是团队赛而非个人赛,因此比赛还在继续,比赛胜负也还未分出。

    引擎还在发出怒吼,轮胎漂过路面将血液摩擦沸腾,空气中都是速度与激情的味道。

    “在继简小星和陈律后,李子扬和李子昂两兄弟也即将进入了比赛的后半段,李子扬依然和李子昂齐头并进,而李子昂也依然冲刺得很凶猛,李子昂的节奏没有丝毫被打乱,看来李子扬的心理战术在前半段没能起到作用。而两人在这种僵持下,轮胎必然已经磨损得很厉害,在下坡赛这种拼上性命的比拼中,必须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轮胎前进,否则将会非常危险。

    “转入下坡道后,李子扬放弃给李子昂制造心理压力了,在第一个低速弯李子扬就超到李子昂前面了,而李子昂似乎有些不管不顾,依然在冲刺,想要赢超越李子扬的决心看起来很强烈……”解说员将目光转向了两兄弟,观众们也跟着转移了注意力。

    李子扬额头青筋鼓动,他没想到李子昂居然没有被他影响,就好像他没有给他造成丝毫压力一般,节奏一点没变,死踩着油门像个疯子。开什么玩笑,明明是个看到他就瑟瑟发抖的没用的家伙,现在加入了一个二流车队,居然就以为能赢他了?

    算了,何必跟他做无谓纠缠浪费时间。李子扬有些冷酷地想,立刻让他看清现实吧,不需要三个弯,他就能让他从后视镜消失。

    “看来大家都商量好了要在比赛后半段一决胜负,一进入下坡道,李子扬就认真起来了。他的速度很快,不愧是年纪轻轻就成为F1赛车手的男人,这种成熟完美的控车技术宛如艺术,让人打心底发出赞叹!和李子扬相比,身为弟弟的李子昂虽然勇猛,但技术上还是青涩一些,第二个弯道处已经被拉开了距离,想必在第三个弯道就会被彻底甩开……”

    “李子昂果然被甩开了,要和成名多年、与世界众多顶级车手为敌为友,较量多年的哥哥比,李子昂还太过年轻。但在前半段他表现出来的心性已经让我们看到他坚定、勇敢、不放弃的一面,想必——等等!我看到了什么?!李子昂追上来了!不可思议,已经被甩开的李子昂,居然又追上来了!”

    李子扬往后视镜看一眼,便看到本已经被甩开的李子昂的车头居然又远远地出现在了后视镜里。他脸色一沉,在经过一个弯道后再次将他甩开,让他消失在后视镜中。但在下一个弯道前,他又会再次出现在他的后视镜里,简直像甩不开的牛皮糖一样!而且他渐渐发现,李子昂不仅一次次被甩开追上,而且还一次比一次距离他更近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李子扬脸色渐渐发青,怎么回事?他居然甩不开他?!李子扬不信邪,踩死了油门势要将李子昂甩出后视镜,他觉得让李子昂的车多靠近自己一米,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然而……

    “不可思议,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李子昂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一次又一次被甩开,但又一次次地追上了李子扬!”解说员都瞪大了眼睛,口气充满了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对手,可是李子扬啊!!!”

    “我的天啊,我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一个观众鼓起两腮吹气,“那个可是李子扬啊,可是李子昂让我热血沸腾!”

    “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点想哭。”

    “我明明是为了瞻仰李子扬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为李子昂加油,好希望他能赢啊。”虽然知道肯定不可能。

    “有点路转粉了……”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东西!”突然一道尖利的呵斥在耳边响起,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个脸色极其难看的五十来岁模样的男人,“李子昂怎么可能会赢?那是李子扬,你们是不是不知道李子扬?他四岁就接触卡丁车,7岁开始参加卡丁车比赛,15岁赢得了世界卡丁车锦标赛少年组冠军, 20岁就拿下雷诺方程式冠军后,越过必经的F3和F3000赛事,直接升级为F1车手!他是个天才!我亲眼看着他得到那些荣耀,李子昂算个什么东西?!”

