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42.chapter 42

    此乃跟邪恶网站斗争章!!!!  劲爆的音乐、轰鸣的引擎、辛辣的酒精和夜晚, 引燃了一切, 尖叫呐喊声此起彼伏。

    红色的跑车犹如一道闪电眨眼从那头窜到这头,用极快的速度入弯, 横甩着汽车尾部漂过了弯,尾气喷了围观男女一脸, 却只让他们更加兴奋。

    “卧槽, 差点以为我会被一车尾甩飞!”

    “太厉害了!不愧是洛杉矶街头赛车公主!酷!”

    “……”

    在一阵欢呼声中,红色跑车稳稳停在了起点处,车门打开, 一条修长的腿伸了出来,叫男人们兴奋的口哨声没完没了。云贝娜甩上车门,神情骄傲,抬起下巴看向瞿跃阳。却发现瞿跃阳并没有看她,而是低头看着一个矮冬瓜。

    那个矮冬瓜穿着普通的T恤牛仔帆布鞋,还背着一个双肩包, 一张圆滚滚的苹果脸, 看起来很幼稚, 最多才在念高中的样子。然而她心心念念的“国民老公”、“捷豹车队赞助商”瞿跃阳看着她, 向来有些痞气没正经的神情在晦暗的光线下,竟是又坏又温柔的样子。

    火从心起, 云贝娜冷下脸, 快步走了过去。

    “瞿大哥, 我可是为了你从洛杉矶回来了, 怎么样?我的车技入得了你的眼吗?”云贝娜扬声说着走了过去, 口哨声渐息,一双双眼睛跟着看了过去,终于发现了和瞿跃阳站在一起的简小星。

    “哇哇哇!那不是那个谁吗?!她什么时候来的?!”

    “啊啊啊啊想跟她要签名!”

    “诶,你们说今天她会不会上场跑一圈?我有没有机会坐一坐她的副座?”

    云贝娜听到这些议论声,眉头皱了皱,原来这个小矮子竟然也是一个车手吗?而且看意思好像还有两把刷子的样子,难道和她一样,是想要加入捷豹车队的女车手?想到这个,眼睛里敌意更深了。

    “瞿大哥,你倒是说说啊,我跑得怎么样?”云贝娜站到两人面前。

    “挺好。”瞿跃阳敷衍地应了一句,继续跟简小星说:“我不是慈善机构,你想要得到点什么,就得付出点什么……”

    果然是来跟她抢捷豹车队唯一女赛车手位置的竞争对手!云贝娜立即下定论,当即对简小星说:“瞿大哥说的对,一些事情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的,就算瞿大哥同意,没有实力也不能服众。”

    瞿跃阳眉头一皱,疑惑地看着突然插一嘴的云贝娜,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简小星眉头也是一皱,大眼睛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又看回瞿跃阳,“是你打电话给我的,你又耍我?”

    “当然不是耍你,瞿大哥的意思是你得先跟我比一场,赢了才有往下谈的资格。” 云贝娜抢着说。

    简小星说:“是这个意思?”

    瞿跃阳拉了云贝娜一把,“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乱插什么嘴?不知道天高地厚,一边玩去。”

    云贝娜顿时委屈了,“你就这么瞧不上我吗?我在洛杉矶留学这几年一直都有在磨练技术,洛杉矶街头谁不知道我?你都不让我跟她比一场,就把我三振出局吗?!”她以为瞿跃阳还是和以前一样瞧不上她的技术,不让她加入他的车队。

    简小星算是明白了,这姑娘跟他们是鸡同鸭讲,牛头不对马嘴。

    “比什么比,有病,走开,别碍事。”

    “我不!”仗着云家跟瞿家的关系,云贝娜小性子一下子上来了,气愤地瞪着简小星,“你,现在就跟我比一场!”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比。”简小星说。

    云贝娜只觉得脑子顿时炸开了,瞧瞧眼前这个身高最多不超过155cm,只到她脖子位置的矮子,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种话,是疯了吧?!是脑子有病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云贝娜指着自己,“我,云贝娜,Miley•云,洛杉矶街头女性赛车手排名第一,国内目前最受瞩目的新人职业车手,下个赛季我至少能冲进前三十!你知道对于女性车手而言,这样的成绩意味着什么吗?!”

