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43.chapter 43

    此乃跟邪恶网站斗争章!!!!  何先生脑袋一转, 蓦地就看到坐在身边不远处, 杵着脑袋往这边看的封棠,那深邃阴郁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哪怕他姿态慵懒,拳头抵着太阳穴看起来有些虚弱不适的样子, 依旧让人不敢小觑。

    封神集团董事长, 红星车队的赞助商,汽联的潜在金主——封棠先生?!

    何先生被吓了一跳,看向伊超群, 伊超群还保持着那种想要阻止但是阻止不及的表情和姿势。

    何先生气势瞬时转弱,语重心长地对简小星说:“你啊你,小星,你要明确你现在的身份,多少人把你当偶像,要起一个好的榜样, 这也才不会辜负了封先生对你的看重嘛。而且你在不久的将来就要代表我们国家去参加国际级的比赛, 你看看你现在闹出这种新闻, 影响多不好?”

    简小星乖巧点头, “我知道错了,没有下次了。”话说这么说, 万一哪天男朋友又被抢走了, 那还是得冲上去抢回来的。

    交了保释金, 保了红星队员们出来, 还动用了点关系, 将七辆车子领回了红星车队,期间负责检查车子改装情况的警局技术小哥怎么都不相信只有六辆是赛车,那辆跑得最快的只是外形上一样的普通跑车。最后只能认可网上的评论:简小星是只变态的小怪物!

    也许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吧。

    其他六辆只能用汽车运输车运回去,只有简小星那辆车子能上路,简小星见封棠一直不太舒服的样子,就抛弃了队友们,带着男人上车回家了。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简小星却没了刚刚抢人时的霸气,慢吞吞地开着车往盘云山生态园驶去,时不时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里看封棠,想要问点什么,又见他手肘支在窗台上扶着头的样子,声音又堵在了咽喉里。

    感觉好奇怪啊……封棠现在真的把她忘了吗?那对于他来说,她只是一个陌生人?想到封棠车祸撞到脑子不知道有多疼,心疼过后就是生气郁闷,搞不明白这人向来出场带司机带保镖的,突然间自己一个人从日本跑回来干什么?也不跟她说,她可以开车去接他嘛,还上辆技术不过关的滴滴,把自己搞成这样。

    “哼。”控制不住生气地哼了一声,坐在后座的人微微抬眼,看到后视镜上倒映出来一双眼眶红红的大眼睛,圆溜溜黑漆漆水润润,眼睫毛又长长的,委屈兮兮的。往下移,那张粉嫩嫩的小嘴噘得都能挂油瓶了。

    嘴角一弯,封棠喊了一声:“简小星。”

    “本宝宝现在不想跟脑袋坏掉的人说话。”简小星说完,顿时对自己升起一阵佩服,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敢这样跟封棠说话,她在封棠面前向来都是个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软塌塌的小媳妇模样的。

    “……”

    这时简小星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跨国电话,噘着嘴巴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响起了那位老太太显得冷酷的声音,“让封棠接电话。”

    咦?

    “我是封棠的奶奶。”

    “哦,我开了扩音。”简小星说。

    那边顿了顿,开始说话了,但切换成了日语,简小星听不懂,只能从老太太的口气猜测她大概在说什么类型的话,总之一定是有点责备和训斥的话吧。

    虽然没有直接跟老太太对话过,但是从今天这件事上,简小星已经大概猜到老太太对她和封棠在一起这件事上存在不满了。在很多事情上面简小星都很看得开,基本不会去钻牛角尖,但是想到这是封棠唯一的血缘亲人,却反对自己和封棠交往,还是有些在意的,毕竟这都不一定以后就会结婚呢,人生那么长,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一个岔口大家分道扬镳,她就这么反对,简小星感觉有些失落。

    “您到底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简小星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老太太和封棠的对话。

