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9.chapter 09

    “李子昂简直疯狂!高速甩尾入弯,然后保持着高速出弯,这种冲刺仿佛带着火焰!在去年秋季赛上我们就已经见识过他剑走偏锋的极端的赛车风格,而如今他似乎变得更锋利,来势汹汹!面对李子扬这个光芒万丈的兄长毫不胆怯……”

    两辆齐头并进的车子狂风呼啸般的漂过了一个弯,刚好是有设置观赛点的弯,观众们只觉得那两辆车子只是眨个眼睛的瞬间就从眼前消失了,扫出来的风从脸上刮过,头发瞬间糊了一脸。

    “真厉害!我听那排气声就觉得不寒而栗了!”观赛点上有人一脸胆战心惊地说。

    “红星车队的李子昂竟然有这种实力,以前怎么会一点儿名气都没有?而且明明还是李子扬的弟弟,父亲还是李将成,应该是个有名的人才对。”然而如果不是去年秋季赛红星车队一炮而红,谁知道李子昂是谁。

    “李子昂以前好像加入过其他车队,我听说他在每个车队都呆不长,一个吊儿郎当的富二代,没什么实力还不认真练车,嘴还贱,跟队友合不来,没多久就被赶出去了。”

    “你说的是这个李子昂嘛?”

    “……”

    李子扬眉头微微皱了皱,心想废物就是废物,目光短浅,热血上头就什么都不管不顾,没有脑子,难道以为车子变轻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冲刺损耗轮胎吗?我倒要看看你那油门能踩多久。

    “大概是因为红星车队的超乎寻常的速度扰乱了扬帆万里车队的比赛策略,也可能一开始就没有对如何对付红星车队进行讨论计划,所以目前为止他们都没有展现出团队合作精神,从最前方的陈律和李子扬,到之后的周亚力、莫伦达、陈海龙五人都在跟红星车队的队员们进行着毫无团队策略的追逐超车赛。现在原本位列第七的陈海龙已经甩开红星车队的秦红,在第四个弯道从外线超过了莫伦达和徐晴朗,但在之后在直线区域被刘浏和卫树联手拦下,同时被拦住的还有周亚力,四辆车子正在纠缠……”

    一群白痴。陈律心想,他的耳边基本只能听到自己车子所发出来的声音,但不需要听解说员讲,他也能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一开始的比赛策略已经无法使用,他们又没有其他备用方案,一群不久前才聚集起来的车手,自然也没有什么默契,就只能按照个人赛的方式来跑了。

    好在一个个技术都还过得去,千万只蚂蚁团结一心也打不倒一只大象,反正这场比赛的规则是哪个队伍先三人完成比赛,就是哪个队赢,这就很简单了。

    而他,只需要把这只张牙舞爪的小怪物打败就行了。

    陈律看着眼前的那辆车,嘴角扯了扯。这么冷静,看来想要给她增加心理压力不太容易,是因为太过自信,还是瞧不起他?那这样呢?

    什么?!突然的颠簸,车子瞬间被迫离开行车线,让简小星蓦地惊了一下,反应迅速地操控住了车子让它回到了行车线上。

    “陈律突然顶了简小星一下!在低速弯入弯滑行前的瞬间,陈律突然从内线切到外线再漂移入弯,以精湛的漂移中自由控制车速与路线的技术逐渐靠近了简小星的左后方,然后将位于内线的她顶的差点撞进排水渠!真是突如其来又惊险的一招!但我们的小怪物也不容小觑,立刻就反应过来将车子带回了正确的路线上……”

    “这个低速弯意味着前半段赛程完成了一半,接下来是绵密的发夹弯,陈律和简小星——我的天!又顶了一次!陈律又顶了简小星一次!这一次陈律本可以在简小星车子失去控制的瞬间超车,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超,而是选择继续跟在简小星后面。虽然屡次被攻击,但简小星恢复得很迅速,在发夹弯漂移的控制和路线的选择依然完美,她——陈陈陈陈律又顶了简小星一次!毫无疑问,没有错,他在戏弄简小星!”