    因为赛车运动从不分男女,而在男车手不仅比女车手多很多,而且男性比女性拥有先天优势的情况下,能在赛季里冲进前三十的女车手寥寥无几,这也是为什么赛车运动被很多人认为是属于男人的运动的原因。而她第一次参加职业赛季,就能冲进前三十,意味着她比大多数男车手都出色,是绝对值得追捧的女车手了。

    “哦,那你很棒了。”简小星心里确实觉得这样很棒了,只是心情实在很不好,对于这种莫名其妙来找茬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口气应付。看向瞿跃阳,“如果你只是闲着没事干把我喊来耍一顿,那我走了。”手机拿出来,准备把瞿跃阳拉进黑名单。

    “等等……”

    “你什么意思!”云贝娜再次出声,瞿跃阳想一巴掌把她拍到天边去,这人从小就让他觉得很烦很烦,结果出国留学几年回来一点长进都没有,烦死了。

    “你那是什么口气?你还瞧不上我了?有本事你报上名来!”云贝娜气冲冲地说。她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资格瞧不上她。

    然而简小星根本没理她,已经走出去了好几米,瞿跃阳追了上去。

    云贝娜气得原地跺脚,突然间听到一声嗤笑,因为四周非常安静,大家都处于一种难以言说的震惊状态里,所以这声嗤笑格外的刺耳。云贝娜一下子把脑袋转过去,这一看,才发现笑的人是颇有名气的街头车手KC李。

    “你笑什么笑?”云贝娜生气地说,长得一副坏人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我笑云小姐好胆识啊,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过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场面了。”KC李感叹地说。

    “你什么意思?”

    “你刚刚挑战的那个小矮子,也是去年才冒头的新人职业车手,去年的秋季也是她第一次参加职业赛季,她倒是没有云小姐你这么丰富亮眼的履历,在赛季里也是比得筋疲力尽,才有了点‘小成就’。你可以网上查查,她叫简、小、星。”KC李脸上露出看好戏的坏笑,周围和他同样表情的人不少,而这些人不久前还对着她吹口哨为她欢呼。

    云贝娜还真就拿出手机去查了,但打完“简小星”三个字后,还没按下搜索,云贝娜就想起了这个有点儿耳熟的,她春节回国后听到许多次的名字,脸上一时渐渐失去了表情……

    简小星,去年凭空冒出来的新人车手,加入面临解散的曾经的车神简飞承组建的红星车队后,拉来了赞助商,改变了整支被唾弃了20年的吊车尾车队的命运,使得红星车队在上一届赛季中获得重生并取得了出色成绩。

    而简小星个人的头衔……23年秋季赛季个人赛冠军、我国赛车运动史上首位女性全国冠军、我国史上首位获得阿佛朗赛车世锦赛入场券的女性车手……

    云贝娜脸色渐渐涨得通红,火辣辣的,叫了一声,捂着脸羞耻得大步跑开了。

    ……

    简小星心情很不好,因为过完一个年,她男朋友丢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男朋友叫封棠,是封神集团董事长,跟她有32厘米的身高差,是个有着一头黑长直头发仿佛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脾气很坏,整天以欺负她为乐,还是她所在的红星车队的唯一赞助商。

    春节期间他陪她在老家阑市玩了几天就被他奶奶喊去日本,本来还好好的,跨国电话打着羞人的甜言蜜语说着,半个月前却突然没了消息。

    而打电话给封棠的司机、她的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周启,得到的答案却是封棠丢下他们先回国了,现在不在日本,什么情况他们也不知道,老夫人暂时不许他们回国。

    简小星猜测可能跟老夫人有关,否则养大的孙子失踪了,她怎么会不让封棠的手下回来找呢?以封棠的性格和手段,根本不可能被囚禁被威胁,除非有不可抗力,否则肯定不会这样突然消失。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简小星正因为男朋友不见了这事烦心着急的时候,瞿跃阳给她来了电话,说有封棠的消息。

