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了不起的小短腿

32.chapter 32

    此乃跟邪恶网站斗争章!!!!  “嗯, 私下的比赛也行, 我自己挑场次。”

    “好。”简小星一口应下, 脑子里不禁冒出封棠拧着她的耳朵臭骂她的场景, 呃……应该不会吧,坐一下副座而已嘛。

    从瞿跃阳口中得到消息,简小星立即又气又急地离开了。

    简小星跳上她的车,瞬间倒车踩下油门冲了出去,她很生气,车子往机场的方向疾奔而去。

    这时车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简小星接起,听到队友刘浏关切地问:“怎么样啊宝贝?”

    “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

    “去机场?去机场干什么?”

    “抢男人!”

    瞿跃阳说, 半个月前深夜, 机场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车上坐着的人正是封棠, 封棠被人救了, 人倒是没什么大碍,但撞击了大脑出现了短暂失忆的后遗症。救他的人是一个女人,家世很好, 他家联络了封棠在日本的唯一血亲,今晚就准备带他登机赴日, 那女的也要去, 似乎……有结亲意向。

    如果简小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的话, 可能还能冷静一点, 一听到那女人的名字, 就差点炸了。

    宁予薇,正是她跟封棠交往前跟封棠告过白的那个千金小姐嘛!好哇,亏她还觉得她是小仙女,结果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她明明知道封棠和她的关系,却在这段时间里一直没有联络过她说一声,自己偷偷摸摸把封棠藏了起来,现在又偷偷摸摸把人带去日本见他奶奶,真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了!

    刘浏一听,这还能忍?红星车队的王牌车手的男朋友、他们的赞助商就要被别人偷走了!当即跟其他队友们一说,一个个开上车全都赶往了机场。

    “你们、你们注意别伤着人!小心被禁赛啊!”红星赛车基地负责人伊超群看着一辆辆消失的车尾巴,不肯放弃地吼出了这么一句。

    红星车队所在的位置距离机场比较近,简小星那辆闪电游蛇一样的车子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他们刚好也到这儿,于是如江河汇集成一线,排成一排朝着同一方向奔腾而去。

    七台外形一致有着红星标志的车子以疾风般的速度朝着机场飞射而去,整齐划一的赛车引擎发出厚重又力量感攻击性十足的吼声。这声音由远及近,上一秒还在山头,下一秒好似已经就到达山脚,吓得路上正常开车的司机们看着那一蹿而过的车影卧槽了好几声,根本来不及产生该往左还是往右躲的迟疑,那几辆车子就已经过去了老远。

    普通驾驶员和职业车手的差距有多大,今晚值班的交警们有幸亲身体会了一番,那七辆车子在公路上就像迅猛的凶兽一样,他们赶紧骑上车子去追,结果没一下就跟丢了,好在车子的方向是机场,而不是往车流量众多的市区,要不然今晚不知道要怎么热闹呢。

    “又是那些街头飙车族!”

    “那引擎绝对是不能上路的,必须逮着那些混蛋,通通没收!必须罚款拘禁!”

    “……”

    哪个城市都有飙车族,但是寒城绝对是全国最多飙车族聚集的一线城市之一,这里有两个全国最出名的赛车基地和两支声名远扬队员都是实力派的顶级车队,不知道多少怀揣赛车梦的男女慕名而来,更不用说其他大大小小的赛车俱乐部。而那些擅自改装自己的车子,在深夜的街头狂飙进行违法比赛的街头车手们,则是最让交警叔叔们感到心力交瘁的。

    要是凌晨过后他们再飚,或者去像盘云山那种地方飚,可能也就懒得管了,但是像这种还不到十点就跑出来大马路上飚的,绝对要逮住!

