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3.chapter 03

    把自己的男朋友抢回来,并且把企图偷男朋友的贼气到险些昏过去最后羞愤而逃,简小星十分满意,队友们也热烈鼓掌,但是他们还没嘚瑟多久,就……进局子了。进的还是警察局,因为他们围堵宁予薇的车的时候,有人报警了……

    “你说你们,你们红星车队,好歹现在也是全国知名的职业赛车队了,做事情能不能顾虑一下自己的身份?从城区飙到郊区,一路闯了十几个红灯,严重违反了社会交通法规!”

    “是不是飘了?当了20年的吊车尾,去年咸鱼翻身一炮而红,飘了是吧?开着比赛用的车上马路,去围堵别人的车,抢男人,你们以为是在拍《速度与激情》啊!你们看看网上的视频,这幸好没闹出什么大乱子,没引起车祸,否则通通给你们禁赛!”

    骂人的并不是哪位警察叔叔,而是中汽联的何先生,伊超群的好友。那二十年里红星车队一直能保留着给人报考和颁发赛车执照的资格、吊着一口气等来简小星,都是因为何先生。何先生对红星车队抱有感情,期望越大火气越大,和伊超群一起过来保人的时候就骂起来了。

    简小星弱弱地争辩:“我开的不是赛车……”因为赛车只能在赛道上跑,所以封棠还给他们提供了平时用的普通跑车。

    但下一秒她就被瞪闭了嘴,而且在场听到的警察们都表示不信,七辆车子里,你开得最快你说你开的不是赛车只是普通跑车?就算你是全国冠军,也不能这么嚣张吧?!

    一排的红星队员们乖乖低头任骂,何先生一路一个个地骂过去,终于轮到了简小星,“尤其是你,简小星!抢男人,小小年纪你去抢什么男人?哪个男人?!”

    简小星闻言,弱弱地往他身后指了指刚从洗手间出来坐下的封棠。

    何先生脑袋一转,蓦地就看到坐在身边不远处,杵着脑袋往这边看的封棠,那深邃阴郁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哪怕他姿态慵懒,拳头抵着太阳穴看起来有些虚弱不适的样子,依旧让人不敢小觑。

    封神集团董事长,红星车队的赞助商,汽联的潜在金主——封棠先生?!

    何先生被吓了一跳,看向伊超群,伊超群还保持着那种想要阻止但是阻止不及的表情和姿势。

    何先生气势瞬时转弱,语重心长地对简小星说:“你啊你,小星,你要明确你现在的身份,多少人把你当偶像,要起一个好的榜样,这也才不会辜负了封先生对你的看重嘛。而且你在不久的将来就要代表我们国家去参加国际级的比赛,你看看你现在闹出这种新闻,影响多不好?”

    简小星乖巧点头,“我知道错了,没有下次了。”话说这么说,万一哪天男朋友又被抢走了,那还是得冲上去抢回来的。

    交了保释金,保了红星队员们出来,还动用了点关系,将七辆车子领回了红星车队,期间负责检查车子改装情况的警局技术小哥怎么都不相信只有六辆是赛车,那辆跑得最快的只是外形上一样的普通跑车。最后只能认可网上的评论:简小星是只变态的小怪物!

    也许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吧。

    其他六辆只能用汽车运输车运回去,只有简小星那辆车子能上路,简小星见封棠一直不太舒服的样子,就抛弃了队友们,带着男人上车回家了。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简小星却没了刚刚抢人时的霸气,慢吞吞地开着车往盘云山生态园驶去,时不时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里看封棠,想要问点什么,又见他手肘支在窗台上扶着头的样子,声音又堵在了咽喉里。

    感觉好奇怪啊……封棠现在真的把她忘了吗?那对于他来说,她只是一个陌生人?想到封棠车祸撞到脑子不知道有多疼,心疼过后就是生气郁闷,搞不明白这人向来出场带司机带保镖的,突然间自己一个人从日本跑回来干什么?也不跟她说,她可以开车去接他嘛,还上辆技术不过关的滴滴,把自己搞成这样。

    “哼。”控制不住生气地哼了一声,坐在后座的人微微抬眼,看到后视镜上倒映出来一双眼眶红红的大眼睛,圆溜溜黑漆漆水润润,眼睫毛又长长的,委屈兮兮的。往下移,那张粉嫩嫩的小嘴噘得都能挂油瓶了。

    嘴角一弯,封棠喊了一声:“简小星。”

    “本宝宝现在不想跟脑袋坏掉的人说话。”简小星说完,顿时对自己升起一阵佩服,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敢这样跟封棠说话,她在封棠面前向来都是个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软塌塌的小媳妇模样的。

    “……”

    这时简小星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跨国电话,噘着嘴巴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响起了那位老太太显得冷酷的声音,“让封棠接电话。”

    咦?

    “我是封棠的奶奶。”

    “哦,我开了扩音。”简小星说。

    那边顿了顿,开始说话了,但切换成了日语,简小星听不懂,只能从老太太的口气猜测她大概在说什么类型的话,总之一定是有点责备和训斥的话吧。

    虽然没有直接跟老太太对话过,但是从今天这件事上,简小星已经大概猜到老太太对她和封棠在一起这件事上存在不满了。在很多事情上面简小星都很看得开,基本不会去钻牛角尖,但是想到这是封棠唯一的血缘亲人,却反对自己和封棠交往,还是有些在意的,毕竟这都不一定以后就会结婚呢,人生那么长,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一个岔口大家分道扬镳,她就这么反对,简小星感觉有些失落。

    “您到底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简小星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老太太和封棠的对话。