    简小星这一出声,老太太和封棠的声音都消失了。

    “您是觉得我家世不好吗?但是封棠已经那么厉害了,并不需要一个家世很好的女朋友来锦上添花。而且我未来会是一个世界冠军,并且是赛车运动史上首个女性世界冠军,我想再有钱的千金小姐都不会有我那么万众瞩目光芒万丈。或者您是嫌弃我矮吗?可是封棠已经很高了,中和一下我们的身高,以后孩子也不会矮到哪里去的。还是您觉得我学历不够高配不上剑桥大学毕业的孙子?虽然确实如此,但是我在赛车方面是天才啊,中和一下,也是很厉害的了……”

    手机那头的人老太太久久没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简小星说得居然无法反驳,还是被简小星的厚脸皮给震惊住了,总之沉默了一会儿后,她又用日语跟封棠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简小星不高兴地鼓着两腮嘴角往下撇,往后视镜一看,突然对上封棠似笑非笑的桃花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羞耻的话,顿时脸色爆红,“看、看什么看。”

    “哼,这会儿知道害羞了?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小鬼,恐怕你连以后跟我生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吧?”封棠抱着胸,挑高了那凌厉的长眉,那张攻击性很强的美丽的面庞上红唇轻扯,桃花眼这样看人的时候,简直像要勾人魂魄吃掉的妖怪。

    简小星咬了自己的舌尖一口,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要被美色迷住了,堂堂冠军,要霸气!要趁着封棠脑袋坏掉翻身把歌唱!

    “我才没有呢。”

    哼。

    车子转进盘云生态园大门,轻车熟路地往天价别墅区开去,最后停在了其中一栋门口。

    封棠下了车,跟着简小星进去,看她轻车熟路地输入密码、开灯,又一次忍不住挑高眉,“你和我同居了?”

    简小星又脸红了,“是你哄骗我跟你同居的,变、变态。”

    “同居就同居,为什么要骂我变态,你倒是说说我对你做了什么变态事情?是这样吗?”封棠突然弯下腰凑近简小星,那张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把简小星迷得又怕又神魂颠倒的脸,一下子凑到了简小星的鼻前,殷红的薄唇和那双像在迷雾中的灰色城堡的眼睛,漩涡一样像要将简小星给吸进去了。

    那双微凉的美丽的大手捧着简小星的脸,唇瓣印上了她的,起先只是轻轻的,带着点试探之意,但转瞬之间,就像星火燎原,用力辗转、吮吸、啃咬,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她细细的发间,紧贴着头皮,压得她无法移动丝毫,只能承受着他霸道的带着一丝疯狂味道的吻。

    简小星毫无抵抗之力,抓着他的西装,迷醉得眼睛都睁不开,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刚刚的气势、火气和郁闷,通通都跟气球被扎了个洞似的迅速瘪了下去。

    完了完了,虽然是赛道上让人疯狂的小怪物,却完全不是封棠的对手,完全被吃得死死的。

    大约五分钟后,封棠才终于放开了她,简小星一张脸涨得通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濛濛的,无辜又迷茫地望着他。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跟没失忆一个样?

    封棠眼底一暗,更显危险起来。近距离看了简小星一会儿,听了一会儿从她胸腔里传出来的剧烈心跳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嘴唇突然一勾。简小星立刻被这大招秒到了,然而下一秒,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脸,那只手还过分地一放一捏,把她的嘴唇捏得一嘟一嘟,像小鸭子嘴巴一张一合。

    “大脸怪,小短腿,你腿那么短,是怎么追上我的?”封棠在脑子里应景的出现了一副一只短腿仓鼠满脸对花生米的渴望一路狂奔的画面;紧接着又冒出一只柯基蹦蹦跳跳想要跳到主人怀里却只能打到膝盖的画面,紧接着又冒出……

    又说她是大脸怪小短腿!简小星生气了,一巴掌拍掉那只以前她看着就想舔的手,“明明是你先动的嘴!我不跟你这个脑袋坏掉的混蛋说话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简小星很有节气地要打地铺睡觉,当初同居的时候封棠把主卧和客卧打通成一个房间了,根本没有两人分开睡的打算。

