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8.chapter 08

    在引擎马力不变的情况下将车子质量轻量化至近70%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直接无视掉了这条赛道原先会给他们带来的灾难,相当于给了红星车队一个公平的比赛场地,甚至还进行了额外的加持。

    这哪里是赞助商,这分明就是金主!

    饶是曹鹤,都对拥有这样一辆由炭纤维材料造成的车的红星车队羡慕又嫉妒了。

    “哈哈哈爽死老子了,让你们嚣张卑鄙下作!被一巴掌打懵逼了吧!想一脚踩死我们是吧,来啊,老子叫你看看我们红星车队是不是一枚大头钉,疼死你们这些贱人!”郝嘉一边飙车一边骂骂咧咧,兴奋得踩油门的腿都在抖,一边狞笑一边疯狂冲刺,这是他第一次开这么快这么轻的车子,太尼玛爽了!

    并非给了他们这样一辆车子他们就肯定能打败扬帆万里车队,但是它却让他们不再那么没有信心,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就好像在夜里有人闯进家中,他们的手上有把西瓜刀而不是手无寸铁一样。

    心态的改变带来的变化是明显的。

    “真是太超过了,这种程度,可是作弊了啊喂。”陈律喃喃自语,咬着后槽牙快速思考了起来该怎么应对。但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做?真是该死,他们一开始的比赛策略是在红星车队驾驶的是车头笨重的逐月这个基础上进行的,甚至还有一些羞辱他们的设计,除此之外没有第二套策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进化,会进化就算了,轻量化就算了,反正怎么减重,也轻不到哪里去,但是他们死也想不到,居然直接整车的碳纤维!这简直是超犯规的究极进化了!

    算了。陈律舔了舔牙龈,那就来技术较量好了,如果以为靠车子就能赢那可就太天真了。只是很不爽啊,原定的计划居然一开始就被打乱,本来想一脚就把这个车队踩扁的,看来现在得多花些力气了。

    “在第一个中高速弯道追上简小星半个车身的陈律突然放慢了速度,他切进内线跟在了简小星身后,是为了看清她的跑法吗?简单说明一下,陈律是新加坡籍华人,从13岁开始就专注于挑战高危险的越野拉力赛,并且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体力、耐力、智慧均十分过人,是攻守兼备的全能型车手,绝对不好对付。而我国赛车史上的首位女性冠军,屡创奇迹的小怪物简小星,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几乎都是以敢死队无拘无束的豪爽风格……”

    简小星看了眼后视镜,淡淡地收回目光,红白色的头盔下是一双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冷静且敏锐的眼睛。她的胳膊白皙细瘦,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同样细瘦的双腿有力且敏捷地在油门和刹车之间来回变换,跟趾换挡流畅迅速且准确,窗外景色唰唰闪过,像颜料糊成一团什么也看不清。

    比技术吗?很好,正中下怀,就来看看吧,你能教我什么。

    “现在领先的依然是简小星和陈律,紧随其后的是刚过了第一个中高速弯道的李子扬和李子昂,李子昂和李子扬并列平行。一开始似乎因为红星车队的意外快速而失去节奏,但现在他们显然都已经冷静下来。李子扬放弃将李子昂远远抛在身后,而是发挥出了超高的水准,精准控制着油门和刹车跟李子昂齐头并进!虽然红星车队展示出了非同一般的速度,但对手太过强大,技术的较量终究不可避免,而李子扬现在显然技高一筹……”

    李子扬几乎以一种十分轻松的姿态控制着车子,面无表情地行驶在李子昂身边,李子昂加速,他也加速,李子昂减速,他也减速,甚至他就像早已经预料到他的下一步一样几乎与他同步进行着。

    他说过了,要尽兄长的职责,让他知道他是错的。等教育完弟弟,他再去免费给那个叫简小星姑娘上一课,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赛车不是谁都玩得起的。

    “真可怕,”于波看着大屏幕有些心惊胆战地说,“被紧跟在车后面怎么甩也甩不掉已经够恐怖了,李子扬居然跟李子昂齐头并进,因为就在身边,所以就算再怎么努力忽视也忽视不了,会给对手造成极其庞大的心理压力,这是故意要逼李子昂崩溃吗?”

    “就算是对手,但更重要的是亲兄弟啊,要不要这样?”

    李子昂紧握着方向盘,他没有转头看身边的那辆车,即便没有转头看,李子扬的存在感依然极其强烈,就像他小时候就算把自己关在房间躲在被子里,也永远躲不开一样。他轻而易举就能挤压他的生存空间,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他自动让出一切东西。

    李子扬毫不愧疚,他甚至认为理所当然,自认为是家庭的中心,所有人都该围绕着他转,以他的成绩为荣,为他夸夸其谈,所以在他忤逆他之后,理所当然地采取了这种方式,以教育之名,逼迫他服软听话。

    真恶心!李子昂握紧了方向盘,想到李子扬那张瘦削的面无表情的高傲的面孔,感到一阵反胃,浑身冰冷。

    “李子昂,我看了你哥哥的所有比赛视频,我更加确定了,你比他更有天赋,如果你父亲对你公平一点,你早已经取得比李子扬更高的成就。你不用怕他,你比他更出色,超越他是迟早的事情,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你不用怕一个笑不了多久的人。”他们今天早上从酒店出发之前,简小星对他说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那时候他心里对李子扬充满了恐惧和怨恨,对自己毫无信心,李子扬给他的阴影笼罩在心头,简小星突然伸来一只手,那么随意地就拨了开。

    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这种话,李子扬的成就不是能够轻易取得的,国内赛车界有史以来都屈指可数,可是简小星却说他原本可以比他更出色。

    他信任他们的王牌,所以他曾经可以得到更多的荣耀,但却因为从来没有被公正的对待过,被耽误了那么多年,他们不仅不公正地对待他,还羞辱他,打击他,李子扬很少跟他说话,但他每一次面对他时冷漠的高傲和无视,都加重了他内心的创伤,让他以为自己真的是个废物。

    而现在他们还攻击他的车队、试图将他们当做垫脚石,不仅将他当成可有可无棋子,还要伤害他的队友们。

    他们成功的彻底的激怒了他。

    李子昂的血液在冰冷中沸腾了起来,愤怒和怨恨在燃烧,头盔下,他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他想,你想让我放开油门认输?想逼我崩溃?

    不,谁也别想让我放开油门,谁也别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