    简小星这一出声,老太太和封棠的声音都消失了。

    “您是觉得我家世不好吗?但是封棠已经那么厉害了,并不需要一个家世很好的女朋友来锦上添花。而且我未来会是一个世界冠军,并且是赛车运动史上首个女性世界冠军,我想再有钱的千金小姐都不会有我那么万众瞩目光芒万丈。或者您是嫌弃我矮吗?可是封棠已经很高了,中和一下我们的身高,以后孩子也不会矮到哪里去的。还是您觉得我学历不够高配不上剑桥大学毕业的孙子?虽然确实如此,但是我在赛车方面是天才啊,中和一下,也是很厉害的了……”

    手机那头的人老太太久久没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简小星说得居然无法反驳,还是被简小星的厚脸皮给震惊住了,总之沉默了一会儿后,她又用日语跟封棠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简小星不高兴地鼓着两腮嘴角往下撇,往后视镜一看,突然对上封棠似笑非笑的桃花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羞耻的话,顿时脸色爆红,“看、看什么看。”

    “哼,这会儿知道害羞了?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小鬼,恐怕你连以后跟我生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吧?”封棠抱着胸,挑高了那凌厉的长眉,那张攻击性很强的美丽的面庞上红唇轻扯,桃花眼这样看人的时候,简直像要勾人魂魄吃掉的妖怪。

    简小星咬了自己的舌尖一口,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要被美色迷住了,堂堂冠军,要霸气!要趁着封棠脑袋坏掉翻身把歌唱!

    “我才没有呢。”

    哼。

    车子转进盘云生态园大门,轻车熟路地往天价别墅区开去,最后停在了其中一栋门口。

    封棠下了车,跟着简小星进去,看她轻车熟路地输入密码、开灯,又一次忍不住挑高眉,“你和我同居了?”

    简小星又脸红了,“是你哄骗我跟你同居的,变、变态。”

    “同居就同居,为什么要骂我变态,你倒是说说我对你做了什么变态事情?是这样吗?”封棠突然弯下腰凑近简小星,那张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把简小星迷得又怕又神魂颠倒的脸,一下子凑到了简小星的鼻前,殷红的薄唇和那双像在迷雾中的灰色城堡的眼睛,漩涡一样像要将简小星给吸进去了。

    那双微凉的美丽的大手捧着简小星的脸,唇瓣印上了她的,起先只是轻轻的,带着点试探之意,但转瞬之间,就像星火燎原,用力辗转、吮吸、啃咬,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她细细的发间,紧贴着头皮,压得她无法移动丝毫,只能承受着他霸道的带着一丝疯狂味道的吻。

    简小星毫无抵抗之力,抓着他的西装,迷醉得眼睛都睁不开,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刚刚的气势、火气和郁闷,通通都跟气球被扎了个洞似的迅速瘪了下去。

    完了完了,虽然是赛道上让人疯狂的小怪物,却完全不是封棠的对手,完全被吃得死死的。

    大约五分钟后,封棠才终于放开了她,简小星一张脸涨得通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濛濛的,无辜又迷茫地望着他。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跟没失忆一个样?

    封棠眼底一暗,更显危险起来。近距离看了简小星一会儿,听了一会儿从她胸腔里传出来的剧烈心跳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嘴唇突然一勾。简小星立刻被这大招秒到了,然而下一秒,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脸,那只手还过分地一放一捏,把她的嘴唇捏得一嘟一嘟,像小鸭子嘴巴一张一合。

    “大脸怪,小短腿,你腿那么短,是怎么追上我的?”封棠在脑子里应景的出现了一副一只短腿仓鼠满脸对花生米的渴望一路狂奔的画面;紧接着又冒出一只柯基蹦蹦跳跳想要跳到主人怀里却只能打到膝盖的画面,紧接着又冒出……

    又说她是大脸怪小短腿!简小星生气了,一巴掌拍掉那只以前她看着就想舔的手,“明明是你先动的嘴!我不跟你这个脑袋坏掉的混蛋说话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简小星很有节气地要打地铺睡觉,当初同居的时候封棠把主卧和客卧打通成一个房间了,根本没有两人分开睡的打算。

    封棠正坐在床上翻一本相册,停留的页面贴着的是简小星抓着一只手一脸“我很凶”地啃的照片。从照片的角度和那只手来看,拍照的人无疑是正在被啃手的封棠。封棠立刻就能想象到那时自己的表情一定又嫌弃又得意又无奈,就像在说“这个不要脸的小花痴”。

    抬眼就看到她穿着白色小碎花的睡衣在打地铺,像只忙碌的小仓鼠,又温暖又柔软的样子,叫人忍不住想抱进怀里抚摸疼爱。他随心而动,下床走了过去,一把把正在铺被褥的简小星给捞进怀里。

    简小星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转眼她就陷进了熟悉的柔软的大床上,男人成熟劲瘦的躯体压在她的身上。

    “你干嘛啊?”简小星心脏打起鼓来。

    “你说呢?反正你都把我们孩子的名字想好了。”他修长漂亮的手指已经去碰简小星的纽扣。

    简小星脸色涨红,抓着他的手指,“可、可是你还没有恢复记忆……”

    “那有什么关系?”

    那有什么关系?虽然暂时还没有恢复记忆,可看到你、听到你的名字,我的心里就涌出了一阵不可思议的爱意。

    不过,由于身体原因,还不适合进行剧烈运动,封棠和简小星闹了一会儿就睡了。

    翌日,封棠醒来,一缕清风将窗帘轻轻地拂动,他怀里娇娇软软暖融融的一坨,低头就看到简小星头发凌乱睡得脸颊粉扑扑的样子。大脑中的记忆已经恢复,他抱着人,想着昨晚简小星带着整支车队来抢人的画面,又酷又帅又可爱,胸腔里发出愉悦的轻笑,低头在她发顶吻了一口。

    “你可真是我的小宝贝。”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