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10.chapter 10

    随着解说员声音的落下,捷豹车队的众人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了起来。

    曹鹤想,瞿跃阳说的没错,是他一时忘记了,比起上坡,简小星的下坡才是疯狂的。如果陈律真的足够了解简小星,就该知道他的胜机在比赛前半段,如果没能抓紧机会在前半段将这头小怪物甩掉,后半段他将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战,并且胜机渺茫。

    两辆车子到达C-12淮水赛道最顶端,毫不减速地平滑地进入下坡道,这时候陈律依然是很放松的,他没把简小星放在眼里,之前他特地将去年秋季赛简小星的几个比赛视频找出来看了看,对于一个女车手来说确实很出色,但她能拿到全国冠军奖杯也有运气成分,她没对上李青廷就是她的幸运之处。他觉得自己应付这个小朋友绰绰有余,而今天的比赛到目前为止也证明了这一点,她像只张牙舞爪的兔子一样,再想咬他,也只能弹着腿被揪着耳朵戏弄却无能为力。

    但,变化就是那么突然,突然到让人猝不及防。

    陈律的目光不经意地往车后镜里扫了一眼,然而仅仅是这一眼,陈律轻松的表情突然僵住,他的肌肉紧绷了起来,他感觉头皮发麻。

    后视镜内还是简小星的车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然而陈律知道,她的引擎声一定变了。

    陈律玩赛车那么多年,能够在国外取得那么出色的成绩,绝对不是靠运气的,他有顶尖车手必须有的敏锐神经,所以他能看到外行人看不到的东西。普通人开车车子只是一种代步工具,但赛车手的车子不一样,车会因为真正的车手而散发出不同的光芒,高手会赋予车子生命,行驶间会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余韵。

    而此时,简小星的车在陈律眼中,仿佛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极具攻击性的可怕的红光,就像从瞌睡中醒来的猛兽,让他蓦地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没有丝毫犹豫,陈律展现出了一个聪明的高手的果决,他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态度,用力踩尽了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得骨节都泛出了青白。

    然而,为时已晚。

    “我的天!!!”解说员尖叫了起来,“简小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接近陈律,两辆车子贴近的距离让人心惊胆战,防撞栏和防撞栏都贴住了!进入比赛后半段后,简小星气势上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仿佛怪物醒来了一样!”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于波看着大屏幕,搓着胳膊,喃喃自语道。

    去年盘云山山路上,在磅礴大雨中,简小星代替伊超群,开着一辆二十年前的老破车,在湿滑恐怖的山路进行下坡赛,展现出了不要命的疯狂和极其精妙的控车技术,把一干车手吓得屁滚尿流。

    而现在,晴空朗朗,地面干燥,她的疯狂和控车技术不变,身下的车子车身和底盘却由昂贵轻盈的碳纤维打造,会出现怎么样的场面,他们已经在脑中预演了……

    如果在简小星的车内安装摄像头,那么所有人都会看到,刹车、方向盘、换挡、油门……每一个动作都迅速且精准,车速越快,她看得就越清楚,心率却越来越慢,连一开始被陈律撞车而激起的怒火都已经无影无踪,她目光冷静得可怕。

    她只有一个目标,她要超车,她要赢。

    陈律脸色发青,面容严肃,再也提不起丝毫游戏的心里,他感觉自己正在逃亡,他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逃亡,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汗水,他知道自己现在最好不要看后视镜,看一眼就会给自己增加一分心理压力,一不小心自己的节奏就会被打乱。

    但是他控制不住,所以他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却没有在右边的后视镜内看到,他惊了一下,迅速看向左边,看到简小星已经切到外线。

    什么?仗着轻量化的车子,竟然要在直线上超车?开什么玩笑!

    陈律猛地一打方向盘,立刻也切到了外线,挡在了简小星面前,简小星切回内线,他也立刻切进内线。他绝对不会把路让出来的!仗着车子想要赢的话可太天真了,在直线上落下的,他会在弯道上追上,要跟一个拉力赛车手比耐性吗?那就来比比看好了。

    那一个中高速弯道已经在眼前,陈律从来没有这么喜爱过弯道,全力踩下油门,刹车,轮胎擦过地面,两辆车子一起从内线甩尾入弯一路滑到出弯口,然而就在这时,车尾突然被撞了一下,他猝不及防瞬间偏离了行车线,被迫从内线往外线滑去。他的反应虽然迅速,但却依然只能惊愕地看着在一瞬间像火箭一样从自己身边冲过去的那辆车子。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变慢,那辆疾飞的车子也慢动作地一帧帧呈现在眼前,他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女孩,目光平静又漠然地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说,谢谢你教我这招,还挺好用。

    “简小星超车了!!!”解说员激动万分地叫起来,“难以置信!被挡住行车线的简小星竟然直接将陈律以踢开挡路石般的姿态撞开了,迅速从他让出的空隙中超车了!而在不久前,陈律曾经以这招戏弄了简小星多次!”

    “卧槽,以牙还牙!太帅了!”

    “啊啊啊啊啊简小星我爱你!!”

    各个观赛点上,激动的粉丝们尖叫了起来,不久前陈律戏弄简小星让他们有多憋屈愤怒,现在就有多爽快兴奋。

    封棠眼中阴郁的迷雾散开了一些,脸上露出了些许骄傲的笑意,仿佛这样的结果是理所当然的。

    “胜负已定。”瞿跃阳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

    “时不我待啊。”李青廷感叹的摇头,“错过了取胜的时机,给了敌人反击的机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希望陈律下次不要再那么轻敌了。”

    “怎么你们现在就下定论了?后半段赛程还有大半呢。”同个观赛点上,有个外行人搭话。

    “是还有大半,不过剩下的赛程,陈律大概是要体会被小怪物的速度碾压的恐怖了。”

    陈律呼吸不稳,他仍然在等待和寻找机会,依然不放弃地紧跟在简小星车后,但无论如何努力,车子和车子的距离都不曾缩短一分。

    陈律想起自己曾经故意给对手制造心理压力,傲慢地让他们自己崩溃乱掉节奏走向败局,他想那个时候那些对手一定是像现在的他这样的感觉,明明近在眼前,却拼了命也无法拉近一点距离,内心开始动摇起来。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只会以输家的身份抵达终点。

    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因为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车子有些难以控制了。是轮胎!刚刚为了挡简小星进行了太多不必要的切线,浪费了不少轮胎的抓地力,为了追上简小星也冲得太不管不顾了。

    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服气的苦笑,反应过来了,简小星是故意的,故意损耗掉他的轮胎,给后面可能追上来的队友制造机会,他都忘了这是团队赛,而她居然不仅记得,还有空算计这个。

    真是的,难怪他们给她取个外号叫“小怪物”,真的是怪物,早知道在前半段比赛里,他就应该全力以赴,或许还有赢的可能。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