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吟游刺杀录

第六百七十三章 赚谁的钱?

    “听说了吗?前段时间的屁味源头查出来了!”
    “真的吗?谁放的?”
    “是神放的屁。”
    “我就说,这哪里是人放得出来的屁。”“对啊,而且我那天就亲耳听得,那个野蛮人营地里,有人说是神之屁!”“就是就是,城主还来抓我们。”……
    “那你知道,这个神是谁吗?”
    “是谁?”
    “是城主儿子!”
    “啊!!!”
    “原来是他?我想起来了,我当时被审讯的时候,就他还在放屁!”“还好我没得罪过他。”“还好我也没有。”……
    “可是为什么呢?城主儿子怎么就突然成神了呢?”
    “我听说是这样的,你们知道那种附身,或者请神上身,或者通灵之类的法术吗?”
    “当然知道,神话里不都有嘛。某某先知突然得到神的启示,然后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对,就是这种。而我们城主的儿子呢,就稍稍有点不一样,他不是说话不一样,是放屁不一样。你可以理解为,神想降下神谕,但不是通过说话的方式,而是通过放屁的方式。”
    “哦!我想起来了!我当时跪在城主面前,他儿子放了一个屁。城主说‘他那是在放屁吗?他是在说话’,我当时还以为是城主袒护自己儿子,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说话!”
    “是的,对神来说,说话或放屁没什么区别,万事万物都和尘埃没有区别。也只有我们这种凡人,还在受到肉体的束缚,对屁有特别的厌恶感,对神来说早无所谓了。所以神用屁传下神谕,再正常不过。”
    “你说的好有道理。”
    “那照你这么说的话,城主儿子并不是神本身,他只是被神借用了一下屁股而已。”
    “是的,但是别小看这个。被神借用过之后,他就获得了神性。那就不是我们一般凡人能比的。”
    “哦!那真是太厉害了!对了,那城主儿子叫什么名字?”
    “他原来的名字已经不用了,他现在叫……叫……,他叫什么来着?”
    “他叫荡气回肠真君。”突然边上路过一个人。
    “对,对对!就是这个!这个词有点难念,不愧是有神性的词,我们来多念几遍……”
    街头巷尾突然又流传起了新的版本,而且版本非常统一,几乎细节都一样,很明显是有组织的散布。稍稍打听一下,基本就能判断出,这是官方流传出来的。
    很多有点脑子的人,包括本就在骗人的猛虎佣兵团等,包括一直执着的追杀凯文的猛男佣兵团等,以及一批闲散人士都纷纷警惕起来。官方这是要干什么?如果只是骗钱,那倒不是什么问题,就怕找着借口干别的事情。
    “那神谕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们要做点什么?”“给他修建塑像还是修个教堂?”……
    但问到这个,却没人能答上来,散布消息的时候显然没有预设答案。于是散布者索性往上推:“你要不直接去问城主儿子。”
    当然没有人能问到城主儿子,也就只能自己瞎猜,有的人甚至觉得城里已经不安全,这几天干脆出城躲避一下。也有人觉得这不过是官方提前放出的风声,用于观察民众反应而已,毕竟官方骗人,一旦被拆穿,那就比较麻烦。
    一晃又过了两天,城内留言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依然不定时的出现屁味,城外依然有野蛮人营地,依然有人拿着凯文肉骗钱,一切仿佛都没什么变化。民众们从最初闻到屁味惊慌失措,到现在也逐渐习惯了。
    赛因还真的准备了一些香水,试图在这个时候脱销一把。但遗憾的是,并没有多少牛头人愿意买。他们很快的适应了这种屁味,有人甚至疯狂呼吸,试图获得神性,再者一般的香水也盖不住这全城的恶臭,没什么大用。
    两天过去,城主终于贴出了新的告示:首先,坐实了神之屁的说法;其次,以后城内所有人放屁都要交税。
    不像那些骗子,还要费尽心机编故事,还要让人心甘情愿的掏钱。官方出手,那真是简单粗暴,就和土匪没有区别。
    告示上说明,谁要是不交税,偷偷放屁,一旦被抓那必须罚双倍,如果罚不出来,那只能坐牢了。交税不看你收入如何,仅看你屁股大小。屁股越大,那就屁量越大,自然交更多的税,非常合理。
    交税也给了多种金额套餐,有按照次数,有按月交,按年交。即便是一年的税,按最大的屁股来算,也就2银币。而且交完税,可以一整年随便放屁。
    以本城内的大多数平民来说,这税还不至于交不起,至少眼下还能支付,但平白多出一份钱,着实肉痛不已。何况眼下交得起,以后呢?会不会拉屎也要交税?撒尿也要交税?
