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34.chapter 34

    此乃跟邪恶网站斗争章!!!!  “……”

    在一阵欢呼声中, 红色跑车稳稳停在了起点处,车门打开, 一条修长的腿伸了出来,叫男人们兴奋的口哨声没完没了。云贝娜甩上车门, 神情骄傲,抬起下巴看向瞿跃阳。却发现瞿跃阳并没有看她,而是低头看着一个矮冬瓜。

    那个矮冬瓜穿着普通的T恤牛仔帆布鞋,还背着一个双肩包, 一张圆滚滚的苹果脸, 看起来很幼稚,最多才在念高中的样子。然而她心心念念的“国民老公”、“捷豹车队赞助商”瞿跃阳看着她, 向来有些痞气没正经的神情在晦暗的光线下, 竟是又坏又温柔的样子。

    火从心起, 云贝娜冷下脸,快步走了过去。

    “瞿大哥,我可是为了你从洛杉矶回来了,怎么样?我的车技入得了你的眼吗?”云贝娜扬声说着走了过去,口哨声渐息,一双双眼睛跟着看了过去,终于发现了和瞿跃阳站在一起的简小星。

    “哇哇哇!那不是那个谁吗?!她什么时候来的?!”

    “啊啊啊啊想跟她要签名!”

    “诶, 你们说今天她会不会上场跑一圈?我有没有机会坐一坐她的副座?”

    云贝娜听到这些议论声, 眉头皱了皱, 原来这个小矮子竟然也是一个车手吗?而且看意思好像还有两把刷子的样子, 难道和她一样, 是想要加入捷豹车队的女车手?想到这个,眼睛里敌意更深了。

    “瞿大哥,你倒是说说啊,我跑得怎么样?”云贝娜站到两人面前。

    “挺好。”瞿跃阳敷衍地应了一句,继续跟简小星说:“我不是慈善机构,你想要得到点什么,就得付出点什么……”

    果然是来跟她抢捷豹车队唯一女赛车手位置的竞争对手!云贝娜立即下定论,当即对简小星说:“瞿大哥说的对,一些事情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的,就算瞿大哥同意,没有实力也不能服众。”

    瞿跃阳眉头一皱,疑惑地看着突然插一嘴的云贝娜,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简小星眉头也是一皱,大眼睛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又看回瞿跃阳,“是你打电话给我的,你又耍我?”

    “当然不是耍你,瞿大哥的意思是你得先跟我比一场,赢了才有往下谈的资格。” 云贝娜抢着说。

    简小星说:“是这个意思?”

    瞿跃阳拉了云贝娜一把,“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乱插什么嘴?不知道天高地厚,一边玩去。”

    云贝娜顿时委屈了,“你就这么瞧不上我吗?我在洛杉矶留学这几年一直都有在磨练技术,洛杉矶街头谁不知道我?你都不让我跟她比一场,就把我三振出局吗?!”她以为瞿跃阳还是和以前一样瞧不上她的技术,不让她加入他的车队。

    简小星算是明白了,这姑娘跟他们是鸡同鸭讲,牛头不对马嘴。

    “比什么比,有病,走开,别碍事。”

    “我不!”仗着云家跟瞿家的关系,云贝娜小性子一下子上来了,气愤地瞪着简小星,“你,现在就跟我比一场!”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比。”简小星说。

    云贝娜只觉得脑子顿时炸开了,瞧瞧眼前这个身高最多不超过155cm,只到她脖子位置的矮子,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种话,是疯了吧?!是脑子有病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云贝娜指着自己,“我,云贝娜,Miley•云,洛杉矶街头女性赛车手排名第一,国内目前最受瞩目的新人职业车手,下个赛季我至少能冲进前三十!你知道对于女性车手而言,这样的成绩意味着什么吗?!”

    因为赛车运动从不分男女,而在男车手不仅比女车手多很多,而且男性比女性拥有先天优势的情况下,能在赛季里冲进前三十的女车手寥寥无几,这也是为什么赛车运动被很多人认为是属于男人的运动的原因。而她第一次参加职业赛季,就能冲进前三十,意味着她比大多数男车手都出色,是绝对值得追捧的女车手了。

    “哦,那你很棒了。”简小星心里确实觉得这样很棒了,只是心情实在很不好,对于这种莫名其妙来找茬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口气应付。看向瞿跃阳,“如果你只是闲着没事干把我喊来耍一顿,那我走了。”手机拿出来,准备把瞿跃阳拉进黑名单。

    “等等……”

    “你什么意思!”云贝娜再次出声,瞿跃阳想一巴掌把她拍到天边去,这人从小就让他觉得很烦很烦,结果出国留学几年回来一点长进都没有,烦死了。

    “你那是什么口气?你还瞧不上我了?有本事你报上名来!”云贝娜气冲冲地说。她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资格瞧不上她。

    然而简小星根本没理她,已经走出去了好几米,瞿跃阳追了上去。

    云贝娜气得原地跺脚,突然间听到一声嗤笑,因为四周非常安静,大家都处于一种难以言说的震惊状态里,所以这声嗤笑格外的刺耳。云贝娜一下子把脑袋转过去,这一看,才发现笑的人是颇有名气的街头车手KC李。

    “你笑什么笑?”云贝娜生气地说,长得一副坏人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我笑云小姐好胆识啊,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过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场面了。”KC李感叹地说。

    “你什么意思?”