    因为这个,扬帆万里车队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当初他们有多瞧不起红星车队表现得有多轻松自大,现在脸就越疼。当然其中最难看的得还是李子扬,李子昂超出他所想的表现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赛车,勤能补拙这句话算得上是真理了,不过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赛车是很容易出事故的运动。”李子扬看着李子昂冷着一张脸说,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差别,然而李子昂却知道,他再也无法维持在他面前的那种优越和轻蔑的高傲了。

    而他面对他的时候,也再没有恐惧。李子昂面对他,抬头挺胸,眼神坚定,“如果怕死的话还当什么赛车手?”

    李子扬是还想表达一下他是天才轻轻松松就能达到现在的水平,而他却必须得拼命练习才能到?那有什么所谓?为了梦想拼尽全力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子扬,子昂。”一道女声,是李素兰和李将成过来了。这位女企业家已经年过半百,但保养得宜,看起来才四十岁出头的样子。她脸上带着一点笑,这种笑有一种刻板的感觉,想必她平时并不是经常笑的人。而她身边的李将成一点笑都露不出。

    “难得一家人都在,一起去吃顿饭吧。”李素兰说。

    “不了,我和队友们一起吃庆功宴。”李子昂说。

    这话让对面的几人脸色更难看了起来。李子昂看着这对父母,眼底闪过讽刺的笑意,他觉得很可笑,也很没劲,一点儿也没有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渴盼着得到认可的感觉,想必是因为他已经不需要他们了吧。

    “走吧。”李子昂不与他们多说,转头对简小星他们说。

    “你这是什么态度?”李将成色厉内荏,“这是对父母说话的态度吗?翅膀硬了是吧,有点能力就不把父母放在眼里了?懂不懂‘孝’字怎么写?!”

    孝字之重,有时候能压死人。

    但李子扬不在乎,像李将成这种人,道理是说不通的,只能让现实来教他做人。所以他懒得跟他多说一句,李素兰拉住他,说:“妈都不知道你这么厉害,也没听你爸说过,真是……”

    “我知道,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多亏了我的队友们。所以我现在要跟他们一起去庆功了,再见,你们和哥一起去吃吧。”李子扬说罢,不给他们说话机会地和队友们离开了。

    李素兰平日里专注工作,她家里穷,小时候吃过很多苦,因此白手起家,对事业非常看重和执着,甚至因此都嫌经营感情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所以她才找了李将成结婚,他们一个有钱,一个需要钱,刚好互补,没什么感情,但能互相解决生理需求,帮李素兰应付烦人的父母和亲戚朋友。

    在他们的家庭里,一直都是她主外李将成主内的关系,所以关于两个孩子的好坏,李素兰都是听李将成的,李将成将李子扬夸得天花乱坠,也有实际成绩,她就将这个儿子当成她优秀的孩子、她的荣耀,李将成说李子昂是失败品,她也就认为李子昂是失败品。

    李子昂知道这个,他们这个家庭其实是畸形的,每个人都只爱自己,甚至李将成也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爱李子扬。

    李将成年轻的时候是个赛车手,但在那个时代赛车界是名为简飞承的,萤火无法与日月争辉,他对车神充满了羡慕,做梦都想要达成简飞承那样的成就,想要像他那么厉害。但他没那个能力,所以他就把希望放在了儿子上。李子扬不负所望地展现出了他在赛车上的天赋后,他就将李子扬当成了另一个他自己。所以他把一切都给了李子扬,倾尽全力的培养和爱护,所以李子扬是他的分-身,是他的精神寄托,是他的梦想。

    这样,李将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父亲,为什么对两个儿子偏心到这种程度,就很容易理解了。

    红星车队队员们默契地不提刚刚的事,他们一边开车离开这里,一边用微信开群语音。

    郝嘉:“我们去哪儿吃午饭,我快饿死了。”

    秦红:“地图找找看附近有什么店。”

    刘浏:“哎呀,回酒店吃啦,我要早点回寒城,我家宝宝两点到寒城的飞机,我要去接机呢。”

    卫树:“我都可以。”

    简小星:“你们去吃,我先回寒城了。”

    徐晴朗:“这么急回寒城干什么?”

