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41.chapter 41

    此乃跟邪恶网站斗争章!!!!  简小星挑了挑眉梢, 将视线从后视镜上收回来, 没有应声。

    而她的沉默,让双胞胎以为她无话可说, 对视了一眼,近乎一样的眉眼中有着一模一样的得意, 然后又是完全同步的皱鼻子, 从得意中冒出鄙视和厌恶来,一方面觉得在他们的初次试探里,确定了这个嫂子是个可以欺负揉捏的软柿子, 一边觉得她从家世到职业都粗俗不入流配不上他们冷艳高贵的哥哥。

    真搞不懂哥哥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怎么看都比不上外婆身边的那些大家闺秀嘛,姐姐说的对,他们就得过来看看她配不配得上哥哥,看看她是不是用表象迷惑了哥哥,就算他们不敢对哥哥指手画脚, 但可以让她自己自惭形秽羞愤而逃啊!

    两个小恶魔的小脑瓜里瞬间出现了十几种他们最擅长的恶作剧, 他们的恶作剧可不得了, 连妈妈和姐姐都被捉弄哭过, 但在他们看来这种程度的恶作剧只是开玩笑而已,而他们的目的是要赶走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简姓女人, 那当然要用比那恶毒上几倍的恶作剧才行。

    在双胞胎策划着将简小星从封棠身边赶走的恶毒计划的时候, 车子正好到达一个路口, 可以转向, 但直行得停下来等绿灯, 周启开的阿斯顿马丁已经停下来了,简小星却毫不犹豫地转了向。

    “喂,你干什么?”洛茗伊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被吓了一跳,立刻质问。

    洛茗桑立刻掏出了手机,警惕地看着简小星。

    简小星心想警惕心还挺强的。她神情自若,不理会他们,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封棠打来的,问怎么了。

    “他们说不明白赛车手和司机的区别,所以我想带他们去搞明白啦。”

    封棠立刻就猜到这两个小鬼在简小星车上说了什么,眼眸微眯,“知道了,既然他们蠢到连这个都分不清,那你就帮他们好好区分清楚。”

    还以为封棠会说些让她注意分寸的话,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简小星眼睛瞬间一弯,甜甜地说:“好的呀~”

    封棠一顿,眼中的危险瞬间一扫而空,盈满了笑意。

    挂上电话,封棠对周启说:“回生态园。”

    周启有点疑惑,不明白为什么,但也没有多问,只跟着转了向。

    洛茗芩轻柔地问:“是怎么了吗?”

    “没事,被带去长长见识而已。他们很快不会有胃口吃东西,就不用专门去一趟餐馆了。”说完又拿起了平板,继续工作。

    洛茗芩不是很明白,但跟封棠认识那么多年,她知道再细问的话他就会觉得不耐烦了,她不想惹他厌烦,所以便没有再问了,且她现在的心思也没多少能分给双胞胎。

    昏暗的车厢内寂静无声,唯一的光源是封棠正低头看着的iPad。即便坐在车厢内,洛茗芩也依然仪态端庄,看着封棠在屏幕上滑动的如玉长指,目光含羞带怯欲言又止,咬着唇,指甲把腿上的爱马仕都抠破了皮。

    好一会儿后,她才细声细气地问:“听老夫人说你之前出了事故,已经没问题了吗?”

    “小事。”封棠淡淡地应了声,注意力依然在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英文条款上。

    “简小姐……看起来年纪挺小的,又是年轻有为的赛车手,平时应该很忙,要训练要参加比赛,不太有精力照顾你吧。”

    封棠没回答,皱着眉头看着iPad,好像对上面的条款有不满意的地方,久久没有理会洛茗芩。

    一股尴尬渐渐弥漫开来,洛茗芩咬着嘴唇,心头酸涩难言。一时再也开不了口了。

    周启在前面开车,假装自己不存在,虽然他偏心自己的女神简小星,不过还是忍不住感叹老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怜香惜玉啊,这么冷淡敷衍的态度,他都替洛茗芩难为情了。

    不过转念一想,封棠看在与她从小相识、她是姑姑的养女身份上,对她还算客气了,毕竟他们家坏脾气的老板对于贴上来的女人,冷酷无情直接丑拒的不知道有多少。

    简小星的车子往盘云山的方向开去,却并没有驶进生态园,而是继续往上,开上了盘云山。

    双胞胎看着简小星好像越来越往偏僻的地方开,最后还开上了山,表情有点儿惊恐了起来,“你干什么?带我们去哪儿?!”