    而如果有人抱着“我只要不放屁,那就不交税”的想法,那真是比牛头人都天真。官方有的是办法搞你,你放不放屁还不都在他们嘴里。
    告示贴出后,立刻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大量的平民对此表达了不满和担忧。就算是把这推给神谕也没有用。这当中,各佣兵团也难得的团结一致,对官方进行了抵制,毕竟他们也要交税。而且放屁交税,也实在太离谱了。
    次日,在一些人的煽动下,集结了一个游行示威的队伍。从最早的凯文肉骗局,很多人被骗了钱;野蛮人营地出现,人心惶惶;屁味突发,城主乱抓人;到如今居然要交税了。平民的情绪也终于达到了一个爆点。
    最初也就三五百人,拿着一些标语跑到城主府邸门前乱喊乱叫。治安官当即上前试图驱离,于是佣兵团亲自上场,伪装成平民和治安官打成一片。
    街头的混乱陡然升级,人数很快达到数千,到上万人,各方凑热闹的,谩骂的,打架的,跳舞的,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如今毕竟已经不是中世纪了,不能真动手杀个血流成河,治安官无法驱离,只能退守到城主府内。而那些游行者也不敢真的到城主府里,也就在门口闹了一番,傍晚时分就离去了,留下一地的垃圾。
    城主在自己房间内冷眼旁观,以他八阶强者的能力,足以一人平推所有游行者。但作为有身份的人,他不会亲自下场。
    “爸,民众反应很大,要不我们换个方式?”儿子过来征求意见。
    “告示都贴出去了,怎么换?”城主也是心情不爽。
    “要不,我们和凯文配合一波,明天我亲自放一个覆盖全城屁,把他们吓住,”儿子想出办法,“我们只要约定时间,对他来说也是举手之劳。”
    “你可以吗?”城主问。
    “这没什么难的,”儿子笑了笑,“我只要提前把屁憋住,一直憋到约定时间就行。我毕竟也是七阶强者。”
    “好,我们晚上再去找凯文!”城主当即拍板决定。
    当天深夜,一辆普通的车又驶出城主府邸,在野蛮人营地前停下来,左右四顾,确定没人跟踪,也才探出头来:“凯文先生,又见面了。”
    “城主深夜来此,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吧?”凯文的声音从营寨里传来,听着像是刚睡醒。
    城主也不客套,直接往下说:“明天中午12点整,你能否放一个屁,配合我儿子。”
    凯文也不客套,直接说:“滚!”
    城主顿时变了脸色:“凯文!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们理念不同,可别让我给你干这种破事。”凯文回答。
    “这不是前几天你说的吗?你放屁,我赚钱!我现在赚钱有问题,放点忙都不愿意吗?”城主反问。
    “我让你赚钱,没让你赚穷人的钱。”凯文回答。
    “不赚穷人的钱,那赚谁的钱?”
    “谁有钱就赚谁的钱!”
    “那,我有钱,”城主茫然回应,“难道我自己赚自己的钱?”
    凯文沉默片刻,淡淡的问:“你已经是世界首富了?”
    城主一怔,急忙和儿子对视。
    “你的眼光只局限在城里?那你做到死也不过是个城主而已。对,你是全城首富,城外呢?你是八阶强者,城内第一了,城外呢?你的眼光不放远,还赚个屁的钱?”凯文忍不住开始教育。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这里是亡灵巫师!而且是有真凭实据的,真真切切的。这个东西至少得光明教会来解决吧?至少帝国人来解决吧?再不济,就算牛头人国自诩大国,不要别的干预,至少也得派出顶尖高手来吧?你怎么不想赚他们的钱?”
    “啊……”城主一惊。
    “这些高手来的话,我们又打不过,职位也比我们高,感觉只会把我们的钱赚走。”城主儿子不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呵呵,那就不要怪我了,只能怪你们自己没本事。”凯文冷笑回答。
    沉默片刻,还是儿子低头请教:“凯文老师,那请你稍稍指点我们一下。”
    “我对你们牛头人高层之间的事情并不了解,要我给意见,基本不靠谱,”凯文回答,“不过一般来说,有高层驾临,哪怕只和你聊聊天,也是好的。弄好点就能建立人脉,八阶实力想往上突破,有时候也要看机遇。”
    城主也不得不点头思考:“我要回去好好想想。”
    “如果你实在想赚钱,那也有办法。你想要如何放屁的设计图么?我可以给你一点优惠。”凯文笑了。
    “多少钱?”城主问。
    “一百万水晶币。”凯文随口说个数。
    “太,太贵了吧?”
    “贵么?你转手能卖给其他城主,还能赚到差价。”凯文回答。
    “我考虑考虑。”城主思考。
    “慢慢考虑吧,”凯文回答,“顺带一提,设计图就一份,卖给你我就没有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再卖给别人。同理,如果别人先出价买了,那我也没图卖给你了。”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你真的只有一份设计图呢?”城主儿子忍不住抬个杠。
    “这个问题问得好啊,很多商家也经常出一些限定款的东西,他们怎么保证以后真的不出呢?”凯文反问。
    “可是……算了。”儿子想反驳,但还是闭上了嘴。
    城主沉思良久,得出结论:“我还得再考虑考虑。”
    “恩,应该的,希望不要再考虑出放屁税这种可笑的东西出来,”凯文嘲讽一句,“明天把告示收了吧,你现在出的昏招还有锅可甩,毕竟我这边有亡灵巫师,可以甩到我头上来。”
Back to Top
TOP