    李子扬的成就人们心知肚明,但是李将成这样贬低李子昂就让人不太舒服了,特别是李子昂的精神赢得了不少人心的情况下。有人认出了李将成,一脸不可思议。

    “你怎么这样说啊?李子昂难道不是你儿子吗?”

    李子昂是他儿子,但是人心是偏的,李将成的心从来都在李子扬身上,李子昂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附加品,一个从小被他打下“废物”标签的可有可无的附加品,他不能接受也不允许一个附加品居然能赢过他精心打造爱护多年的精品。

    而站在李将成身边的李素兰看着大屏幕,皱着眉头脸色也不太好。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李子扬不行了,还是李子昂太牛了?”于波一脸懵逼,虽说李子昂距离追上李子扬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居然能一次次被甩开后又一次次地拉回一点距离,那也是很不可思议了。

    “两者都有吧。伊超群不愧是上一代红星队员,一颗颗蒙尘的明珠都被他捡回去了,他要是玩古玩,搞不好什么好东西都得给他捡漏捡回去。”李青廷说。

    曹鹤拆了一根棒棒糖,接着说:“我之前说过,不过现在反过来说——扬帆万里车队要想赢红星车队,首先不能在晚上进行比赛,其次不能进行山道赛。结果他们只满足了前一个条件,后一个条件因为轻敌而无视掉了。”

    “怎么说?”四周围的人都竖起耳朵来偷听。

    “因为扬帆万里车队那些人,除了陈律以外,全都是跑卡丁车出身的车手,全都是以F1为目标而进行各项方程式赛车比赛的,所以他们参加的那些比赛基本是不会在夜间进行的,同时他们的比赛场地多是平地上的环形赛道,进行绕圈活动。

    “而拥有复杂地形的山路,不仅有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弯角,还有着说不上是直道还是弯道的暧昧区域,让人迷惑究竟是该全速还是半速通过的路面,处理这种问题,红星车队的那些人比扬帆万里车队那些人更擅长。更不用说李子扬成为F1车手多年,恐怕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改装车山道赛了,处理这种路面的能力的微妙差别,就是李子昂能这样一次次追上李子扬的根本原因吧。”

    赛车是分秒必争的运动,在赛场上半秒钟都绝对不能让给敌人,轻微的一点能力差距,就会影响比赛全局和结果。

    不过虽然如此,李子昂和李子扬还是有能力上的差距,虽然一次次地追回了一点距离,但也仅此而已,曹鹤认为还是不可能能彻底追上的,李子昂爆发出来的潜力让他震惊,但要追上李子扬,大概还得给他一两年时间来成长,李子扬还是能轻松地赢他。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李子扬的心态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

    开什么玩笑!李子扬紧紧咬着牙关,他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开什么玩笑!!!

    左手臂的肌肉开始绷紧和抽搐,手指渐渐变得有些僵硬起来,李子扬呼吸急促,好像有鼓棒一下下往他太阳穴敲,不断冒出的汗水被头盔内的吸汗材质迅速吸收。他震惊地发现李子昂居然给他造成了压力,让他热汗淋漓。

    开什么玩笑!!明明、明明只是一个废物!

    “Aaron,sorry,我不想亲口跟你说这个消息,但是我不得不说。车队决定不再跟你续约了。”脑中突然浮现了那个让他每每想起都觉得无法接受羞辱得难以入眠的画面。

    “你当初加入车队我们都很开心,一个天才赛车手,东方面孔,这在F1这个舞台上是很新鲜的。之后你取得的成绩也让我们很满意,直到你被法拉利车队的奥伦多打败之后。你变得让人失望了。那场比赛里奥伦多故意给你制造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让你完全崩溃,败得彻底。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三年了,你好像走不出阴影似的,再也发挥不出你应有的水平。我们很失望,你的内心不像你的车技那样强大。”

