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5.chapter 05

    S级执照,即是Super Licence,是赛车执照中的最高级执照,想要获得绝非易事。要知道赛车执照从低到高分别为G级、E级、C级、B级、A级、S级(超级驾照),对于国内的大部分车手来说,C级执照已经是在国内参赛的最高级执照了,如果想拥有B级执照,申请人必须在提出申请前24个月之内,获得五次全国性和或国际比赛前五名成绩,或在提出申请的前12个月内获得过一个全国性比赛年度总成绩第一名。

    如果你有能力申请A级执照,说明你已经获得过一个国际性比赛年度总成绩的第一名。也就是说,除了F1和号称赛车界奥运会的代表国家而非个人或者车队参加的阿佛朗世界锦标赛之外,国际上所有级别比赛你都能够参加。

    而S级执照由国际汽联颁发,只准许参加F1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拥有S级执照的人才能跑F1。国际汽联一级方程式委员会在收到国家汽协推荐后,根据所呈报的车手成绩以及国际汽联规则附录中有关各项条件决定是否颁发。并且要求车手至少驾驶F1完成300公里的测试。每年获得S级驾照的车手全球范围内不会超过30人。

    当然,以上说的是常规标准的执照升级流程,也就是说也有一些其他捷径可走。比如简小星虽然现在手持的是C级执照,但她已经获得了阿佛朗世界锦标赛的资格,如果能够打败其他国家队拿到冠军奖杯,就能直接越级拿到A级执照,如果有F1车队邀请她加入并且她同意加入,就能直接获得S级执照。

    这个世界向来如此,对于天才,所有的规则都会为他变得宽松,任何严苛的条款都会为其让路。

    如果不以追求F1为目标的话,执照的级别高低其实并不是太重要,执照的级别也不一定就鉴定车手的技术高低的硬性标准,一个手持最低级执照的人,搞不好拥有S级执照的技术。话虽如此,拥有S级执照的车手,绝对是经过汗水和时间打磨的高手中的高手,因此S级执照对于赛车手来说还是一份无与伦比的超高荣耀。

    李子扬在李将成手中被培养得非常好,4岁开始接触卡丁车,7岁时开始参加卡丁车比赛,15岁时赢得了世界卡丁车锦标赛少年组冠军,同年升级参加雷诺方程式比赛,20岁拿下雷诺方程式冠军后,越过必经的F3和F3000赛事,直接升级为F1车手,加入了奔驰车队,一度成为国内赛车界人人称羡的仰望级存在。

    而这些都是在国外进行的,所以李子扬并没有上国内车手积分排行榜。

    李子扬大了李子昂8岁,早些年李将成一直陪着李子扬在国外比赛,等李子扬加入车队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他才回来培养李子昂。那时候李子昂已经7岁,起步比李子扬晚了好几年,他却以李子扬的水准要求李子昂,李子昂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李将成便觉得他没有遗传到他的赛车天赋,认为他是个废物。

    李子昂曾经也以为自己是个废物,现在已经不了,但对于拥有这样辉煌成绩的哥哥,他还是会露怯,也不仅仅是他,秦红等人现在也是。

    他们虽然都已经认识到了简小星的厉害,但是还是觉得她能赢李子扬的可能性非常渺小,简小星是天才,但是李子扬也是天才啊,而且他还比简小星多了那么多经验,多吃了那么多年的盐,常年都跟那些世界级的车手较量,怎么看简小星都跟人家不是一个级别的。

    “怕什么。”简小星却说:“多好的机会,我想见识一下F1级别的车手的技术,认识一下我的技术在国际上能走到哪一步。”

    李子扬是一面好镜子,这可是不容错过的大好机会,不是随便都能找到这种级别的车手跟你较量的,简小星就是看中了这个才要跟他们来一场的。

    看着自家王牌脸上非但毫不心虚还跃跃欲试的神态,红星队员们捂着胸口,不仅再一次感觉到了被碾压的窒息感,还深深体会到了世界的恶意,它让他们那么清楚的看到天才和他们这些平常人的差距,不仅在天赋上,还有在胆识上啊。

    “再说了,你们连过个年都没有放松懈怠,是时候验验成果了。”简小星抱着胳膊,揶揄地看着队友们,一副萌哒哒的人小鬼大的样子。

    队友们却被她看得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虽然在去年秋季赛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成为了最大黑马,获得了很高的人气,但是他们也知道里面包含了一些运气成分,包括上一代红星车队的加持、简小星成绩的加持等等,因此总觉得有些没底气,担心在以后的比赛里会给简小星和其他队友们扯后腿,会跟不上队友的步伐,私底下也一直努力着,只是没想到原来其他人也是这样想这样做的。

    而另一边,离开了红星车队的李子扬带着队伍浩浩荡荡地回到了鲸豚湾酒店。

    套房客厅内,他的队员们还沉浸在红星车队时受到的待遇,脸色很是不好。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太没有礼貌了,太没有教养了!”