    简小星说:“把安全带扣上。”

    “你干什么……”

    “我最后说一次,把安全带扣上。”简小星在封棠面前和在别人面前一直是两幅面孔,她虽然长着一张天生自带萌感和减龄效果的苹果脸,但当她面无表情,眼神平静至极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清冷的距离感。

    双胞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简小星望过来的眼睛,只觉得心头突了一下,乖乖地把安全带扣上了,他们的脑电波一致,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情况不明且有点儿吓人,还是先道歉服软,之后再叫她好看。

    然而他们刚刚张嘴想要装乖道歉,后坐力叫他们猛地往后一摔,咽喉里的声音也摔了回去。他们看到挡风玻璃前的景色以一种越来越快的速度往后挪去,很快糊成了一片,前方的U型急弯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他们只觉得车子直直地冲了过去,好像要带着他们冲出山道飞下悬崖。

    “啊啊啊啊啊——”尖叫声无法控制地从咽喉里发出来,紧接着身体往左边一甩,声音又被甩回了咽喉,但转眼又一堵山壁出现在了眼前,车子又仿佛要冲撞上去了……

    尖叫声很快消失了。

    简小星看了眼后座吓昏过去的双胞胎,失望地摇了摇头,才四个弯不到呢。不过别以为昏过去就了事了,这样教训可不够。

    所以简小星一路开到了山顶,倒了点水,把两个小鬼拍醒,开始进行她最疯狂的下坡。

    很好,这下三个弯道都没有就吓昏过去。

    简小星只好停下车,继续把人拍醒,之后她刻意开慢了一点,没让他们太刺激再次昏过去。

    但他们还是吓得也是够呛,哭着大喊:“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嫂子求放过呜呜呜……哇呜呜呜救命啊啊啊啊啊!!!!呕!!!”

    但简小星是个冷酷无情的小魔王,她过去的经验告诉她,教训人的时候如果半途而废就没效果了,所以她一点儿没心软。

    所以等到达生态园门口,简小星停下,双胞胎立刻从车里面逃命般地爬出来,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边吐一边哭,好不凄惨。

    封棠立刻就猜到这两个小鬼在简小星车上说了什么,眼眸微眯,“知道了,既然他们蠢到连这个都分不清,那你就帮他们好好区分清楚。”

    还以为封棠会说些让她注意分寸的话,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简小星眼睛瞬间一弯,甜甜地说:“好的呀~”

    封棠一顿,眼中的危险瞬间一扫而空,盈满了笑意。

    挂上电话,封棠对周启说:“回生态园。”

    周启有点疑惑,不明白为什么,但也没有多问,只跟着转了向。

    洛茗芩轻柔地问:“是怎么了吗?”

    “没事,被带去长长见识而已。他们很快不会有胃口吃东西,就不用专门去一趟餐馆了。”说完又拿起了平板,继续工作。

    洛茗芩不是很明白,但跟封棠认识那么多年,她知道再细问的话他就会觉得不耐烦了,她不想惹他厌烦,所以便没有再问了,且她现在的心思也没多少能分给双胞胎。

    昏暗的车厢内寂静无声,唯一的光源是封棠正低头看着的iPad。即便坐在车厢内,洛茗芩也依然仪态端庄,看着封棠在屏幕上滑动的如玉长指,目光含羞带怯欲言又止,咬着唇,指甲把腿上的爱马仕都抠破了皮。

    好一会儿后,她才细声细气地问:“听老夫人说你之前出了事故,已经没问题了吗?”