    “噢,Aaron,赛车界是没法讲什么旧情的,尤其是F1。你要知道一台一级方程式赛车的造价有多高昂,这个舞台更是全世界的赛车手削尖了脑袋想要挤进来的,名额有限,我们给了你很多机会,但你始终达到我们想要的成绩,我们只能把位置让给其他人了。”

    取代他的位置的,是一个才20岁的白人少年,和他当初加入车队时一样的年纪。

    刚回国的时候,《极限速递》杂志给他安排专访,问他为什么会放弃F1回国组建改装车车队,李子扬的回答是因为觉得已经到了该安定下来的年纪,在国外多年想家了,也想要陪在父母身边尽孝。

    他的自尊和骄傲让他无法说出不是他想放弃,而是奔驰车队不再跟他续约,不要他了,所以他只能灰溜溜地回国。

    好在回国也不是没有好处,在国内的赛车界里他高高在上,近乎无敌,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至少还有一个人能让他感到自己是个巨人——无论自己落到何种境地,想到李子昂竟然几乎是匍匐在地上仰望他的,他就会轻松很多。人在难受的时候,就得想想比自己更惨的人,而且效果最好的,就是身边的人。

    然而,现在……

    李子扬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越发青白,不服气不甘心愤怒怨恨等等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堆积在胸口,让他呼吸粗重,头疼欲裂,让他手脚肌肉绷得紧紧,以至于他在入弯的时候不够灵敏,使得这个本只需要一秒钟就能滑过去的弯道多花了0.5秒,并且姿态难看。

    而仅仅这样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时间,李子昂却已经又往他的后视镜内拉近了一些。

    “李子扬的节奏乱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李子昂居然给他造成了压力?”解说员不可思议地说:“还是车子出现了问题?”

    和越大心浮气躁的李子扬相比,李子昂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看起来勇猛但实际上将自己的轮胎保护在界限内,即便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他跟李子扬相差十万八千里,他想要超过李子扬的决心没有丝毫动摇,没有松开过他的油门,他的血液在燃烧,胸口堆积着一团炙热的火焰,几乎可以燃烧掉一切。

    谁也别想阻挡他,谁也别想,他已经找到了真正接纳他的车队,有了真正的能够托付后背并肩作战的队友,有了真正的归宿,李子扬,李将成,谁也不能再伤害他了!

    赛程就这么长,一直到最后,他确实也如同众人所想的那样,没有超过李子扬,但在过终点前的最后一个弯道的时候,他是疯狂的,拼尽全力的,轮胎因为用尽了最后一丝抓地力而冒出了一阵烟雾,那阵刹车漂移声震撼人心,紧接着岀弯后火箭般冲向了终点线,那时他的车头追上了李子扬的半个车身。

    那一瞬间出现的时候,各个观赛点的观众们看着大屏幕,因为难以置信而失声,连解说员都缓了一会儿才找回了声音。

    这一刻,没有人的视线停留在李子扬上,所有人注视着的,是李子昂。李将成怔怔地看着大屏幕,脸色发白,脱力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怎、怎么会……

    李子昂坐在车内,头盔里的脸上眼眶发红,哭得像个孩子。

    这场车队交流赛在中午11点左右结束了,赢的一方确实是扬帆万里车队,因为之后最先抵达终点的是扬帆万里车队的人,刘浏虽然紧随其后,但终究是慢了一步。

    然而事到如今他们的胜利没有丝毫光芒,观众们的注意力都在简小星和李子昂身上,他们为简小星和李子昂疯狂喝彩疯狂呐喊,结束后还要在论坛上疯狂讨论和回味。

    扬帆万里车队不但没能像计划的那样踩着红星车队上位,还免费给红星车队当了一次高级陪练,甚至连最初由于队员们光鲜亮丽的履历而形成的光芒都黯淡无光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