    “靠!”周佳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脸色难看,就好像受到戏弄的人是他一样。

    “怎么可以这样啊?”简小星的粉丝也气得坐不住了。

    “比赛中可以这样吗?从后面这样撞人不扣分的吗?!”

    “这是车队间的交流赛而已,没那么多规则……”

    正在寒城封神集团大厦顶楼董事长办公室内的封棠扔了笔,抱着胳膊冷着脸看着电脑上周启传回来的直播影像,阴郁神秘的桃花眼里戾气十足。

    呵。陈律愉悦地笑了起来,这招很好玩,考验车手对车子的掌控能力,在这种速度下,撞重了可能会导致车祸,但像他这样轻轻一碰,不至于让她的车子完全失控,但能让她因为失控而出现空隙,同时能让他享受戏弄人的趣味。没被这样玩过吧,这招你会吗?这下还能冷静吗?没关系,要是真那么沉得住气,他还能接着来几次,来点火气吧,要不然就不好玩了。

    妈的。简小星咬住下唇,眉头拧起,眼中有了怒火。屡次三番屡次三番,如果这个人是想要激怒她的话,那很好,他成功了!这个见鬼的混蛋,知不知道这辆全碳纤维车子有多贵,而且还是一次性用品,撞坏了就是撞坏了无法回收再利用的!她要当成宝贝珍惜的东西,居然被一顶再顶!有了刮痕你赔吗?!!!

    方向盘蓦地一转,前轮外拐,同时松开油门,一瞬间简小星的车子从内线切入外线并且出现瞬间的卡顿,而陈律的车子则在一瞬间超过了简小星。而在陈律超过的瞬间简小星又踩下了油门,跟在了陈律车后。

    两人瞬间交换了位置。

    陈律露出轻松的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也没有准备再回到后面去了,全油门冲刺,加速甩尾滑行,肌肉放松,姿态轻松自在。

    “简小星遇到劲敌了,之前还以为李子扬是为了李子昂所以排在第二位的,现在看来并不是。”曹鹤出声说。

    李青廷说:“因为陈律是扬帆万里车队中唯一一个拉力赛车手吧。”赛车执照分有场地执照和拉力执照,也就是说虽然现在很多车手会两种执照都有两种比赛都参加,但依然有专为场地赛或者拉力赛奋斗的车手。

    “没错,而且他还是专挑那种环境险恶每年比赛都会死人的越野拉力赛参加。我们都知道简小星面对的环境越艰难越能将车子控制自如,去年比赛潘磊就是败在最艰难的冰雪赛道上的。而陈律在这方面也一样,搞不好还略胜简小星一筹,在山道赛上,他恐怕比李子扬更知道怎么对付简小星。陈律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身为车队智囊的他才把自己排在第一位。”

    “看来虽然他们这个车队表现得很高傲,一副没把红星车队放在眼里的样子,但也还是有仔细了解过的,至少这个陈律没太轻视简小星。这样看来,简小星这一仗很危险啊。”

    “嗤,了解?”瞿跃阳突然出声,嘲笑的语气,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他说:“你们是不是忘了?他们现在在进行的是上坡赛,而后半段是下坡赛。简小星的疯狂,还没有开始呢。”

    众人蓦地一愣。脑中整齐划一的出现了那场简小星一战成名的疯狂的雨中下山赛,而那个时候,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简小星开的车,是二十年前的老破车……

    C-12淮水赛道从地图上看的话,一个曲曲绕绕的环形。从山脚的起始点上去到达最高点后折下回到起始点,也就是说上坡和下坡是两条道,并不用担心下坡的车和上坡的车形成对向车。毕竟它是一条给职业车手们比赛使用的赛道,而非普通山路。

    “现在领头的简小星和陈律到达山顶,即将进入比赛后半段的下坡赛!”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