    “还敢大言不惭要跟我们比赛,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拿了一个全国冠军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已经拿到世界冠军了呢。谁不知道这边赛车运动起步晚,最近二十年才开始了赛车运动热潮的,最近十年才受到国家重视,一个全国冠军而已,不过是矮子里面拔高个,算个屁哦!”

    “……”

    比较不满的是年纪比较小的那几个,年龄比较大的人中,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一边看着电脑一边笑着说:“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今天这一趟也算阴差阳错有了大收获。”

    “怎么说?”

    “你们看疾行天下论坛。”

    疾行天下是国内最大的赛车论坛,此时一个帖子已经飞快上了热门,正是关于李子扬和简小星之间约定的比赛的。利用红星车队和简小星的热度,李子扬组建的扬帆万里车队已经进入了国内赛车界的视界内,引起了热议。

    “这是个好机会,虽然我们一开始预定的踏脚石是捷豹车队,不过捷豹车队那些人毕竟都有两把刷子,我们要赢还得费点功夫。但是红星车队就不一样了,全都是半吊子弱鸡,我们能赢得很轻松。虽然无趣了一点,但是他们毕竟人气正旺,还被称为第二代红星,传奇性质比捷豹车队更高,还有史上第一位女性国冠,如果我们用不费吹灰之力的姿态就将他们踩在脚下,我们车队就能立刻在国内一举成名。这也算给我们的赞助商一份见面礼。”说着他看向李子扬,神色调侃,“就是要委屈一下leader了,大概会有人说你以大欺小,欺负女孩子。”

    “赛车运动本来就不是女性该掺和的运动项目。”李子扬冷着脸说:“我会让她见识一下,赛车运动的残酷性。”

    “那么既然对方这么自大狂妄地让我们挑选地点时间,我们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了。”陈律笑着说:“他们的技术无关紧要,既然要送给赞助商一份大礼,不如要求驾驶非改装车吧,逐月汽车的缺陷显而易见,我会找到最不利于他们的车子运动的赛道,让他们输得难看又彻底。希望他们的赞助商不会气到撤资,要不然好不容易翻身的咸鱼,可就又要断气咯。”

    “说到这个,不是说简小星和红星车队的赞助商关系不一般?”陈海龙说。

    “呵呵,你们觉得有可能吗?绯闻而已。”

    因为已经在论坛上传开,寒城赛车基地内的捷豹车队队员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队长李青廷问:“知道李子扬带回来的都是什么人吗?”

    曹鹤嚼着巧克力奶糖,修长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飞速跳跃敲击,“陈律,曾获印尼摩托汽车越野大奖赛五个阶段赛冠军;李爱迪生,日本19年秋季F3锦标赛亚军;李海龙,17年英国雷诺方程式季军;全谭……全都是在国外取得了不错成绩的华裔。”

    “这也太不公平了,他们怎么有脸这样?”今年已经18岁了的天才少年车手周佳彬立即为红星车队打抱不平。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这种队伍,在国内也只有捷豹车队和京城666车队能够比上一比,红星车队,怎么可能?

    “确实是不要脸,明摆着要踩红星车队上位,但公不公平嘛……也不好说啊。”利安啧啧两声,摇着头说。

    “是啊,谁让红星车队现在名气大,名气大于实力,会被盯上也是正常的。”于波说。

    “这次红星车队怕是危险了,春季赛季前遭到这种狙击怕会导致全队士气低下。简小星在之后的锦标赛上的表现可能也会受到影响。”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红星车队现在这种情况最怕的就是半路遭受狙击,如果狙击太过致命,很可能一蹶不振。

    “红星车队这次能赢的可能性只有13.77%,简小星能赢李子扬的可能性不足45%。”曹鹤说。说罢想了想,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皱,说:“或者……48%吧。”

    无论是其他车队还是网上,所有人都认为,简小星不应该鲁莽地应下他们的挑战,人有时候必须收敛脾气,避其锋芒,才能更好的生存。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