    封棠正坐在床上翻一本相册,停留的页面贴着的是简小星抓着一只手一脸“我很凶”地啃的照片。从照片的角度和那只手来看,拍照的人无疑是正在被啃手的封棠。封棠立刻就能想象到那时自己的表情一定又嫌弃又得意又无奈,就像在说“这个不要脸的小花痴”。

    抬眼就看到她穿着白色小碎花的睡衣在打地铺,像只忙碌的小仓鼠,又温暖又柔软的样子,叫人忍不住想抱进怀里抚摸疼爱。他随心而动,下床走了过去,一把把正在铺被褥的简小星给捞进怀里。

    简小星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转眼她就陷进了熟悉的柔软的大床上,男人成熟劲瘦的躯体压在她的身上。

    “你干嘛啊?”简小星心脏打起鼓来。

    “你说呢?反正你都把我们孩子的名字想好了。”他修长漂亮的手指已经去碰简小星的纽扣。

    简小星脸色涨红,抓着他的手指,“可、可是你还没有恢复记忆……”

    “那有什么关系?”

    那有什么关系?虽然暂时还没有恢复记忆,可看到你、听到你的名字,我的心里就涌出了一阵不可思议的爱意。

    不过,由于身体原因,还不适合进行剧烈运动,封棠和简小星闹了一会儿就睡了。

    翌日,封棠醒来,一缕清风将窗帘轻轻地拂动,他怀里娇娇软软暖融融的一坨,低头就看到简小星头发凌乱睡得脸颊粉扑扑的样子。大脑中的记忆已经恢复,他抱着人,想着昨晚简小星带着整支车队来抢人的画面,又酷又帅又可爱,胸腔里发出愉悦的轻笑,低头在她发顶吻了一口。

    “你可真是我的小宝贝。”

    李子扬在李将成手中被培养得非常好,4岁开始接触卡丁车,7岁时开始参加卡丁车比赛,15岁时赢得了世界卡丁车锦标赛少年组冠军,同年升级参加雷诺方程式比赛,20岁拿下雷诺方程式冠军后,越过必经的F3和F3000赛事,直接升级为F1车手,加入了奔驰车队,一度成为国内赛车界人人称羡的仰望级存在。

    而这些都是在国外进行的,所以李子扬并没有上国内车手积分排行榜。

    李子扬大了李子昂8岁,早些年李将成一直陪着李子扬在国外比赛,等李子扬加入车队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他才回来培养李子昂。那时候李子昂已经7岁,起步比李子扬晚了好几年,他却以李子扬的水准要求李子昂,李子昂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李将成便觉得他没有遗传到他的赛车天赋,认为他是个废物。

    李子昂曾经也以为自己是个废物,现在已经不了,但对于拥有这样辉煌成绩的哥哥,他还是会露怯,也不仅仅是他,秦红等人现在也是。

    他们虽然都已经认识到了简小星的厉害,但是还是觉得她能赢李子扬的可能性非常渺小,简小星是天才,但是李子扬也是天才啊,而且他还比简小星多了那么多经验,多吃了那么多年的盐,常年都跟那些世界级的车手较量,怎么看简小星都跟人家不是一个级别的。

    “怕什么。”简小星却说:“多好的机会,我想见识一下F1级别的车手的技术,认识一下我的技术在国际上能走到哪一步。”

    李子扬是一面好镜子,这可是不容错过的大好机会,不是随便都能找到这种级别的车手跟你较量的,简小星就是看中了这个才要跟他们来一场的。

    看着自家王牌脸上非但毫不心虚还跃跃欲试的神态,红星队员们捂着胸口,不仅再一次感觉到了被碾压的窒息感,还深深体会到了世界的恶意,它让他们那么清楚的看到天才和他们这些平常人的差距,不仅在天赋上,还有在胆识上啊。