    “小事。”封棠淡淡地应了声,注意力依然在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英文条款上。

    “简小姐……看起来年纪挺小的,又是年轻有为的赛车手,平时应该很忙,要训练要参加比赛,不太有精力照顾你吧。”

    封棠没回答,皱着眉头看着iPad,好像对上面的条款有不满意的地方,久久没有理会洛茗芩。

    一股尴尬渐渐弥漫开来,洛茗芩咬着嘴唇,心头酸涩难言。一时再也开不了口了。

    周启在前面开车,假装自己不存在,虽然他偏心自己的女神简小星,不过还是忍不住感叹老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怜香惜玉啊,这么冷淡敷衍的态度,他都替洛茗芩难为情了。

    不过转念一想,封棠看在与她从小相识、她是姑姑的养女身份上,对她还算客气了,毕竟他们家坏脾气的老板对于贴上来的女人,冷酷无情直接丑拒的不知道有多少。

    简小星的车子往盘云山的方向开去,却并没有驶进生态园,而是继续往上,开上了盘云山。

    双胞胎看着简小星好像越来越往偏僻的地方开,最后还开上了山,表情有点儿惊恐了起来,“你干什么?带我们去哪儿?!”

    简小星说:“把安全带扣上。”

    “你干什么……”

    “我最后说一次,把安全带扣上。”简小星在封棠面前和在别人面前一直是两幅面孔,她虽然长着一张天生自带萌感和减龄效果的苹果脸,但当她面无表情,眼神平静至极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清冷的距离感。

    双胞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简小星望过来的眼睛,只觉得心头突了一下,乖乖地把安全带扣上了,他们的脑电波一致,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情况不明且有点儿吓人,还是先道歉服软,之后再叫她好看。

    然而他们刚刚张嘴想要装乖道歉,后坐力叫他们猛地往后一摔,咽喉里的声音也摔了回去。他们看到挡风玻璃前的景色以一种越来越快的速度往后挪去,很快糊成了一片,前方的U型急弯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他们只觉得车子直直地冲了过去,好像要带着他们冲出山道飞下悬崖。

    “啊啊啊啊啊——”尖叫声无法控制地从咽喉里发出来,紧接着身体往左边一甩,声音又被甩回了咽喉,但转眼又一堵山壁出现在了眼前,车子又仿佛要冲撞上去了……

    尖叫声很快消失了。

    简小星看了眼后座吓昏过去的双胞胎,失望地摇了摇头,才四个弯不到呢。不过别以为昏过去就了事了,这样教训可不够。

    所以简小星一路开到了山顶,倒了点水,把两个小鬼拍醒,开始进行她最疯狂的下坡。

    很好,这下三个弯道都没有就吓昏过去。

    简小星只好停下车,继续把人拍醒,之后她刻意开慢了一点,没让他们太刺激再次昏过去。

    但他们还是吓得也是够呛,哭着大喊:“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嫂子求放过呜呜呜……哇呜呜呜救命啊啊啊啊啊!!!!呕!!!”

    但简小星是个冷酷无情的小魔王,她过去的经验告诉她,教训人的时候如果半途而废就没效果了,所以她一点儿没心软。

    所以等到达生态园门口,简小星停下,双胞胎立刻从车里面逃命般地爬出来,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边吐一边哭,好不凄惨。

    双胞胎已经把昨天的阴影抛到九重天外,虽然提起赛车还是隐隐有胃部抽搐的感觉,但已经不记恨简小星了,不但不记恨还喜欢上了。这会儿正缠着哥哥和嫂子要去寒城的著名游乐场玩。

    寒城有个很有名的游乐场,有号称世界最高、圈数最多的过山车,近几年广告更是打得很疯狂,已经成为寒城的一个地标了。

    简小星没去玩过,她去年来的寒城,一直在为车队和比赛忙碌,哪有空去玩。至于封棠,更不用说了,他一个冷艳高贵脾气超坏的集团董事长,才不会去什么游乐场呢。

    他本来一脸嫌弃,打算拒绝,结果转头看到两颗小脑袋中间还多了一颗,那张圆滚滚的脸上小动物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期待地看着他……啧。