    “你刚刚挑战的那个小矮子,也是去年才冒头的新人职业车手,去年的秋季也是她第一次参加职业赛季,她倒是没有云小姐你这么丰富亮眼的履历,在赛季里也是比得筋疲力尽,才有了点‘小成就’。你可以网上查查,她叫简、小、星。”KC李脸上露出看好戏的坏笑,周围和他同样表情的人不少,而这些人不久前还对着她吹口哨为她欢呼。

    云贝娜还真就拿出手机去查了,但打完“简小星”三个字后,还没按下搜索,云贝娜就想起了这个有点儿耳熟的,她春节回国后听到许多次的名字,脸上一时渐渐失去了表情……

    简小星,去年凭空冒出来的新人车手,加入面临解散的曾经的车神简飞承组建的红星车队后,拉来了赞助商,改变了整支被唾弃了20年的吊车尾车队的命运,使得红星车队在上一届赛季中获得重生并取得了出色成绩。

    而简小星个人的头衔……23年秋季赛季个人赛冠军、我国赛车运动史上首位女性全国冠军、我国史上首位获得阿佛朗赛车世锦赛入场券的女性车手……

    云贝娜脸色渐渐涨得通红,火辣辣的,叫了一声,捂着脸羞耻得大步跑开了。

    ……

    简小星心情很不好,因为过完一个年,她男朋友丢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男朋友叫封棠,是封神集团董事长,跟她有32厘米的身高差,是个有着一头黑长直头发仿佛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脾气很坏,整天以欺负她为乐,还是她所在的红星车队的唯一赞助商。

    春节期间他陪她在老家阑市玩了几天就被他奶奶喊去日本,本来还好好的,跨国电话打着羞人的甜言蜜语说着,半个月前却突然没了消息。

    而打电话给封棠的司机、她的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周启,得到的答案却是封棠丢下他们先回国了,现在不在日本,什么情况他们也不知道,老夫人暂时不许他们回国。

    简小星猜测可能跟老夫人有关,否则养大的孙子失踪了,她怎么会不让封棠的手下回来找呢?以封棠的性格和手段,根本不可能被囚禁被威胁,除非有不可抗力,否则肯定不会这样突然消失。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简小星正因为男朋友不见了这事烦心着急的时候,瞿跃阳给她来了电话,说有封棠的消息。

    陈律的目光不经意地往车后镜里扫了一眼,然而仅仅是这一眼,陈律轻松的表情突然僵住,他的肌肉紧绷了起来,他感觉头皮发麻。

    后视镜内还是简小星的车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然而陈律知道,她的引擎声一定变了。

    陈律玩赛车那么多年,能够在国外取得那么出色的成绩,绝对不是靠运气的,他有顶尖车手必须有的敏锐神经,所以他能看到外行人看不到的东西。普通人开车车子只是一种代步工具,但赛车手的车子不一样,车会因为真正的车手而散发出不同的光芒,高手会赋予车子生命,行驶间会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余韵。

    而此时,简小星的车在陈律眼中,仿佛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极具攻击性的可怕的红光,就像从瞌睡中醒来的猛兽,让他蓦地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没有丝毫犹豫,陈律展现出了一个聪明的高手的果决,他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态度,用力踩尽了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得骨节都泛出了青白。

    然而,为时已晚。

    “我的天!!!”解说员尖叫了起来,“简小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接近陈律,两辆车子贴近的距离让人心惊胆战,防撞栏和防撞栏都贴住了!进入比赛后半段后,简小星气势上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仿佛怪物醒来了一样!”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于波看着大屏幕,搓着胳膊,喃喃自语道。

    去年盘云山山路上,在磅礴大雨中,简小星代替伊超群,开着一辆二十年前的老破车,在湿滑恐怖的山路进行下坡赛,展现出了不要命的疯狂和极其精妙的控车技术,把一干车手吓得屁滚尿流。

    而现在,晴空朗朗,地面干燥,她的疯狂和控车技术不变,身下的车子车身和底盘却由昂贵轻盈的碳纤维打造,会出现怎么样的场面,他们已经在脑中预演了……

    如果在简小星的车内安装摄像头,那么所有人都会看到,刹车、方向盘、换挡、油门……每一个动作都迅速且精准,车速越快,她看得就越清楚,心率却越来越慢,连一开始被陈律撞车而激起的怒火都已经无影无踪,她目光冷静得可怕。

    她只有一个目标,她要超车,她要赢。

    陈律脸色发青,面容严肃,再也提不起丝毫游戏的心里,他感觉自己正在逃亡,他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逃亡,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汗水,他知道自己现在最好不要看后视镜,看一眼就会给自己增加一分心理压力,一不小心自己的节奏就会被打乱。

    但是他控制不住,所以他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却没有在右边的后视镜内看到,他惊了一下,迅速看向左边,看到简小星已经切到外线。

    什么?仗着轻量化的车子,竟然要在直线上超车?开什么玩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