    但……

    那些车手们一骑绝尘,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开着警笛声的交通警车孤独地追着……

    另一边,不知道自己已经露陷,正在去机场的路上的宁予薇突然觉得心跳加速,这几天时不时会冒出来的心虚感又冒出来了,并且格外强烈,她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手指,紧张地看向前路,似乎已经能看到远处机场的影子了,忍不住催道:“开快一点。”

    “以这个速度我们赶上飞机绰绰有余的,小姐。”司机以为宁予薇是担心赶不上飞机。

    “我有别的事。”

    司机不再说话,开快了一些。

    这时宁予薇注意到身边的封棠扶住了额头,又连忙对司机说:“算了,不用那么快。”转头看向封棠,“对不起,这样有没有好一些?”

    封棠挡住她伸过来想要碰他的头的手,那双桃花眼扫了一眼过来。在略显黑暗的车厢内,他那双深邃又阴郁,有着奇异的哥特式风情的桃花眼,显得更危险起来。可是这种危险让人心跳加速。

    宁予薇收回手,有些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她说:“你不用对我这么警惕,都这么多天了,你应该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只是暂时性失忆,医生说等脑袋里的血块化开就好了,最多可能也就两三个星期,最短也就三五天。”

    每次提起这个,宁予薇心里就忍不住感觉很失落,为什么不能忘记得久一点呢?现在这样短的时间,她根本无计可施。她知道这样很卑鄙,她以前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卑鄙,想要趁人之危,想要从别人那里偷走东西,这几天她一直忍受着内心的煎熬,理智告诉她应该告诉简小星封棠在她家的事,可是情感上她又是拒绝的。

    这难道不是难得的机会吗?

    但他只是由于大脑撞击血块压住了部分记忆神经而已,血块不会永远压着,可能明天睡一觉起来就恢复了。而且因为失忆,封棠的警惕性强得可怕,他甚至连单独端到他房间里的食物和水都不会碰,非要和他们家的人一起坐在一张桌子上才会动筷,和电视里演的一点儿都不一样,就算有什么卑鄙下作的事情想要做,也无法得手。

    她只能侥幸地想,也许他奶奶会有什么办法,简小星……和他一点都不般配。

    封棠没有说话,只是支起一只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突然,他动作微微顿住。

    那引擎声从远处响起,却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在接近。封棠的心跳莫名地随着这阵声音在加速。

    5、4、3、2、1。

    五秒后,第一辆车子超过这辆车了,第二辆好像慢了不少,看来车手——

    刺耳的刹车声极其突兀地响起来,身体骤然狠狠向前倾去,要不是绑着安全带,脑袋恐怕要被二次伤害了。

    “……怎么回事?”宁予薇惊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封棠皱着眉抬起头一看,才发现他们被好几辆车子包围了,最先超过的那一辆正在他们这辆车的正前方,引擎还没有关,在路灯的光线中,还能看到它四周冒起的一阵薄烟。就像一头静静蛰伏在那里的猛兽,随时会扑过来咬断猎物的咽喉。

    封棠几乎能想象出它在超过这辆车的瞬间就移到了他们车前,紧接着骤然原地180度转身,轮胎狠狠地在地面摩擦了一圈、刹车,头对头地挡在了他们的车前的场景,把毫无防备的司机吓得胆颤,急急忙忙地踩下刹车。

    想必还能从地上看到那剧烈的轮胎摩擦痕迹。

    宁予薇在看到那几辆车上的红星标志的时候,冷汗就唰唰的冒出来了。

    果然,正前方的那辆车子的车门打开了,从驾驶座上出来了一个叫任何一个司机都忍不住怀疑人生的娇小玲珑的女孩,她甩上车门,表情严肃地走了过来。

    封棠的眉头突然跳了跳。

    “小、小姐,这……”懵逼的司机有些惊恐地出声。这是干什么?抢劫?可可可可是……

    宁予薇也不知道怎么办,她几乎不敢去看封棠的表情,几乎要哭出来了。

    简小星已经走到了司机那边,敲了敲车窗。司机只能将车窗缓缓地滑下来一点。

    简小星说:“把车门打开,跟你家小姐没关系,我来接我男朋友。”