    “再说了,你们连过个年都没有放松懈怠,是时候验验成果了。”简小星抱着胳膊,揶揄地看着队友们,一副萌哒哒的人小鬼大的样子。

    队友们却被她看得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虽然在去年秋季赛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成为了最大黑马,获得了很高的人气,但是他们也知道里面包含了一些运气成分,包括上一代红星车队的加持、简小星成绩的加持等等,因此总觉得有些没底气,担心在以后的比赛里会给简小星和其他队友们扯后腿,会跟不上队友的步伐,私底下也一直努力着,只是没想到原来其他人也是这样想这样做的。

    而另一边,离开了红星车队的李子扬带着队伍浩浩荡荡地回到了鲸豚湾酒店。

    套房客厅内,他的队员们还沉浸在红星车队时受到的待遇,脸色很是不好。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太没有礼貌了,太没有教养了!”

    “还敢大言不惭要跟我们比赛,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拿了一个全国冠军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已经拿到世界冠军了呢。谁不知道这边赛车运动起步晚,最近二十年才开始了赛车运动热潮的,最近十年才受到国家重视,一个全国冠军而已,不过是矮子里面拔高个,算个屁哦!”

    “……”

    比较不满的是年纪比较小的那几个,年龄比较大的人中,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一边看着电脑一边笑着说:“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今天这一趟也算阴差阳错有了大收获。”

    “怎么说?”

    “你们看疾行天下论坛。”

    疾行天下是国内最大的赛车论坛,此时一个帖子已经飞快上了热门,正是关于李子扬和简小星之间约定的比赛的。利用红星车队和简小星的热度,李子扬组建的扬帆万里车队已经进入了国内赛车界的视界内,引起了热议。

    “这是个好机会,虽然我们一开始预定的踏脚石是捷豹车队,不过捷豹车队那些人毕竟都有两把刷子,我们要赢还得费点功夫。但是红星车队就不一样了,全都是半吊子弱鸡,我们能赢得很轻松。虽然无趣了一点,但是他们毕竟人气正旺,还被称为第二代红星,传奇性质比捷豹车队更高,还有史上第一位女性国冠,如果我们用不费吹灰之力的姿态就将他们踩在脚下,我们车队就能立刻在国内一举成名。这也算给我们的赞助商一份见面礼。”说着他看向李子扬,神色调侃,“就是要委屈一下leader了,大概会有人说你以大欺小,欺负女孩子。”

    “赛车运动本来就不是女性该掺和的运动项目。”李子扬冷着脸说:“我会让她见识一下,赛车运动的残酷性。”

    “那么既然对方这么自大狂妄地让我们挑选地点时间,我们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了。”陈律笑着说:“他们的技术无关紧要,既然要送给赞助商一份大礼,不如要求驾驶非改装车吧,逐月汽车的缺陷显而易见,我会找到最不利于他们的车子运动的赛道,让他们输得难看又彻底。希望他们的赞助商不会气到撤资,要不然好不容易翻身的咸鱼,可就又要断气咯。”

    “说到这个,不是说简小星和红星车队的赞助商关系不一般?”陈海龙说。

    “呵呵,你们觉得有可能吗?绯闻而已。”

    因为已经在论坛上传开,寒城赛车基地内的捷豹车队队员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队长李青廷问:“知道李子扬带回来的都是什么人吗?”

    曹鹤嚼着巧克力奶糖,修长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飞速跳跃敲击,“陈律,曾获印尼摩托汽车越野大奖赛五个阶段赛冠军;李爱迪生,日本19年秋季F3锦标赛亚军;李海龙,17年英国雷诺方程式季军;全谭……全都是在国外取得了不错成绩的华裔。”

    “这也太不公平了,他们怎么有脸这样?”今年已经18岁了的天才少年车手周佳彬立即为红星车队打抱不平。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这种队伍,在国内也只有捷豹车队和京城666车队能够比上一比,红星车队,怎么可能?