    周启换了一辆逐月旗下不久前新上市的一款越野车,想着位置多点就不用分成两辆坐了。这车体积和外型很是霸气,充满了狂野气息,就像一匹野马一样。爱车人士简小星看到就忍不住赞美了一番。

    逐月汽车对封神集团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简小星每次当着封棠夸都叫人有种她在拍封棠马屁的感觉,而且还是拍得很直白让人感觉有些羞耻的那种。至少洛茗芩觉得换做她她根本说出这种话来。

    封棠那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想要啊?”

    简小星眼睛一亮,小鸡逐米般点头。

    洛茗芩墨镜下的眼睛里都是震惊,不敢相信这个女孩怎么能这么厚脸皮,一点都不知道客气,这车卖七位数的啊,这么直白地把贪婪表现在脸上,不觉得难看吗?

    “那你可得好好讨好老子了,把老子哄高兴了,就给你。”封棠忍不住去捏她棉花糖一样的脸颊肉说。

    “嗯嗯~”简小星把封棠的手抓下来,很自然的两人就变成了手牵手。双胞胎一看这个,立刻又兴奋又臭不要脸地凑过去把哥哥嫂子挤在中间,也要牵手,封棠骂了两句,四个人还是牵手牵成了一排。

    因为觉得简小星和双胞胎都觉得这样牵手很好玩,到了游乐场后还是这样,再加上一人戴上了一个墨镜,气质也很突出,很是骚气引人注目。刚好因为今天是4月1号愚人节,又是周末,游乐场在做活动,人不少,牵着比较不会被挤散。

    简小星还是挺重视封棠的这几位亲人的,所以第一时间就发现洛茗芩落了单,就招呼她过来一起。

    洛茗芩的唇瓣倔强地抿起来,墨镜挡住了她眼中的情绪,她尽量自然地说:“我不习惯这样,我就这样可以了。”

    洛茗芩手上有两个包,她自己的一个,还有一个背包,里面装着毛巾、备用的T恤、创口贴等随身常备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替双胞胎准备的。双胞胎对此态度很自然,显然已经习惯了。

    简小星见她这样,不由得想人家一个成熟的大家闺秀,大概是不愿意跟他们几个幼稚鬼玩手牵手游戏的。还想说什么,被突然看着那边的过山车兴奋起来的双胞胎拽着跑起来。

    “快点快点,好刺激啊我要玩我要玩!”

    “好多人,要排队啊,快去抢前面的位置啦!”

    两人一个拖着简小星一个拖着封棠,最后简小星也跟着激动起来,三个人拖着封棠跑。

    “你们三个!洛茗伊洛茗桑,不怕吐了?”简直像带了三个熊孩子来游乐场玩的爸爸封棠没好气地说。

    “嫂子的车比过山车恐怖多了,我们才不怕过山车呢!”

    他们四个前面跑了,后面就只剩下了周启和洛茗芩,周启感觉有点儿尴尬,也替洛茗芩感到尴尬。何必呢,他想。

    “洛小姐,东西让我来拿吧?”周启说。

    “不用了,东西不重。”洛茗芩说,目光紧紧地落在前面跑起来的封棠的背上。

    因为今天要去游乐场玩,封棠没有再穿西装,而是换了一套休闲服。也不知道到底是衣服的缘故,还是受到了别人的影响,那浑身上下骨子里冒出来的攻击性柔化了不少,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的样子,乍一看还以为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他总是一脸不情不愿不耐烦地被拉着去玩,玩着玩着嘴角倒是也露出了真切的笑容,笑出了雪白的牙齿。

    洛茗芩一直没有跟着玩,她在场外观察,她想把封棠的这些变化归结为是因为双胞胎,或者是因为其实封棠只是傲娇,他表面上不喜欢玩这些幼稚的游戏,其实骨子里是喜欢的。总之他的这些超乎她想象的方方面面,都与简小星无关。