    简小星:“抱大腿啊,不是你们说的吗?”

    这一下全都起哄了,李子昂也跟着笑起来,只是前方挡风玻璃上倒映出来的面孔笼罩着一层落寞。

    简小星便在路口与他们分了开,自己开着车子上了高速一路飞驰着回了寒城,路上一些同样回寒城的上午来看比赛的人认出了她的车子,兴高采烈地踩油门想体验一下跟全国冠军一起飙车速的感觉,还别说,真刺激,他们换个档的时间,她就只剩下个车尾巴了呵呵。

    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简小星花了不到一个小时走完,如果不是因为途中有些路段限速,必须得慢下速度,她还能更快。不过12点多一点,应该赶得上和封棠一起吃午饭的。

    车子一路开到封神集团地下停车场,简小星有封棠给的磁卡,所以能使用他的专属电梯,从停车场一路升上最顶层,

    看着数字往上攀升,简小星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肥肥嫩嫩的脸颊上飘起两朵红晕,方才握着方向盘又酷又帅的小怪物又变成了小女孩。

    她很激动,很想要见到封棠,胸口里有呼之欲出的欢喜与爱意,这份心情从昨天晚上那七辆车送到她面前时就存在,她一直忍到现在,快要忍不住了。

    封棠啊,她的封美人,怎么可以这么好呢?这么好的封棠,居然还是她的!

    电梯一打开,简小星走出去,刚好看到封棠跟一群董事走过来。他在一群中年男女中鹤立鸡群,长身玉立,眉眼如画,气质危险,别人都是现代风,他是色彩浓烈神秘美丽又诡谲的哥特式。任何人第一眼看到的都是他,更何况是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三千万的手表都拱手送上的小花痴。

    “封棠!”简小星一点没看到其他人,兴奋地喊了一声,就像颗小炮弹一样冲了过去。

    封棠被吓了一跳,转眼就看到简小星扑了过来,下意识就把人给接住了,简小星两条腿夹着他线条性感的腰,捧着封棠的脸对着他那双殷红的薄唇就是一个么么哒。

    “改涡轮的话,变速箱要加强,底盘要加强,减震器要升级,刹车也要升级,要改平衡没那么容易的……你们不要自己瞎琢磨,先看看书把各个部位都搞懂了再说……”

    明明是有钱人,买法拉利兰博基尼这些超跑开就好了,非要买辆中档车自己瞎改装,虽然目前来说问题都不大,但简小星还是忍不住替他们抹了一把汗。

    把两个高中生少爷打发走,简小星回屋,喜滋滋地拿着大律师送来的蛋糕想要吃,这个熔岩蛋糕看起来太好吃了。

    封棠从楼上下来,问她什么时候认识这些人的,简小星说就是年后这段时间,那段时间封棠刚好在日本,以及车祸失忆中。

    简小星去年在别墅后院除了给封棠种了一片玫瑰之外,还种了一片草莓。她从阑市过完年回来,才发现也不知道是这里的土壤太肥沃还是风水好,每株都结了果不说,还结的很多,矮矮的根茎上,一颗又一颗硕大的红艳艳的叫人垂涎欲滴的草莓,而且还有些还没熟,有些才刚冒出青涩的小果实。

    于是简小星这天用小剪刀捡了一篮,过两天又剪一茬儿,每天都能收割一些熟透的果实,因为很多吃不完,而红星车队还没开门,大家都还在放年假,她就只能分送给了周围的几个看起来独居着好像不过年的有点儿可怜的邻居。

    能买得起生态园的天价别墅的人在圈内是数得过来的,所以就算没有过交集,彼此是谁其实都清楚,又都家底丰厚,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推来推去,因此简小星送去的草莓大多都收下了,收下后就会回礼,一来一回,出门遇到也会开始打招呼,自然就相熟了起来。