    封棠眉梢高高挑起。

    司机审时度势,断定自己不开锁他们人多势众也能砸开,所以果断把封棠那边的车门锁开了。

    简小星绕过去把车门打开,和坐在里面的封棠对上眼的瞬间,脸颊一鼓,像一只两腮塞满了食物的小仓鼠,险些憋不住委屈。但她想到现在还有外人在,立即又收起了表情,一脸严肃冷酷,用生平从来没对封棠使用过的口气说:“还坐在那里干什么?下车。”

    封棠眼眸微微眯起,简小星瞬间心虚害怕得不行,但还是稳住了。

    “快点啦!你女朋友来接你回家,你还坐在别的女人的车里,是不是想被揍啊!”伸手去抓封棠的胳膊。

    失忆后警惕性强得可怕不让摸不让碰的封棠,却真的被她给抓住了胳膊,并且顺从地从车里出来了。他一站起来,低头看简小星,才发现这女孩还真是……比想象中更矮。

    简小星把人拉出来,还不罢休,强硬地跟封棠十指相扣,看着坐在车内,不用看清她的脸色也知道很糟糕的宁予薇,宣布主权地说:“这几天多谢你们家照顾我男朋友了,医药费我会付的,这个人情算是我简小星欠你们的,以后能帮得上忙的,尽管找我。”

    封棠的视线从自己被扣住的手转移到这个大言不惭对自己宣布主权的女孩身上,神情微妙。

    简小星的话刺痛了宁予薇的心,也让她感到一阵愤怒,她咬着唇,从车上下来,“你凭什么!”

    正牵着封棠往自己的车走的简小星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宁予薇。

    宁予薇恨恨地视线转开,落在了封棠身上,神情瞬间忧郁,柔肠百转,“那天……是我冲上去,用石头把玻璃打碎,把你从车里拖出来的……”

    “你胡说,明明还有司机或者谁的帮忙,我家封棠身高187cm,体重78kg,光凭你一个胳膊没几两肉出门重点的包都不用自己提的大小姐,还能把他从车里拖出来?”

    宁予薇呼吸一滞,差点窒息。

    简小星又说:“就当你是救命恩人吧,谢谢你了,任何你想要的都可以提出来,除了以身相许之外,我们能给的一定给。或者,”简小星朝露出一个甜甜的萌哒哒的笑,从口袋里拿出了封棠的支票本,“我这就写一张支票给你?”

    “呕……”

    “呕……”

    双胞胎根本空不出时间来说话,痉挛的胃部将里面的一切东西都往外赶,本来肚子里就没多少东西,吐完之后就开始吐胃酸,胆汁都要吐出来了。这还是双胞胎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晕车,晕得那么严重,第一次又吐又哭这么狼狈。

    洛茗芩太着急,赶过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挤了简小星一下,蹲在地上的简小星因为路面坡度,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封棠走过来把人拉起来,一边嫌弃一边顺手给她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很轻易能改变一个人的,如果不能改变就证明不是爱。可惜总有女人自欺欺人,用他天生如此、本性如此来哄骗自己,告诉自己他对谁都一样。

    洛茗芩也认为封棠永远都会是那个自恋、洁癖、龟毛、阴戾、傲慢的封棠,然而她刚要转头问简小星洛茗伊和洛茗桑是怎么了,就看见了这样一幕。封棠只是弯腰帮简小星拍了拍灰尘而已,却带给了她难言的刺激。

    于是她不受控制的,原本只是着急关切的问话,变成了有些咄咄逼人的诘问:“简小姐,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啊,没事,他们只是晕车,过阵子就好了,不是中毒,不用去医院的。”简小星说。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搞不好真以为是食物中毒或者肠胃炎啥的,毕竟晕赛车手的车和晕普通人的车区别还是挺大的。

    “只是晕车?说得倒是轻松,他们还是孩子,吐成这样伤到肠胃咽喉怎么办?知道简小姐你是赛车手,但是就不能照顾一下他们开慢一点吗?他们不懂事可能说错话了,但你不能宽容一点让让他们吗?!”洛茗芩心里有一股火,既有对弟弟妹妹的关切,也有被刚刚那幕刺激到的嫉妒。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