    可是这是自欺欺人,她紧紧咬着唇,骨节捏得都透出了骨白。在日本的时候封棠也带过双胞胎去过游乐园,去迪士尼,可是那时他蹙起的眉心里是切实的不耐,排上两分钟的队他都嫌弃浪费时间,和今天的封棠俨然不同,就像填补了高中时期他该有的活泼和清纯的恋爱。

    是她曾经想象过的样子,迟到了好多年,而这里面的不同,仅仅是因为多了一个简小星。

    封棠正委屈着他的大长腿,开着辆碰碰车追着简小星撞,碰碰车和真车不同,全国冠军占了下风,逃得很是狼狈,好在有双胞胎帮她一起对付大魔王,很快就变成三个人围攻封棠。

    “那四个颜值也太高了吧?”

    “男的好帅啊!!”

    “好像是混血?”

    “……”

    场外围观的人不少,女孩子们嘀嘀咕咕的,虽然墨镜挡住了,没办法看到全脸,但是好看的人就算只是露出个下巴也很引人注目。

    有人注意到了洛茗芩,她穿着复古典雅的白裙,也戴着墨镜,也很有气质,让人一看就觉得和场内那四个人是一伙的,又因为她手上还拎着个很符合双胞胎的气质的双肩包包,就有人小声地问:“你们是一家人吗?”

    洛茗芩看了问话的人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回应的女孩子有点儿小激动,“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洛茗芩再次点头。

    然后她们终于忍不住问:“你和里面那个帅哥……是恋人吗?”如果不是的话可以鼓起勇气要微信了~

    洛茗芩握着包包的手一下子收紧了,她应该否认的,可是她唇瓣动了动,说:“你们觉得呢?”

    这种模糊的回答让人不敢乱说话,而且如果关系单纯的话,一般人也不会这样回答,所以她们当然就说是恋人了。这话让洛茗芩心头跳了跳,但她没反驳。

    “你们看起来真配。”

    “那你们猜猜里面那三个小的,跟我们是什么关系。”洛茗芩柔声说。

    “亲戚家的孩子吗?”

    洛茗芩笑了,是啊,你看,谁都不会觉得封棠和简小星是一对的,他们根本不相配,站在一起更多人也只会以为他们是兄妹。可是这点愉悦,很快就冒出了苦涩的滋味。而去买水的周启也已经回来了,她便不再多说了。

    果然是有钱人啊,还有贴身保镖。几个女孩离开的时候看着穿着西装人高马大的周启想。

    挑着人少排队队伍不长的玩了个遍后,已经有点累了,到休息区坐下休息,双胞胎嚷嚷着要吃雪糕,周启去买,还买了简小星的份,简小星有点高兴。于是三个人排排坐,整整齐齐舔雪糕。这画面也是很骚气的。

    封棠难得一次觉得不去公司干正经事,而是到这种地方来玩也挺放松挺有趣,胳膊被简小星滚烫的身子靠着,低头就看到墨镜后面她垂下的眼睫毛,还有被汗湿黏在白皙细嫩的脸颊边上的细细的发。

    心脏突然像是陷下去了一块,毫无防备让人感觉很危险的柔软,如果有人往那里扎一刀搞不好必死无疑。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从他认识简小星之后。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帕让简小星擦汗,简小星忙着吃甜筒,胡乱擦了一把把手帕塞进口袋里,封棠很嫌弃,抢回来一边嫌弃一边重新帮她擦一遍。

    简小星朝他甜甜的笑。

    要在人群中分辨谁和谁是什么关系不太容易,但是要分辨谁和谁是恋人却不困难,因为眼波流转间会散发出有别其他的气息。

    洛茗芩以前觉得那些关于情人的神态的小说描写都是夸张化的,直到她看到封棠那双总是阴郁黑暗的桃花眼,望向简小星的瞬间便如同星河倒灌,璀璨柔和。

    洛茗芩心脏的难受程度已经近乎窒息。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