    “确实是不要脸,明摆着要踩红星车队上位,但公不公平嘛……也不好说啊。”利安啧啧两声,摇着头说。

    “是啊,谁让红星车队现在名气大,名气大于实力,会被盯上也是正常的。”于波说。

    “这次红星车队怕是危险了,春季赛季前遭到这种狙击怕会导致全队士气低下。简小星在之后的锦标赛上的表现可能也会受到影响。”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红星车队现在这种情况最怕的就是半路遭受狙击,如果狙击太过致命,很可能一蹶不振。

    “红星车队这次能赢的可能性只有13.77%,简小星能赢李子扬的可能性不足45%。”曹鹤说。说罢想了想,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皱,说:“或者……48%吧。”

    无论是其他车队还是网上,所有人都认为,简小星不应该鲁莽地应下他们的挑战,人有时候必须收敛脾气,避其锋芒,才能更好的生存。

    “真是太超过了,这种程度,可是作弊了啊喂。”陈律喃喃自语,咬着后槽牙快速思考了起来该怎么应对。但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做?真是该死,他们一开始的比赛策略是在红星车队驾驶的是车头笨重的逐月这个基础上进行的,甚至还有一些羞辱他们的设计,除此之外没有第二套策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进化,会进化就算了,轻量化就算了,反正怎么减重,也轻不到哪里去,但是他们死也想不到,居然直接整车的碳纤维!这简直是超犯规的究极进化了!

    算了。陈律舔了舔牙龈,那就来技术较量好了,如果以为靠车子就能赢那可就太天真了。只是很不爽啊,原定的计划居然一开始就被打乱,本来想一脚就把这个车队踩扁的,看来现在得多花些力气了。

    “在第一个中高速弯道追上简小星半个车身的陈律突然放慢了速度,他切进内线跟在了简小星身后,是为了看清她的跑法吗?简单说明一下,陈律是新加坡籍华人,从13岁开始就专注于挑战高危险的越野拉力赛,并且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体力、耐力、智慧均十分过人,是攻守兼备的全能型车手,绝对不好对付。而我国赛车史上的首位女性冠军,屡创奇迹的小怪物简小星,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几乎都是以敢死队无拘无束的豪爽风格……”

    简小星看了眼后视镜,淡淡地收回目光,红白色的头盔下是一双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冷静且敏锐的眼睛。她的胳膊白皙细瘦,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同样细瘦的双腿有力且敏捷地在油门和刹车之间来回变换,跟趾换挡流畅迅速且准确,窗外景色唰唰闪过,像颜料糊成一团什么也看不清。

    比技术吗?很好,正中下怀,就来看看吧,你能教我什么。

    “现在领先的依然是简小星和陈律,紧随其后的是刚过了第一个中高速弯道的李子扬和李子昂,李子昂和李子扬并列平行。一开始似乎因为红星车队的意外快速而失去节奏,但现在他们显然都已经冷静下来。李子扬放弃将李子昂远远抛在身后,而是发挥出了超高的水准,精准控制着油门和刹车跟李子昂齐头并进!虽然红星车队展示出了非同一般的速度,但对手太过强大,技术的较量终究不可避免,而李子扬现在显然技高一筹……”

    李子扬几乎以一种十分轻松的姿态控制着车子,面无表情地行驶在李子昂身边,李子昂加速,他也加速,李子昂减速,他也减速,甚至他就像早已经预料到他的下一步一样几乎与他同步进行着。

    他说过了,要尽兄长的职责,让他知道他是错的。等教育完弟弟,他再去免费给那个叫简小星姑娘上一课,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绝望。赛车不是谁都玩得起的。

    “真可怕,”于波看着大屏幕有些心惊胆战地说,“被紧跟在车后面怎么甩也甩不掉已经够恐怖了,李子扬居然跟李子昂齐头并进,因为就在身边,所以就算再怎么努力忽视也忽视不了,会给对手造成极其庞大的心理压力,这是故意要逼李子昂崩溃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