    封棠试想了一下那些腰缠万贯却连个新年都没人一起过,只能自己呆在别墅里享受冷清的人,在下午阳光正好的时候,被按响门铃,打开门一看,一个看起来又喜庆又萌哒哒的姑娘抱着一篮子叫人垂涎欲滴的草莓,正在门口背光朝他可爱地笑的画面……

    这么可爱,有人怦然心动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顿时脸有点黑了。

    他想骂人了。

    “草莓呢?我怎么一个都没吃到?”封棠大爷不高兴地问。

    简小星微微缩了缩脖子,把熔岩蛋糕上面的草莓叉给他。

    封棠一看这个,更气了。

    “你种的那些。”

    “啊……都吃完啦。”

    “哦,所以你的草莓你都拿去送人了,没想过要给老子吃?”

    “可、可是等你回来,都坏掉啦。”

    “你不会做成果酱?”

    “……你确定我做的你敢吃?”简小星用那双水汪汪乌溜溜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封棠。

    当初的爆炒打火机的阴影瞬间笼罩在脑袋上,简小星那不值得期待的厨艺只会把厨房炸掉或者变成黑暗料理……算了,她还是乖乖被喂养就好,锅铲啥的最好一辈子都别碰。

    简小星还不知死活地把熔岩蛋糕端到封棠面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甜啊……”

    封棠看着那讨厌的蛋糕几秒钟,接过来,扔桌上,一把扛起简小星往楼上走。

    “封、封棠?”

    “你说的对,我得吃点甜的,才能心情好。”

    住在封棠简小星对面的别墅内的秋奕等人发现周宁一晚上心神不宁,好几次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折返回来。

    “周宁,你干嘛?是不是工作出了什么纰漏?”秋奕出声问。很少见到他这样,周宁是他们这一群人中除了封棠外心思最缜密能力最强的精英,如果不是跟着封棠回国,老夫人都想把最重要的堂□□给他来管的。

    周宁愣了一下,摇摇头,想到他们现在不知道,明天也会知道,还是说了:“洛小姐要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过来,应该是明天的飞机。”

    “不是吧?”秋奕吃了一惊,“来干什么?”

    “说是小少爷和小小姐过年没在日本见到老板,回澳大利亚后一直在闹,她带他们来跟老板住几天。”周宁说。但这话他说出来都觉得没底气。

    “还能干什么,洛茗芩对老板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周启翘着二郎腿陷在沙发里说。

    “可老板又不喜欢她,老板只喜欢简小星那头小怪物,她来不是自找难堪吗?”

    “女人嘛,有时候得亲眼见到最残酷的一面才能死心的。”周启摇摇头说。

    秋奕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周启,行啊你,什么时候懂这么多女人的心思了?”

    周启想,他好歹在老板和简小星的恋情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绞尽脑汁推了他们几把,虽然偶尔失手,但他自认为在未来的某一天,还是得拿到媒人红包的。而且在天天吃狗粮中,他的思想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境界,懂女人心算什么?

    周宁纠结的是,要不要现在去跟封棠说,本来是打算中午封棠开完会后说的,结果刚开完会简小星就来了,两人黏糊到晚上,他没找到机会。

    不过她也不是一天到晚都离不开车子的,白天在车队跑了一天,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呆在家里和封棠一起的。

    装潢典雅的书房内飘散着一种让人感觉很舒适的木质香气,靠墙设计的几个古铜色的书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籍,头顶方方正正的天窗展露着屋外的夜色,正对着下方是翠绿的大盆栽,盆栽边缘一圈水沟里养着两尾色泽漂亮的观赏鱼,正悠闲地游荡着。

    封棠正坐在最大的那个书架前的办公桌后面办公,钢笔笔尖在洁净的纸面上唰唰流畅地签下他的名字。他一抬头,视线越过中间的绿植,就能看到坐在一个可爱的灰色的龙猫单人沙发上的简小星。

    她前面有个给她量身打造的小桌子,桌子上此时正摆着电脑和纸笔,还有一小盆可爱的多肉,种植多肉的小花盆也是圆滚滚的龙猫形态。

    简小星正盘着腿托着腮,微微蹙着眉看着电脑上正在播放的赛车视频,戴着耳机,时不时暂停,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唰唰记录着什么,看起来十分严肃认真。

    书房对于封神集团董事长来说,是很重要的地界,多少商业机密都藏在这里,轻易不会让人踏进,然而他却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就让简小星在这里占据了一席之地,并且还觉得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感。

    好一会儿后,他放下笔,端着水杯一边喝一边走到简小星身后,弯腰凑近她,男人浓烈的侵略气息瞬间就将人给包围了起来,一下子把简小星的注意力给转移开了。

    “这是你们的新对手的影视资料?”封棠问,丝滑悦耳的嗓音充满磁性,存在感强烈的让人无法忽视。他当然也知道了红星车队和扬帆万里车队的事,周启作为简小星的崇拜者,一天登陆疾行天下论坛不知道多少次,自然立刻看到了帖子,然后告诉了封棠。

    “嗯嗯。”简小星点头,努力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不要把眼珠子黏在封棠白皙似玉的脸颊上,还有那似乎散发着温暖香甜气息的颈项,尤其是他刚喝了水所以水润润的薄唇,现在是工作时间,绝对不能被美色-诱惑,清醒一点啊简小星!

    封棠对这个小花痴了如指掌,眉梢微动,唇角微勾,眼底浮现一层得意的笑,伸手摸摸她细细的发,“周启说这个新组织的车队都是些挺厉害的车手,你感觉如何?”

    提到赛车的事,简小星就收敛了心神,严肃地点头,“确实都很厉害,尤其是这个叫陈律的,你看他的这几个比赛视频,基本都是非常艰苦的越野拉力赛,全都是每年会死人的比赛,他不仅拿到过多次赛段冠军,而且在途中极少出现事故。少数参加的几次场地赛,他的对手无一最后不是崩溃败北收场,他很擅长攻击对手的弱点,给对手制造压力,打乱他们的节奏。这是个思虑周全精明得像猎人一样的攻击型车手。我猜他是他们这个队伍里的智囊,他们的比赛策略会由他来制定。”

    包括李子扬在内,因为都是在国外成长的车手,他们的比赛视频在国内的网络上都比较难找,不过和红星车队的比赛约定一被发布在论坛里,疾行天下论坛内自然就有人找出来贴上去,又给这事添了一把火。

    聪明一点的人都能知道这件事上扬帆万里车队获利比红星车队多很多,原本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新队伍,哪怕有李子扬带队也并不能掀起太大的风浪,因为比起他的新车队,人们更关心的会是他为什么会放弃众多车手梦寐以求的F1回国组建车队。而现在踩着红星车队,人们的关注点就不一样了,他们会更在意两个车队比赛的输赢。

    这些比赛视频出现得也很及时很完整,很可能是扬帆万里车队自己放出来的,不是为了让对手研究自己的技术,而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能力。

    封棠作为一个心机深沉的商人,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眼前的这个小东西就算知道,恐怕也丝毫不会介意,她是务实派,对人气、名声这些虚的东西从来不在意,她更在意的是和他们的这一场比赛里,自己能收获什么,队友们能收获什么。

    至于输了可能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不存在的,这只小怪物只会越战越勇而已。

    “你对红星车队能赢有几成把握?”封棠问。

    “这个不好说,单看双方车手,红星车队赢的可能性很低,不过别忘了有时候厉害的,不仅仅是车手。”简小星狡黠地朝他挤挤眼,像偷吃到肉的小狐狸,“他们的赞助商——素美兰公司原本是做服装的,现在突然要进军汽车行业肯定没那么容易。李子昂的父母收购的是一个日本的汽车制造公司,这个公司生意不怎么好,自产的引擎总是会出点小问题,因为经受不住市场的考验所以才会被国外的公司收购。我查了查,发现他们收购了仅仅不到半年时间,半年时间能做什么?一款优秀的车子从设计到研发上市,起码得花费三到四年的时间,他们现在就想组建车队推出新车,可见并没有从头开始,而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修改,从这一点上我就能肯定,他们的车子肯定没我们逐月出色。”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